第九十章绝叫的艺术(1/2)

加入书签

  戈隆的“拷问”方式令姑娘们“大开眼界”。

  他先是要来了几个大盆,然后用从墙角处搬来一个落地玻璃花瓶,把里面的鲜花和清水倒掉,最后把空瓶子摆在贝拉米的身边。

  “请问,您需要其他什么工具吗?要不要匕首或者是针,开水,滚油什么的”看到戈隆没有拿出任何像是可以用来拷问的工具,一名稍有见识的女人开口询问道。戈隆却是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自己则专心致志的注视着贝拉米,在他身上寻找着死神虚线。

  女人们心中同时升起疑问,难道戈隆是准备拿花盆砸死贝拉米吗?

  贝拉米虽然好勇斗狠,但他和其他的落潮港流/氓无赖一样,本身并没有解离诸神封印,拥有战职,对于这样的家伙,戈隆很快就达到了目的。

  “你你想要干什么?大,大不了杀了老/子,老/子还能怕你个娘娘腔小白脸吗?”一种极度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但是已经晚了,戈隆出手如风,已经将贝拉米大腿上的一缕肌生撕了下来。

  戈隆没有使用任何工具,贝拉米也没有大量的出血,甚至连痛感也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但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戈隆的动作看似并不快,但却流畅连贯,中间没有任何空隙,仅仅只是眨几下眼睛的功夫,贝拉米大腿上就只剩下一个光溜溜的大腿骨和几孤零零的主要血管。

  然后是小腿、脚

  再然后是上臂、小臂、手腕、手指

  几乎每个人都吃过烧**,也尝试过用手撕开**,虽然看上去像是差不多的动作,差不多的效果,但是戈隆生撕的却是一个大活人,仅仅只过了几分钟的时间,之前准备好的几个大脸盆里就已经装满了粉红色的肌,白色的脂肪块,而贝拉米的四肢,则只剩下森森白骨。

  贝拉米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恐惧了,他双目惘然,宛如看着别人一样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戈隆的一双巧手逐渐拆卸,分解,但是当戈隆开始像撕纸一样扯开他的肚皮,将他的内脏也开始一块一块向外拿时,贝拉米终于彻彻底底的崩溃了,他声嘶力竭的呐喊,至于喊得是什么却谁也不知道,但是他的声音无疑令戈隆感到厌烦,于是小食人魔随手拿起贝拉米的肾脏塞入惨叫男人的口中

  黑手食人魔的山洞中曾经囚禁了一位十分奇怪的人族囚徒,他曾经似乎是某个公国的秘密拷问官,由于得罪了太多的人,或者该说是他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于是毫无意外的遭到无耻的陷害,才落入到黑手食人魔的手中。这家伙本就没想过要活着离开,他的身体状况其实也已经离死不远,在他死亡之前,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又或者仅仅只是充满了无限恶意,想要向所有活着的生物报复,他将许多种折磨人的方法教给了戈隆,后来发现戈隆对这些不感兴趣之后,又以和人体相关的很多有趣知识来挑动小食人魔的好奇心,比如说击打某处神经人的肢体就会自己动作,如何摘取生物器官才不会导致生物死亡,又或者破坏大脑的某处,人就会彻底丧失一切欲//望与烦恼,成为只知道傻笑的快乐傻子。

  这个疯子的谋无疑得逞了,戈隆在很多食材上尝试了这个疯子教授给自己的各种知识,并且还有青出于蓝的趋势。

  在贝拉米的身上,戈隆尝试了一些拷问的心理攻势,不过这并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倒是配合最近刚刚领悟的“庖丁解牛”之术,戈隆完全将贝拉米当成是一头待宰的羔羊,在几乎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痛苦的情况下,将他的身体拆解,将他的神撕成碎片,将他的意志焚烧成灰

  在小心翼翼的拆掉了贝拉米最后的几肋骨和锁骨之后,戈隆将只剩下完整的头颅,心脏,和一小片肺叶的贝拉米装进了透明的玻璃花瓶之中,他的头颅卡在瓶口处,仍在跳动的心脏和规律收缩的肺叶透过玻璃花瓶清晰可见这是那个变态拷问官至死都没有完成的几个创意构想之一,却在方才突发奇想的戈隆手中彻底完成了。这种状态下的贝拉米,理想状态下还能活两天左右,如果施加治愈神术的话这个时间还会大幅度延长,不管怎么说,就是想从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