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1/2)

加入书签

  牙齿格格打颤。江贤文眸中说不出的心疼难受,却坚持摇头,“玉竹,我要看着你,你也好好看看自己!”

  玉竹呜咽一声,丝被让江贤文强行拉走,先前情动时早已衣衫褪尽,现下只能簌簌发抖地躺在光亮中。江贤文抚摸着他光滑皮肤,游移到胸口,指尖抵住两点突起,轻轻揉按。玉竹啊的低叫出声,双目紧紧闭起,眼角沁出泪水,“别、别弄……”江贤文低下头,将那两点舔得湿亮。玉竹鼻息急促,仿佛抽泣一般,强忍着什么,终于禁不住小声呻吟起来。江贤文沙哑道:“玉竹,你睁开眼看一看。不要害怕,你已经全好了。”

  那段日子,玉竹偷偷吃药,将身体弄得雌雄莫辨。他心中惶恐至极,却不知自己到底怕被别人发现男儿身,还是更怕变得不男不女。他如同中邪一般,明知这药害人,却强迫自己每日服食不可停歇。玉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愈来愈不对劲,胡子不长了,胸前渐渐膨隆,连情绪都变得女人般阴晴不定。最最可怕的却是他情/欲日益浅淡,有一日他独自躺在被中,用手弄了白天仍半软不硬。玉竹躺在枕头上大哭一场,从此再也不让江贤文碰自己。

  他那时并不知道停了药便可复原,与三王爷党之间也再扯不清关系,只能听命行事。恰巧江夫人病了,玉竹回到曲城,江贤文忙于官务,竟也不曾发现他的异样。除了阿榴,没人知道玉竹心里有多么无助。后来,江老爷被三王爷毒死,他们又让他如法炮制去害太子和李惟,他走投无路选择自尽,其实从很早之前便已起了这个念头。

  玉竹无法否认自己的胆小懦弱。事到如今,他已不能确认身体恢复原样,更不敢给江贤文看。江贤文将他抱起,扯下玉竹遮在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