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青年觉醒(1/2)

加入书签

  旧金山唐人街,年近四十的何秉桓,从公司名下的华人职工那里,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旧金山市政府以他经营的药材生意具有潜在危害性为由,勒令他一个星期内,关闭名下的药材公司以及成衣、茶叶、杂货铺等相关产业。

  何秉桓是广东省南海县棉村人,祖祖辈辈生活在棉村,务农为生,勤劳而清苦。

  何秉桓的父亲早前到广东佛山镇经商,全家仅是小康水平。

  清廷残酷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利削使得经济凋敝、商业萧条,他家的生意入不敷出,濒临破产,家境日益窘困。为了摆脱困境,他让儿子何秉桓到建埠不久的香港,拜会旧时好友廖景昌,托廖的关系和照顾,在香港开设了一个小杂货店铺。年轻的何载聪明能干、机警灵话、具有魄力,家境艰难落使他受受打击,但也增强了他要振兴家业的决心。他苦心经营小小的杂货铺,主动接触海外商业行情,不断进口在当时还比较新潮的西方机械设备,因为眼光精到、为人诚信,名下积攒的资本逐步增多,慢慢地由小商人成为中商,稍后,廖景昌的儿子,毕业于香江圣保罗书院的廖竹宾,

  接到香江汇丰银行办事处通知,将被调往美国旧金山市协助处理汇丰银行在美国的商务,

  廖景昌和何秉桓的父亲是旧时好友,延续两家的友谊,在商业上显露头角的何秉桓和接受西式教育的廖竹宾两人,也维持着密切的联系。

  临行之前,廖竹宾建议何秉桓跟随他搬迁到旧金山,利用他历年经商积累的资产和财富,把生意做到美国去。

  受十九世纪七八十年代华工到美国淘金的影响,何秉桓认为在美华工群体是一个潜在经济利益巨大的市场,如果把药材、茶叶、布匹、成衣等生意做到美国,将获得远超过在香港的收益。

  何秉桓是一个行事果断的人,分析出其中利益之后,他便带着一家十余口,跟随廖竹宾一块,举家迁往美国旧金山。

  优于绝大部分大陆地区商人的眼光,使得何秉桓的事业又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1870年间到1881年间,普通一个在美华工的工资普遍在26美元左右,虽然不及白人工资的一半,但是节省下来,一个月攒下来的工资,足足是满清治下百姓的十倍。

  相对宽裕的工资为华工消费提供了条件,依托设立在旧金山及其他华人聚居区的杂货店、药材店,何秉桓的生意越来越大,名下的华人职员逐渐发展到两百余人,他本人也迅速成为在美华人商界的领头羊人物。

  看着名下的生意越大红火,何秉桓本打算把世交好友廖竹宾拉上,一同进入商业发展,可惜,在美华工越发艰难的处境,以及《排华法案》的正式颁布,完全斩断了在美国扩张商业事业的可能。

  白人暴徒接连冲击华人商铺,任意打骂、羞辱街面上走动的华人,最近几个月以来,报纸上不断刊登华人被杀害的消息,眼见局势越大混乱,即使自忖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何秉桓,一时之间也慌了手脚。

  “爹爹,廖伯伯和恩白来了,正在前堂等着您。”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快步走进来,开口道。

  “让你大哥、三哥先跟着阿南叔到药铺守着,如果遇到白人惹事,多忍耐,尽量不要与他们冲突。”

  何秉桓站起身,暂时将旧金山政府的行政命令放在一边,吩咐道。

  “好的,爹,我这就去告诉大哥、三哥。”

  少女迈着阔步离开,浑然没有一般大家小姐的拘谨、束缚。

  “唉,女大不由爹,当初看着女儿跑到身边,痛哭请求的模样,自己软了心,由了女儿的心意,不让她继续缠足,可是现在长大了,浑然成了一个假小子,天天跟着几个男学生在一起,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也不知道十年前的决定是对是错。”

  看着跑出去的女儿,何秉桓叹了一口气道。

  和普通的富裕家庭一样,何家是个庞大的大观园式的家庭,人口兴旺,儿女成群。何秉桓有好三房姨太太,十二个儿女,加上请来的护院华人,雇来的男女仆役,负责生意、财产核算的账房先生,总计不下五六十口。

  眼前跑出去的少女何佩贞是他第四个孩子,也是第一个女儿,和她同母生的还有两兄一弟、三个妹妹。和异母生的孩子总

  算起来,她有兄弟姐妹十二人(五兄弟,七姐妹,即有三个哥哥,两个弟弟,六个妹妹,何香凝排行第四,因此,仆婢们都称呼她为四小姐。被人称作“高贵花”的四小姐身材瘦小。表面上看是个娇小嫩弱的小女孩。然而,她聪明活泼的天资和勇敢刚强的性格却异乎常人。

  小小年纪的时候,却有自己的见解和主张,并具有争强好胜的倔脾气,常常表现出使长辈无法驾驭的任性,凡是她认准了的事,三头牛也拉不回来,她认为没有道理的事,更是绝不轻易服从,一定要抗争到底。

  十九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大陆地区,依然保留着妇女必须缠足的陋习,几乎所有的妇女(尤

  其上层社会的)照例都裹了小脚。

  香港虽然和海外交通最早,领风气之先,但缠足的陋习仍然保存着。

  何佩贞五六岁时,她的母亲就开始强行为她缠足,先用很热的水烫她幼

  嫩的双脚(据说能够使骨头软化)。然后用长长的白布条把它们一层又

  一层地紧紧裹缠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