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待时而动(1/2)

加入书签

  七月的福州炙热无比,往往令人心气浮动,烦躁异常。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一道读书声,异常突兀的响起,声音清净平和悠扬,犹如苍山流水,清远淡然。

  突然间,语调一变: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一改平静,变得豪迈而沧桑,仿佛看尽了人间险恶、风风雨雨、起伏沉降。尝遍了坎坷,独闯天涯,到得今日,沧海一声笑,笑尽平生事……

  正在镖局走着的少女,突然听得这歌声,微微叹道:“少镖头又偷懒了。”接着又是一笑:“不过,还挺好听的。”

  这少女不过十六、七岁,身材高挑,体态轻盈,举止颇为端娴静雅,轻笑间秀美异常。

  很快来到了林平之居室,穿过了大厅,来到一处门外,待得片刻,一曲终歌,方才敲着门进去。

  “原来是荠姐来了,我说刚才怎么预感到有好事来了,这才忍不住高歌一曲。”林平之看着少女,微笑说道,一身雍容锦衣,本就清新俊逸、玉树临风的他,更显得富贵都雅、丰神如玉。

  被林平之喊做荠姐的少女也是一笑,登时春意盎然:“原来是这样,小女子还真是受宠若惊,不过这歌之于我,有点怪……怎么说呢,画风不对。”

  这个词是她跟林平之学的,少女名叫华荠,是镖局里的大厨华师傅的女儿,华师傅厨艺极高,在整个福州城都享誉很盛,是林镇南结交达官富商的本钱之一。

  三月前林平之央着林镇南找个人给他使唤,并点名要求聪明伶俐、细心记性好的,并且和他说了一些话,大意是:你儿子我对江湖上的事情感兴趣(我要了解镖局里的事,也要很多江湖上的情报),还要有人帮忙探听(你们把消息都给他,整理后再给我)。

  林镇南一想儿子是真的长大了,以后镖局里的事也都要转手给他的,不如就趁现在一步步的来。

  接着,也不知道林镇南做了什么,竟然将华师傅的心头肉华荠找来,还美其名曰伴读……,美女伴读?读什么?

  要知道林家家教极好,他可是从来没有丫鬟什么的服侍过,显然是怕他不学无术,还去学那些纨绔子弟荒*淫的调调。

  而且这个也不是一般的丫鬟,而是华师傅的女儿,华师傅在福威镖局地位也是不低的,对方又怎么会同意这件事,就不怕血本无归,虽然自己与他也挺熟的,难道他就那么相信自己,看着端庄秀美的可人儿,林平之自己都不是很相信自己。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