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众生如蝼蚁(1/2)

加入书签

  沙漠王的身体似乎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远超常人数倍的身形体格矗立在那里宛如一尊女武神雕像,她那傲然的目光扫过众人,这时所有人才猛然间想起,现在圣兽帝国的铁壁守护神雷图瑟斯下落不明,这个女人就是当世无可争议的头号军神。

  即便是麾下没有千军万马,沙漠王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堵恒古不变无可撼动地血肉城墙。

  食人魔站在女巨人的身后,看着她那即强劲有力又不失妖娆婀娜的背影,也不由得赞叹敬佩起这个女人来。

  没有人比作为沙漠王半个医生的戈隆,更加清楚这个女人身上的伤势有多么严重。她几乎是以一人之力为二人挡下了烘炉世界的红石火焰,而在这之前,她就已经被手下的亲信叛徒暗算重创,又被黄金太阳王朝皇帝派出的精锐兵团一路追杀,濒临绝境之下才会躲到那个完全未知的神秘世界。

  现在的沙漠王仅仅只是站立在那里,恐怕就要承受无数野兽撕咬身体一般的痛苦,别说是战斗了,这个女人能够站立在那里,在戈隆看来已然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就是面对这样一个强弩之末的女人,此时已如浪潮般涌来的杀戮者们,无伦他们隶属于什么阵营,无伦他们手上已经沾染了多少的鲜血,在看到沙漠王之后都开始缓缓退缩。

  当第一个放弃战斗的士兵转身将刀剑挥向距离最近的对手之后,这种逃避态度就像传染病一样迅速蔓延开来,所有人都像是看不见近在咫尺,那地标一般伟岸,舞姬一般艳美的沙漠王一样,所有人都在潜意识当中完全无视了这个“最明显”的对手。

  看到此情此景,沙漠王脸上既无半点意外之情,也没有丝毫窃喜之色,她只是撇了撇嘴,伸出双手分别提起了食人魔与黑暗精灵,然后随意地放在自己肩膀之上,迈开大步向着战场外走去。

  “请等一下!”

  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们。正是埃米罗千年帝国的十九战女泰芙努特。

  “请允许我和你们一起行动……我有种感觉,只要和你们在一起,就能弄清楚天上那位‘至尊’的真相。”

  这位一身漆黑的埃米罗女战士似乎已经做好了决定,做出了违背自己的皇室家族,违背长久以来信仰的决定。

  这也并不奇怪,“怀疑”这颗种子一旦被种下,就会以无可抑制的速度疯长,尤其是沙漠王苏醒后面对天上那位至高存在所表现出的态度,更是让这位战女更加坚定自己的猜测。

  戈隆微微皱眉,刚想要出言拒绝,屁股下面的沙漠王却发话了:“带上这个孩子吧,我在战场上和她交过好几次手,她是我极少数能够记住名字和长相……想要收到后宫中的极品。”

  沙漠王咧着嘴嘿嘿地“淫”笑着,也不去管其他几人看自己异样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道:“一个人嘴上可能会胡说八道,但是用兵方式却不会,我见过这丫头的用兵,放心好了,她不是会背地给人找麻烦的类型。”

  既然有沙漠王亲自背书,戈隆也懒得继续理会,她想要跟就让她跟着好了,只要不碍事自己大可以把她当成是空气,何况自己也不用对她的安全负责。

  沙漠王虽然有伤在身,但是坐在她肩膀上的食人魔时不时就是一个顶级的治疗波神术砸在她身上,多少起到些作用,女巨人健步如飞,顺着食人魔所指的方向前进。

  沙漠王的威严形象足以震慑八方,尤其是隶属于黄金太阳王朝的士兵更是看到她就跑,如同见到死神一般。

  众人一路上畅通无阻,目光不时扫过街道两边,看到的情景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因为天上那位至高存在随口一句“都去杀吧”,结果这里,这座曾经大陆上最繁华的大都城瞬间沦为人间地狱,四处横七竖八四分五裂的尸骸已经和背景融为一体,衬托之下根本吸引不了众人的注意力了,可怕的是那些借着“末日来临”与“洗刷罪孽”为借口,彻底释放心底黑色邪念的狂徒们,他们的“作品”就让人叹为观止了。

  上层居住区的一条街道上,每家每户的门前都竖着一根笔直旗杆,旗杆上烤肉串一样串着一大串人类的首级,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按年龄大排列,上层的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最底下的竟是嗷嗷待哺的婴孩……竟像是这里每家每户的所有居民都在这些旗杆上了。

  除此之外用新鲜人皮制成的风灯挂满整座城堡,烧焦尸体堆积而成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