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魂伤(1/2)

加入书签

  战斗已结束许久,然而无论是观战者,还是参战者却都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仿佛仍然沉浸在方才那场不可思议的战斗之中。+◆+◆,

  毕竟,那堪称是一场“神战”。

  尽管响应兽人萨满召唤而降临的“末日裁决者”拉格纳罗斯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界诸神,他只是诸神之一萨满祖灵坐下的仆神之一,只能算是一位“半神”。

  然而半神也是神,哪怕只是半神降下的位面投影,连真身千分之一的力量也无法施展出来,但元素大领主也拥有着与大陆最强生物,最强勇者一战的力量。兽人萨满正是依仗着这张压箱底的底牌横行黑水城,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他无法真正驾驭末日裁决者,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兽人萨满这辈子也施展不了几次这样违规的大召唤术,但也没有人愿意去主动招惹光头兽人,就算有所争执也不会将他逼到绝路,逼他施展那个玉石俱焚的坑人召唤。也只有戈隆这样一无所知的外来者才会去挑战这种有次数限制的超级强者。

  但是戈隆赢了,虽然战斗的细节很多人到现在都无法看懂,他们甚至无法确定戈隆的真正战职是什么,他体内是否真的流淌着远古泰坦巨人的血脉。但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在这个以实力论尊卑的黑水城中,在这个时间空间都完全错乱的魔法皇帝的超级实验室中,戈隆已经清楚地证明了他自己。

  战斗结束之后,戈隆的身体恢复了正常大小。他熟练地取出一件外套穿在身上,然后来到了奄奄一息地光头兽人身前。

  看到戈隆的举动。酒客中就有人想要上前制止,不过这酒客很快便被他旁边的同伴制止住了。

  “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斗。胜利者有权以任何方式处置失败者,掠夺他的一切,这是黑水城的规矩,谁也不能违背。”

  “可是!我们下一次的探索不能够没有萨满祭司啊,否则我们连半年前的进度都达不到!”酒客激动道,试图挣脱同伴的阻拦上前阻止戈隆。

  萨满祭司在神职者中属于不伦不类的一种,论治疗能力比不过神圣牧师,论元素掌控不如大魔法师,论侦查探索比不上黑暗行者。召唤能力在恶魔术士与兽王驯兽师面前也拿不出手,近身搏杀更不是正牌战职者的对手。然而萨满祭司虽然在任何领域内都达不到巅峰,却是一个著名的万金油战职,几乎在任何场面,任何情况下都能派的上用场。尤其是在一些对人数有严格限制的场合中,萨满祭司所能发挥出的综合作用是其他任何战职者法职者神职者都无法取代的。

  “有时候你蠢得真是让人受不了!你只知道黑水城里没几个萨满祭司,却没发现在我们眼前不就刚好有个最佳的取代者吗?哼哼,比起那个只有一招鲜,而且现在已经变成废物的蠢兽人来说。一个拥有远古泰坦血脉的萨满祭司岂不是更加有用百倍。”

  “可他可他真的是萨满祭司吗?”

  “其实我也不能完全确定,不过这没有关系,距离我们下一次探索还有一段时间,刚好可以再观察一下他”

  “那他。会加入我们吗?”

  “这倒是不一定,不过他如果真的是一个合适的人选的话,到时候就算绑架。胁迫,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把他拉到我们的团队里”

  这两人是以黑水城的当地土话进行交谈。这是一种将大路通用语、兽人语、巨魔语、地精语夹杂大量的切口黑话糅合在一起形成的特殊语言,五感敏锐的戈隆虽然全都听在耳中。却是没几句听得懂。不过他也没有去在意,在短暂的寂静过后,这时候几乎所有观战者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戈隆明显地感觉到有多种情感的目光正指向自己,多数是好奇与畏惧,但也有几股夹杂着贪婪与仇恨的恶意。熟知故事的戈隆当然知道这些都属于正常的反应。而他要的也正是这种效果。

  戈隆来到兽人萨满身前,并没有如众人猜测地那样爽快的结果掉他,然后来个彻底的搜刮搜身。戈隆掏出了魔枪对着地上的兽人连开两枪,淡绿色的光团在目标身上炸开,这兽人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生命之火在萨满治疗神术的温养之下顿时又旺了几分,至少看上去一时半会是灭不掉了。

  光头兽人看着戈隆一言不发,看着戈隆向他伸出的手掌,终于恨恨地从身上取出一块金属牌,丢到了戈隆手中。戈隆将金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