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逃(1/2)

加入书签

  一旁奄奄一息的法师阿修突然间挣扎着睁开了双眼,然后就看到眼前这恐怖的一幕,他虽然不知道在自己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但却也能从那些神祗之眼成员的脸上看到清晰无比的绝望与恐惧,就如同不久前的自己一样。年轻的法师突然大笑起来,也不顾口中咳出的乌黑血沫,声嘶力竭地喊叫道:“死吧死吧死吧,你们都去死吧,反正老子也活不成了,能看到你们这帮混蛋全都去死,痛苦地死掉,老子就笑的停不下来啊”

  阿修癫狂的笑声此时已经无人理会了,因为在戈隆的刻意控制下,已经有不少的火焰新星图腾柱轰然爆裂。冲击波、火焰与音啸在洞窟中反复回荡,顿时就有不少人口喷鲜血,被火焰风暴直接扯碎焚化。

  “来吧!来吧!把我,把我和这群混蛋统统炸碎,老子终于能够获得解脱了!”阿修注视着面前一根摇晃的图腾,双眼中满是疯狂、恐惧、还有兴奋和解脱。虽然因为自己的灵魂已经被高阶死灵法师打上了烙印,恐怕就是有人愿意用珍贵的复活道具复活他,他也无法再次复活。即便如此,阿修也不想自己以现在这种姿态继续活下去,那实在是太痛苦了。

  图腾柱终于爆炸,猛烈地火焰瞬间将他席卷。阿修脸上挂着终获解脱的笑容,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拘束自己折磨自己压榨自己的鲜血祭坛在爆炸中分崩离析,能够感觉到他的保姆兼保镖,同时也是阿修表面从来不愿意承认半点,但实质上已经被他当做亲人长者的火鳞氏族龙人,他那被铸造成祭坛的骸骨的崩灭。与自己一样,老龙人的灵魂也被死灵法师做了标记,复活无望。阿修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灵魂正在与自己做最后的告别。

  “婆婆妈妈的告什么别啊,本少爷还不是一样要死。到了那个世界,你一样还是本少爷的奴仆。”阿修苦笑着闭上了双眼,但是忽然间,他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因为他明明身在火焰风暴之中,身上却没有丝毫灼烧与撕裂之感。

  “我没事?我我受到了规则之力的保护?这些爆炸,是有人为了救我制造出来的?”

  刀塔大陆的魔法与神术都是建立在位面底层规则之上,其中最大的区别,魔法是通过施术者自身对位面底层规则的掌握与了解而释放,神术则是借助了天界诸神之力,施术者自身不需要去了解规则,只要作为沟通天国神界与人间界的桥梁即可。这两种方式各有优缺点,魔法威力大小完全由施术者的等级而定。同样一个火球术,魔法学徒与大魔导师释放时的威力天差地别。而且根据对相关规则的掌握了解,资深魔法师还可以研创出诸如“连珠火球”、“超大火球”、“分裂火球”、“自动追踪火球”等变种火球术。可以说是学无止境,永无上限。

  神术相较魔法就显得死板,稳定,以及模式化。虽然神术师通过献祭获得神赐之后,从一开始就能够释放出所掌握神术的全部威力,无需研究磨练,也不像魔法师施法那样有一定的施法失败几率和魔力反噬的风险。只要神力足够,想用就用。但是神术威力却几乎没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就像光明神术中的次级治愈之光,大主教和小牧师释放出来的治愈效果几乎没有差别,想要进一步提升,就只有通过献祭、祈祷,掌握到更高阶的中级治愈之光,高阶治愈之光,乃至终极治愈之光。然而神术也有自身的优点,比如攻击型神术就有一个魔法无可比拟的优势,那就是受到己方免误伤法则的保护。只要是神术师标定的己方人员,即便是在攻击神术的核心位置,也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这一位面底层规则和生命恢复规则一样,一直被天界诸神所垄断,下届众生想要掌握虽然不是全无可能,只是希望,十分渺茫。

  戈隆的萨满神术虽然在所罗门王眷属恶魔的暗中影响之下,隐隐有脱离萨满祖灵掌控的趋势,戈隆所掌握的萨满神术也出现了十分古怪的变异,几乎已经不能称之为神术了,但是值得庆幸的是“己方免误伤法则”却依然保留下来。在戈隆的控制之下,此时这座洞窟虽然成为一片爆炸地狱,但戈隆自己,与被他早就标记好的阿修却像是置身于风暴中心一样,不会受到丝毫波及。当然也不是绝对安全,神术造成的火焰和风暴伤害可以因规则而免疫,但是像爆炸造成的碎石迸射,火焰造成的浓烟窒息等间接伤害却依然能够造成误伤。如果施法者身体孱弱,那么置身于这样疯狂的爆炸中依然只有死路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