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灰色回忆(1/2)

加入书签

  看着这个很普通的诊所,出了不少汗的李晓喃喃道:“我不知道你想买什么菜,我也没空打电话问你,所以我就随便挑了j样,一共一百九十块,下次支付工资的时候直接给我就可以了。 乡 村 小 说 网手机阅读xiangcunxiaoshuo.”

  “成!”

  让四娘帮忙看章诊所后,刘旭就带着李晓去李燕茹家。

  李燕茹没有在,家里只有陈甜悠。

  早上刘旭有跟陈甜悠说过有个护士会住在她家,但陈甜悠有些不高兴,她原以为诊所里就只有她一个护士。不过当刘旭说只要陈甜悠跟着护士学,将身为护士该掌握的技能都掌握后,就会将护士辞退,陈甜悠就喜滋滋的。

  陈甜悠虽然很容易吃醋,不过很好打发,而且喜怒哀乐基本上都会写在脸上,所以刘旭还是蛮喜欢这个率真的妮子的。

  离陈甜悠家还有段距离,早已站在门口的陈甜悠就跑了过去。

  来者皆是客,加上刘旭又答应陈甜悠学成后,会将这个护士给辞退了,所以陈甜悠就格外的热情,还一个劲地叫对方姐姐。陈甜悠叫得这么亲切当然是有目的的,那就是跟李晓拉近距离,然后拜师学艺,然后学成后让刘旭一脚把这个竟然长得跟她一样漂亮的护士踢走。

  带着李晓走进右侧的里屋后,陈甜悠微笑道:“李晓姐姐,以后你就睡这屋。我是睡在你对面那屋,然后我妈妈是谁我隔壁的屋。你隔壁这屋是没有人睡的,但要是旭哥有在这边过夜的话,他一般就是睡你隔壁了。”

  听到这话,李晓还特意看了下里屋,确定两个房间之间没有门相通,她就放心了。要不然刘旭在这边过夜的时候,突然闯入,她岂不是连贞c都保不住了?

  “对了,李晓姐姐,旭哥是我男朋友。”说着,怕出现情敌的陈甜悠还特意抱着刘旭的胳膊。

  对于陈甜悠的戒备,刘旭一点也不在意。

  刘旭是陈甜悠的初恋,陈甜悠会担心刘旭被人抢走也是正常的。

  而且呢,陈甜悠越是担心,就越证明刘旭在她心里的地位很高,刘旭自然会很高兴了。

  “悠悠,你把这些菜放到冰箱里,如果是需要泡在水里的,你就泡一下。对了,悠悠,你妈妈呢?好像最近这j天我都碰不到她,只有吃饭的点或者是晚上才能瞧见。”

  “你还不知道呀?”陈甜悠眨着那双明澈透明的眼睛,“我妈妈现在在大洪小学教二年级语文。”

  “咦?”

  这消息对刘旭来说简直就像天上掉了个旱雷下来,他怎么也没想到李燕茹这个熟f竟然会去教书。幸好是在小学教书,要是跑到初中或高中,岂不是被那些正值青春期的男生意y?

  刘旭之所以会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也在情理之中。

  李燕茹长得很漂亮,人和随和,身材超赞,但重中之重是,她的n子实在是太大了,很可能是全村最大的,刘旭当然担心李燕茹会成为男生的意y对象了。

  幸好是小学。

  不过,刘旭也有点担心,那就是如果李燕茹碰到se狼校长了可怎么办?

  要是刘旭知道校长是nv的,而且是眼镜嫂子,他就会打消这疑虑了。

  至于部分男老师,刘旭其实也不用担心。因为呢,要是李燕茹会被勾走,当初带着nv儿在福州打工时就已经发生了。

  陈甜悠将菜拿进厨房之际,刘旭还想帮李晓整理房间。

  不过因为李晓从旅行袋里拿出来的大部分都是衣f,还有些贴身衣物,所以好心的刘旭就被李晓赶出去,门还被关上。

  既然李晓不需要刘旭帮忙,那刘旭自然就跑到厨房帮陈甜悠的忙,还跟陈甜悠做一些比较亲昵的举动。

  待李晓走出房间,刘旭就带李晓去诊所。

  到了诊所后,李晓就自顾自地看着各种y品。

  得知刘旭这家诊所以后主打f科,李晓就是一脸黑线。很显然,单纯的她立马就意识到刘旭开诊所有不轨企图。最让她郁闷的是,以后刘旭要是给nv患者检查身,她估计也得在一旁看着。

  虽说刘旭大学主攻f科,可因为李晓一开始就知道刘旭是个se魔,所以还是不希望看到刘旭检查nv患者下面,甚至将手伸进某个地方。

  李晓熟悉y品摆放之际,看到有个长的很甜的子走下楼,李晓就有些纳闷。

  正拿着ao笔在写字的刘旭忙介绍道:“这位是李晓,我的护士助理。这位是艾美丽,是倪喃的助理。倪喃是另一个nv孩,在三楼有个工作室,主要就是唱歌,她唱歌可好听了。”

  李晓听不明白刘旭说的,但还是对着艾美丽笑了笑。

  跟李晓笑了笑后,艾美丽就走向卫生间。

  诊所最豪华的应该就算是卫生间了,那是陈寡f当初盖房子的时候特意要求的。不过卫生间没有热水器,要不然在里头洗澡也是可以的。

  艾美丽走进卫生间后,李晓就忍不住问道:“倪喃难道是写歌的?”

  “唱歌的。”

  “三楼又没有人,她唱给谁听?”

  “对着电脑唱歌,反正很多人在网上听她唱就对了。”

  “你有病!”

  刘旭不仅被李晓骂,而且还被她死死瞪着,那模样就好像刘旭把李晓家里的nv人都日了一遍一样。刘旭自认为自己没有说错话,也没有像之前那样一直盯着李晓的x或者pg看,这比四川子还泼辣的李晓为ao骂他?

  要是刘旭有做错事,被骂的话,他还甘愿,可关键他真的没有做错事,所以有些不满的刘旭就问道:“你骂我g嘛?”

  “你叫那叫什么倪喃在脱衣f唱歌给网上的人看,难道我不能骂你了?”

  “你才脱。”

  “难道她不是那种l聊视频?”

  知道李晓误会了,刘旭就道:“你上去瞧瞧就知道了,在三楼。”

  只要是通过网络赚钱的,李晓就觉得是很不健康的职业,所以刘旭发话后,她就噌噌噌地往楼上跑去。要是真的是一边脱衣f一边唱歌,偶尔还说一些嫉妒y乱的字眼,李晓绝对要拯救那个被刘旭骗上歪路的nv孩。

  刚走上二楼,李晓就愣住了。

  很显然,她也被倪喃的声音给迷住了。

  站了p刻,李晓就蹑手蹑脚地往上走,就怕吓到了倪喃。

  走到三楼,见门虚掩着,李晓就小心翼翼地推开,就看到穿得很正常的倪喃正对着电脑唱歌,脸上还带着非常甜的笑容。

  知道是自己误会了,李晓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来,刘旭还是没有她想象中的无可救y啊!

  就在这时,李晓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下。

  李晓刚转过身,脸上略有怒意的艾美丽就指了指楼下。

  会意后,有些尴尬的李晓就急忙下楼,仿佛做错了事般。

  走到刘旭边上,看着刘旭在挥洒自如地写ao笔字,李晓就道:“我错怪你了,不好意思啊。”

  “没事,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我是真的很不好意思,我该怎么道歉?”

  听到这话,刘旭眼里就放s出一道精芒,就仿佛练武的时候突然突破了某个境界。

  注意到刘旭神采奕奕的,g咳了声的李晓补充道:“凡是你提出的不合理要求,我有权拒绝。而且,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要是要求太无礼,那你只能期待下次被我误会了。”

  眼珠子一转,刘旭就问道:“猜一猜黏在白纸上的东西是什么?”

  见刘旭指着“公告”两个字之间,可发觉那里什么也没有,李晓就很纳闷,所以她就往前走了两步,并尽量弯下腰,还一手抓着差点落到纸上的长发。

  李晓弯腰之际,刘旭的目光就投入了李晓领口内,就看到了那两颗被黑se罩子裹着的n子。初步估计,这两颗n字应该是d罩杯,这在李晓这个年龄段算是非常少见的。当然,除了尺寸让刘旭惊讶外,罩子的颜se也让刘旭很惊讶。

  似乎,边缘还有蕾丝。

  瞧了足足半分钟,李晓就反问道:“不就是白纸吗?”

  “嗯。”

  “那g嘛问我上面有什么东西?”

  擦了擦鼻子,刘旭道:“就是想看一下你的咪咪有多大。”

  听罢,意识到自己弯腰的时候被刘旭看到了,李晓就气得不行,所以她就立马抓起一旁的扫把去追打明显跑得比她快的刘旭。

  跑动的时候,刘旭还时不时回头盯着李晓那晃动得非常厉害的x部。

  李晓明明知道刘旭一直盯着她的x,可她就是想好好教训刘旭一顿,所以直到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晓这才停下来,更是一脸愤怒地盯着笑得非常y光的刘旭。

  “好nv人不跟小人斗。”哼出声,李晓就坐在了长椅上休息。

  这时,一个村f突然站在了门口。

  “大婶,看病吗?”

  昂起头瞧了瞧牌匾,村f就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道:“你这人也真够j的,竟然跟老中医抢生意。都是同一个村的,又必要这么黑心吗?我劝你还是早点儿把诊所给关了,要不然迟早会有人半夜泼粪的!”

  刘旭完全没想到这个村f会说这么难听的话。

  因为是同一个村的,刘旭就不想反击,就打算说一些好话平息村f的愤怒。

  不过刘旭还没开口,站在刘旭边上且两手叉腰的李晓就哼道:“一个村子这么大,允许那什么老中医的开诊所,就不允许他开啊?搞垄断啊?你这个傻nv人到底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垄断啊?如果村子里只有一家诊所,他想开什么价钱都可以,随便杀你们的猪。切!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而且,看病是你们的自由,你们ai去哪家就哪家。要是你们都选择另一家,那他开个诊所在这里有问题吗?”

  “抢人饭碗!”

  “去把你男人叫来,我让你知道啥叫抢人饭碗。”

  “为嘛叫他?”

  “我要当着你的面g引他!抢你的饭碗!”

  “有病!”

  见脸se难看的村f已经走开,洋洋得意的李晓就喊道:“阿姨!记得把你男人叫来啊!我寂寞着呢!”

  李晓把村f气走,刘旭是有点高兴,但也有点担心。毕竟都是一个村子的,要是闹得太僵,以后他这诊所还真不好经营。而且,农忙过了,村里的男nv老y就没什么事好g的,就喜欢成群结队地坐在一块唠嗑,并分享着自己听到的事儿。要是那nv人是个大嘴怪,那数天后,刘旭诊所的名声绝对会被搞臭。

  甚至,还会有人说刘旭诊所里的护士是做j的。

  看着洋洋得意的李晓,刘旭就微微叹了口气。

  转过身,李晓就问道:“既然村子里已经有诊所了,你g嘛还要开?而且都离得这么的近,难怪那八婆会说你不厚道了。”

  继续写着ao笔字,刘旭就将自己回村的初衷跟李晓说了一遍。

  得知刘旭是想造福村民,而不是开诊所赚钱,李晓突然觉得刘旭这个se魔还是挺有人格魅力的。

  当然啦,这点人格魅力还不足以李晓会傻乎乎地献出自己的第一次。

  更何况,她还跟老板娘打赌呢!

  就在这时,隔壁的四娘突然走了进来。

  “旭子,我跟你说个事,刚刚那nv人是老赵的儿媳f,她自然是帮着老赵了,所以你可别放在心上。”

  四娘这么一解释,刘旭就想通了,他就奇怪了,怎么会有村f突然跑来骂他,原来是老赵的儿媳f啊!

  老赵上次也来数落过刘旭,那他的儿媳f跑来谩骂是很正常的。

  见刘旭没有说话,四娘道:“你开这诊所准得吃不少苦头,你还年轻,可要有心理准备。要是你开不下去了,你可以到镇上或者是县城开,反正到哪儿开都一样,都可以治病救人。”

  “我很y的。”

  刘旭说这话时,四娘跟李晓就同时看了眼刘旭k裆。

  “我很坚强。”刘旭忙改口。

  “要理头发的时候记得来找我啊。”笑了笑,风韵犹存的四娘就回了自家的理发店。

  写好字,刘旭就贴在了门旁。

  李晓刚刚一直好奇刘旭到底写了什么,所以她就站在路中间盯着公告,并念道:“本诊所正式试营业一个月,一个月内看病均不收取任何费用,且y价只收进价的三分之二。本诊所的特se是中西方结合,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治好患者的病。本诊所的主治医师刘旭为知名f科大学毕业,对于f科疾病有独特的治疗方法,并且引进了多台国际x的治疗仪器,有患f科病的村民可以过来就诊。”

  念完,又看了看笑得非常得意的刘旭,李晓就觉得这不是公告,简直就是。的特点是将产品的功效夸张化,刘旭这公告则是将刘旭自己神化,简直就是将他封为了f科神医啊!

  两手j叉在x前,李晓就问道:“你所谓的国际x治疗仪器呢?”

  “在二楼,二楼那房间是诊察室。”

  “那我得才行。”

  “不过仪器还没有到,正在运输途中。”

  “那我还是得,毕竟我以后要跟着你这se魔一块给nv患者检查身。”

  “门没锁,你推开就好。”

  走进二楼,看着这个打扫得非常g净,且以白se为主的房间,李晓就觉得有点像样。而看到墙上还有个关着的橱柜,想知道里面有什么的李晓就走了过去。

  一打开,看到里面摆满了x用品,李晓眼睛顿时瞪得比灯泡还大。

  说实话,就算给李晓一百个脑袋,她也不会想到橱柜里竟然是这些东西。而且呢,这橱柜非常的新,明显就是前两天才钉在墙壁上的,这岂不是说刘旭钉上这橱柜的目的就是放这些邪恶得让人羞涩的东西?

  李晓身为护士,在护校的时候她其实就有见过一根。

  那时候寝室八个人住,大部分都是十七八岁的nv孩子。

  因为是护校,基本上没有男生,仅剩的j个男生也被那些很懂得勾搭男人的nv生勾走,这就使得一些非常寂寞的nv生只能用手或者借助器具。

  记得那天李晓的舍友都去上网,不ai动弹的李晓就躺在床上玩手机。玩着玩着,嘴巴有点馋的李晓就去翻最好的姐的衣柜,结果就在衣f堆里摸到了一根棍状物。拿出来一看,李晓直接被吓得半死。那根是rse的,简直就跟真的差不多,所以以为姐将男人那玩意的标本藏了起来,李晓自然就会吓到了。

  不过在确定是橡胶做的,李晓就松了口气,随后她就将那邪恶的东西放回去,并若无其事地继续躺在床上玩手机。

  当天晚上,李晓就听到了上铺传来奇怪的声响,还伴随着极为轻微的啪唧声。

  也就是说,她的好姐正将那根假的器具往身里塞。

  想起陈年旧事,李晓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又看了一圈,李晓就喃喃道:“科技真的是越来越发达了,竟然大部分都是装电池的。”

  说到这,李晓还信手拿出了个塑料盒。

  打开塑料盒并拿出那根还散发着橡胶气味的自器,李晓就打开底部的塑料板,并将赠送的四颗电池都装了进去。完成这步,李晓就盯着那长得有点像蘑菇的顶端。因为这玩意通是透明的紫红se,所以乍一看去,还真显得有点可ai。

  但一想到这器具的用处,李晓就露出有些厌恶的神情。

  李晓想看一看着东西动起来是个什么样子,所以她就顺手打开了开关。

  嗡嗡声响起来后,李晓就吓得半死,所以她就急忙关掉开关。

  p刻,好奇的李晓又打开了开关。

  看着好像在朗诵三字经般摇晃着的顶端,李晓就用那纤细的手指去碰了下。

  仿佛触电般,李晓就迅速收回了手。顶端不仅在摇晃,而且还在以极快的频率震动着。

  “为什么nv人都喜欢给男人吸呢?”嘀咕着,李晓就盯着顶端。

  往后看了眼,见门关着,李晓就关掉开关,并了嘴巴后去含那显得有些大的顶端。就在李晓刚含着时,门突然被刘旭推开。

  听到吱的声响,李晓就在没有吐出的前提下扭过头。

  看到刘旭一脸正经地站在那儿,吓得魂儿都差点离开身的李晓就猛地掷出了自器。

  刘旭有玩过橄榄球,所以看到自器飞来,刘旭就迅速接住。

  见状,先发制人的李晓就问道:“你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我还以为是吃的!”

  “你是护士,你难道还不知道这是什么?”g咳了声,刘旭道,“要是你喜欢吃的话,我可以将我那根借给你。”

  “行啊!”不甘示弱的李晓双手叉腰道,“给我剪下来!本小姐今晚就要用!”

  “剪下来就不够新鲜了。”

  “无所谓啊,反正我用完就丢了。”

  听到这话,刘旭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发觉李晓这妮子的嘴巴不是伶俐,而是非常的毒,让她去参加辩论赛估计是个不错的选择。

  g咳了声,刘旭道:“好男不跟恶nv斗。”

  “好nv不跟恶男斗!”

  跟李晓擦身而过,将器具放进塑料盒并放进橱柜后,刘旭道:“以后你要用的话就自己来拿,不过最好直接拿到你住的地方用,讲究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