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八章拔雕事件(1/2)

加入书签

  在老鹰队主教练不停安慰约什史密斯的同时,坐在场边的四个女人却突然开战了,帕里斯希尔顿率先向艾玛沃特森展开了攻击:“滚回你的英国去,这儿是纽约,这是美国人的地盘!”

  帕里斯希尔顿莫名其妙的开炮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只是发现杨沫在下场的时候特意避开她而跟艾玛沃特森击掌了一下,这让她醋海翻腾,而更让她崩溃的是艾玛沃特森居然因为这个击掌而得意忘形,不停发出尖叫。

  当下,她就无法忍受这个刺激,直接用嘴皮子反击了起来。

  她这话刚说完,艾玛沃特森还没回答,斯派克李居然站起来为沃特森仗义执言起来:“shutup!你的祖宗也是从欧洲迁徙过来的,印第安人才是这儿的主人。”

  斯派克李加入战团,顿时就增加了艾玛沃特森的战斗力。

  可帕里斯希尔顿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的锋利语言瞬间就反击了过去:“你是因为一辈子都拍不出好diàn yǐng被好莱坞彻底放弃才沦落到跟女人吵架吗?娘炮!”

  “我拍不出好diàn yǐng也比你拍sè qíng录影带强,你的屁股太扁了,你的胸部太瘪了,你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值得称颂的地方,你有什么脸拍下来?让人笑话吗?碧池!”

  斯派克李的战斗力一点都不低,也是爆表的人物啊!

  “总比你强,你现在硬都硬不起来了!糟老头!”帕里斯希尔顿指着斯帕克李的裤裆,非常恶毒的进行人身攻击。

  而此时,他们的争吵已经吸引到了两台摄影机的关注,同时也有不少前排的观众站了起来,望向了这边。

  当公众已经关注到这件事情,斯派克李非但没有停止争吵,反而站立起来,一手抓向自己的裆部。迈步走到帕里斯希尔顿身边,嚣张的说道:“你再敢废话一句,信不信我射你一脸?碧池!”

  当斯派克李这个带有强烈的猥亵动作的行为一出,前排的观众瞬间哗然,同时又增加了几台摄影机,吊顶的大屏幕也开始实况转播这个争吵。

  很显然,事态已经急速扩张了起来。

  “来啊。射我啊!射我啊!硬不起来的老东西!”帕里斯希尔顿见斯派克李竟然敢持枪挑衅,当即就撒起泼来,一副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看着斯派克李拔出老diao的姿态。

  而斯派克李还真是个暴脾气,嘴里嘟囔着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巨雕便要解裤子,他这个动作一出,全场球迷都疯狂了起来。他们没想到观看精彩刺激的比赛之余,居然还能欣赏到两个娱乐圈人士的拔diao大战。

  而为了避免事态继续扩大下去,本来应该是当事人的艾玛沃特森赶紧将激动的斯派克李拉住,万一这老导演真在摄影机的捕捉下射了帕里斯希尔顿一脸,那可就真的贻笑大方了,很可能沦为本年度最佳笑柄、

  所以,她一边拉扯一边提醒:“导演。导演,这是公众场合。跟这个碧池吵架没有半点好处,她的名声已经烂掉了,你没必要跟她一般见识!”

  本来斯派克李也是骑虎难下,他也不敢当着全世界的面拔出巨鸟,毕竟这关乎名声。但同时他也不想被这个碧池用激将法占了上风,现在艾玛沃特森打了这个圆场,给了他台阶。他当然是顺势往下走,松开了脱裤子的手,指着帕里斯希尔顿恶狠狠地放话道:“你这个**别想动我们superyang半根手指头,你不配!”

  “你个老东西,你管不着!”帕里斯希尔顿依然是破口大骂,一点都不顾形象。不过她屁股都让全世界看了,哪里还会在乎这点形象?

  “我就要管你这个**。我跟你势不两立!”

  两人不停地对喷着口水,这时,麦迪逊花园的安保人员终于姗姗来迟走到两人身边,用警告的形式让两人闭嘴。如果他们继续争吵,将会执行将两人赶出去的条款。而且将来也不会再被允许进入麦迪逊花园。

  这对两人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惩罚,对于斯派克李这个忠诚的纽约球迷来说,不让他到主场支持比赛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而帕里斯希尔顿也不会放弃这个近距离接触杨沫的好机会,现在艾玛沃特森已经占据了优势,她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继续将领先优势扩大。

  所以,两人竟然非常迅速的安静了下来,只是仍旧大眼瞪着小眼,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对于保安来说,只要他们不继续那么大战,眼珠子瞪出来他们都不会多说半个字。保持安静就好!

  他们的吵闹完毕,暂停时间也结束了,这个闹剧让暂停时间延长了将近一分钟,对球员们来说一个宝贵的休息时间。但这个休息时间对约什史密斯来说显然不那么宝贵,因为他依然还被笼罩在那个耻辱性的被掀翻的盖帽之中。

  所以,老鹰队不得不重新换上贾马尔克劳福德。虽然说贾马尔克劳福德是杨沫的自动提款机,但总比如今的约什史密斯强一点。

  在上场的时候,米利希奇小声的询问了杨沫一句:“杨,看见刚刚帕里斯跟斯派克的争吵了吗?”

  “嗯?”杨沫点点头,有些迷惑的反问道:“怎么了?”

  “你不觉得她非常的真性情吗?太火辣了,我就喜欢她这种个性,强势泼辣,她的床上风格肯定是主动迎合型的,我想她有百分之五十的时间会花费在女上男下的姿势,我喜欢这种主动索取型的风格!”米利希奇滋溜着口水无比兴奋的说道。

  杨沫听后,实在是无语。人家说qíng rén眼里出西施,果然是半点没差。米利希奇这都能看出优点来,果真是一往情深啊!

  虽然杨沫很想回答一句你需要的是一个dàng fù吗?但为了内部团结,还是很保守的回答了一句:“嗯,我想她应该可以满足一切对**的要求。”

  “不!”米利希奇无比坚定的摇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只是**,我发现我可能都已经爱上她整个灵魂了。我要的不只是她的**,你懂吗?你懂这种感觉吗?”

  米利希奇说的深情款款。杨沫却有种大海的感觉。他现在终于明白欧洲那嘎达为什么会出现王子因为一个农妇而放弃整个江山的典故了,那边的人审美观完全是有问题的呀。

  想吐归想吐,嘴上还是非常庄重的回答了一句:“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对吗?”

  米利希奇重重的一拍杨沫的肩膀,瞬间心中就生出了知己一般的感觉:“对,就是爱情!”

  “额…好吧。接下来你就以爱情的名义,以爱情的力量统治整个油漆区吧!”杨沫抬起头尽量克制心中的凝滞感。用严肃的口吻说道。

  “好,以爱情的名义统治整个油漆区!”

  米利希奇默念一声,脸上居然有种向上帝祈祷的神圣感觉。然后迈开大步,走向球场。

  杨沫都看傻了:这家伙确定没有发烧吗?他居然会……我天!东欧人的脑袋都给僵尸吃掉了吗?

  不过这样也好,虽然他的爱情来得莫名其妙,但对球场的贡献却是实实在在的。他如果能够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战斗力。那么今晚拿下这场比赛将不会存在任何难度。

  当比赛的哨声响起,米利希奇非常迅速的就给了杨沫回答。他用一个干净利落的盖帽将马尔文威廉姆斯的中距离投篮扇到了观众席第五排,这个火锅为他赢得了满堂彩。他却一点不为所动,手指直接指向帕里斯希尔顿,大声的嚷道:“美丽的姑娘,这个盖帽是专门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