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敬酒不吃(1/2)

加入书签

  嵩山派,建立年月已经难以考究,估计只有各大派的掌门,以及一些有了年岁的万事通知道,这一个门派敢以嵩山建派,与少林寺比邻而居,照理来说应该是有很有实力的,但是根据江湖中人的看法,确实是五岳剑派结盟,声势大振之后,嵩山派才广为人知。

  如果说嵩山派的崛起是始于五岳剑派结盟的话,嵩山派的强盛,以及威名便传天下,还是得要从华山派历经剑气之争,彻底衰弱,再也无力据居五岳剑派盟主。

  而嵩山派则实力保存较好,有左冷禅、丁勉、6柏、费彬、乐厚、钟镇、汤英鹗等菁英,而左冷禅当上嵩山派掌门后,励精图治,汇集门派残存耆宿,整理剑法剑招,总结完善之后,记为一十七路嵩山剑法,是当时五岳中最强的剑法。

  在再一次五岳会盟中,嵩山派一举夺得五岳剑派盟主,至此嵩山派名声更盛,其更是借此广收门徒,搜罗左道旁门高手为几用。

  当下,掌门左冷禅,正教三大高手之一,嵩山十三太保皆是江湖中一流或近一流高手、门下数百弟子皆是不凡,更不提具体数不明的左道旁门的高手为其效命。

  林平之说出嵩山派之名后,那突然进入客栈又被他吸引过来的女子,再也没有声息。

  即使她那黑得简直看不清样的脸,此时的神色却是反常的清晰,惊愕,愤怒,更多的是失魂落魄的黯然。

  反观另一个听众蓝凤凰却仍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对于她的反应林平之也是早有预料,五毒教怎么也是南疆的草头王,与嵩山派相隔太远,没有直接对抗的可能性,且强龙不压地头蛇,要知道他们可是玩毒的行家,胜在难以预料,一般没有人会主动招惹,更何况天高皇帝远,它们的皇帝也不是嵩山派,而是日月神教,别看现在嵩山派与日月神教在鏖战,其实也不过是被动防御罢了,就实力而言那嵩山派是远远比不上日月神教,如果日月神教倾巢而出,嵩山派估计只能老老实实龟缩在门派驻地上。

  现下,嵩山派也只能背靠嵩山在嵩山脚下,郑州一带抵抗南侵的日月神教大军,其中还要算上左冷禅的雄才大略,亲自督战的气势加成,而日月神教的教主东方不败仍旧深闺绣花,不闻不问,这一增一减、一进一出的,造成的效果也是很大的。

  这时,客栈中的另外两人的对战也到了极为关键的时刻,天河帮的大汉在青锋派男子那森严正奇相合的剑法下,败相已经暴露无疑,只能左支又吾的抵抗着。

  林平之却是现,那天河派的大汉一面应对青锋派男子凌厉的攻势,一面悄悄的往自己这边移动,显然是想要做那祸水东引的勾当。

  其实,天河派的大汉与青锋派的男子早就现林平之一行,只不过在看见他们的打斗,还能安然的谈笑风生,不是傻子就是有恃无恐,强敌在侧的两人也就不谋而同的装作没看见,更没有向着他们靠近,只在其余空处对战,否则早就是大乱斗的情况了。

  “两位壮士辛苦了,我这里有一壶美酒,赠予两位品用。”林平之长身而立,一手伸长,酒字的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