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番外二(1/2)

加入书签

  安汀回到现代之后,单是适应生活,就花了不少的时间。

  毕竟她先是在女尊的古代社会中生活了百余年,又闭关修炼了几百年,对于现代的生活,她一时有些不适应,言行举止都有种格格不入的怪异感。

  安妈妈也觉得自己的女儿出去了一趟,仿佛变了个人儿似的,她看着在沙发上坐得端正的安汀,忍不住偷偷到屋里,和安爸爸嘀咕:“你说咱们是不是当初在医院里抱错了女儿,现在人家亲生父母找到了咱们汀儿,想要认她回去?你看,汀儿言行举止都带着贵气,通身气势吓人,说不定她的家人已经培养起她了……”说到这里,安妈妈仿佛看到了和女儿分离的场景,鼻头一酸,差点没哭出来。

  安爸爸被安妈妈的脑洞震得一愣一愣的,差点被她带进沟里,见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大脑才飞速运转,低声训斥她道:“说什么糊涂话?!你忘了,当年医院里只有你一个生孩子,汀儿出生之后我就抱着没松手,怎么可能抱错?!你整天少看点儿那什么泡沫剧,看你现在想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对哦……”安妈妈被她这么一训,也想起来了,对上安爸爸的黑脸,讷讷地道,“还不是咱们院里的孙老,他说的,咱闺女看上去比市长还有威严……”

  安爸爸探身瞄了一眼正在看电视的安汀,似乎觉察到了他的视线,安汀转头,回给他一个笑容,问:“爸,有什么事?”

  “没事,没事。”安爸爸缩回头,也不由得连连点头赞同道,“确实,确实有威严。”

  “我没说错吧?!”安妈妈像是得了什么重要的证据,气势强了许多,她还不忘压低声音,道,“隔壁的老刘,想把她家在银行的侄子介绍给汀儿,前两天我硬是把汀儿拉出去了,谁知她家那平日被夸得多优秀多厉害的侄子站在咱们汀儿面前,就好像暴发户对上贵族似的,那小伙子直接臊得连头都不敢抬,当时我的心啊,酸爽得不得了,我看她以后怎么敢再我面前摆出那副高人一等的范儿……”

  想到平日里刘春芝一口一个“地里刨食的”“女孩子家做什么不好”,安妈妈就牙痒痒,如今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只是,她的思维转眼就想到了别处,发愁起安汀的婚事来:“你说说,给咱闺女找个啥样的人才合适呢……”

  “汀儿又能干,又懂事,哎,对了,老安,我想到了个好主意,咱女儿做的饭真是太好吃了,要是下次看中哪家小伙子,直接带她来家里吃顿饭,那人就绝对被咱闺女牢牢抓在手心里,你信不信?”

  “……”

  安汀耳聪目明,安家父母俩人躲在屋里说的悄悄话完全瞒不过她的耳朵,眼看安妈妈又开始老生常谈,并有出来劝她的征兆,她忍不住在心里呵呵了两声,当机立断,起身出门:“我去山上看看。”

  “哎,汀儿,太阳大,等等再……”安妈妈从屋里追出来时,已经看不到安汀的身影了。

  果园在郊外的山上,离家有一段距离,安汀不打算惊世骇俗,她下楼开了车,熟悉了两下之后,一转方向盘踩着油门出了院子,汇入道路上的车流大军之中。

  途径环城的河水,水面宽阔,流动的河面上形成一道道的水纹,沿着河堤杨柳依依,正值夏天,水岸边上绿油油的芦苇杆正在随风摇曳,有人坐在小马扎上在岸边钓鱼,看起来惬意非常。

  安汀打开车窗,窗外的风迫不及待地吹进了车里,吹散了车内皮革和汽油的气味,只是,对于安汀来说,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车内的气味难闻,外面的空气里也好不到哪里,工业区烟囱排出的粉尘、河水里的化学污水气息,把草木的清新气温掩盖得彻底。

  炼气期时,她的感官还不十分敏锐,如今到了元婴期,不用抬头看灰蒙蒙的天,单单是空气中就全是密密麻麻的小颗粒小颗粒,本身没有密集恐惧症的她,硬生生被逼的要得密集恐惧症了。

  每次看到父母吃饭,水里浮动的小颗粒,她都有种打翻碗的冲动,这也是最近她爱上做饭的原因,能把空间里种植的蔬果米粮光明正大地拿出来,还能把全家用的水给换掉。

  要说,全城人都这么吃用,也没见谁一时半会儿吃出来好歹,可,成年累月带来的损害还是有的,医院里确诊癌症的几率越来越高,单单是安汀能数得出来的熟识的人得病,就不下五个人。

  安父安母两人一辈子都在这个城市生活,现在就算退休了,可好朋友也都在这里,安汀虽然有心在别处买房子让她们搬去,可两人离开这里去陌生的地方,没有玩伴,反而住的不开心,这让安汀十分无奈。况且,眼下空气污染并非是一个城市的是,大环境如此,走到哪里都一样。

  她站在果园的山上,眺望山下的城市,半空中那层灰蒙蒙的烟尘层笼罩着整个城市的建筑,竖直烟囱正排出一团团的白气,让她心里沉甸甸的。

  或许,她可以做些什么……

  修炼到元婴期,她固然一挥手就能清掉整个城市的灰尘,可这无济于事,污染不是一日之功,也并非她一人就能清理完的,日复一日的清理可不是她要做的,把自己困住这种蠢事,她才不会做。

  宣传保护环境,是政府在做的事,而越来越多的人重视环境,重视自己生活的质量,这是她入手的根本。

  回到家,安汀开始着手搜集材料,顺便地,她把果园托付给自己的父母,说要外出了一趟。

  安妈妈安爸爸两人早就习惯了安汀时不时地外出,安爸爸习以为常,嘱咐她路上小心点儿,倒是安妈妈,还是忍不住问了句:“汀儿,你不会是要跟着别人走吧?”

  安汀啼笑皆非,眼看着安爸爸故作不在意,却也竖着耳朵听地架势,只得无奈地道:“我跟着谁走啊?妈你放心,我只是和朋友出去玩玩,不过时间可能要久些,我会定期打电话回来的。”

  “哦,玩玩好,好好玩。”安妈妈精神一振,连忙冲安汀摆手,“有空带你的朋友回来,特别是男的……”

  安汀带着一脸尴尬,单手拎着行李出了门。

  在院子里遇到几位老人们坐在树下摇着扇子聊天,都是常年看着她长大的长辈,安汀笑眯眯地走过去和他们聊了几句。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其中有位老人咳了一声,笑道:“安家这闺女长得真是俊啊……”

  “是啊是啊,就是这么大了,还没谈对象。”有人赞同的点头,叹了一句,“什么都好,就是对小年轻们太冷淡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老人中最有威信的孙老摇着扇子,笑道,“汀儿前阵子从外面回来之后,与以往大不相同。咱们这里的小年轻们,对那丫头来说还够不上正眼看的资格。我看啊,她日后怕是能做成一番大事,到时候,多得是优秀的小伙子们围着……”

  闻言,有人就不乐意了,道:“嘿,老孙头,把她捧得那么高,你是收了安家的媒人礼?”

  孙老也不急,笑呵呵地道:“老赵,我可是听说,你家外孙追安家丫头追得很上心啊,这段时间怎么不出现了?还不是自惭形秽,泄气了吧?”

  “谁说的?!”赵老心虚,嘴却还硬着不松。孙老摇扇子的手不停,眯着眼看着太阳,笑道:“反正咱们闲着也是闲着,且看着吧……”

  院子里的蝉声阵阵,老人们在树下闲话打赌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没过多久,话题便转到了别处,聊起今年自家孩子们马上要面临的高考。

  当年秋季,全国最大的艺术品拍卖行的秋季拍卖会上,出现了一对清朝乾隆年间烧制的瓷瓶,这对锦上添花粉彩山水庭廓图双耳撇口瓶保存完好,无一丝缺陷,品相完美得堪称是难得一见的珍品。正因为此,拍卖价超过了八千万,若不是还有件浅黄地万寿连延长颈葫芦瓶后来居上夺了风头,说不定它能得今年的标王称号。

  不提某位小贩无意中看到拍卖消息之后,痛心疾首后悔莫及的心情,单是这件藏品,就让京城中爱好收藏的大家们躁动了一番。而和拍卖行有合作关系的银行,更是迎来了一个新的白金会员。

  然而,不等客户经理赔笑套近乎,推荐理财经理,这笔钱就被户主极为淡定地投到了期货市场上。

  这笔钱在期货市场上打滚,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增长着,滚雪球似的,每一笔操作都让它变得更庞大。然而,在被更多的人注意到之前,这笔钱化整为零,一点点从期货市场上转移出来,变成了土地、厂房、设备……

  现如今考量政绩,gdp的增幅当道,数额巨大的投资放在那里,都是当地政府欢迎并且乐于给出各种优惠条件的。猛地迎来了一笔大的投资,明南市的官员们乐开了花。在各方面渠道畅通的情况下,很快,公司注册成功,买到的土地上建成了规模庞大的厂房,设备安装调试,工人经过培训之后,正式开始动工生产。

  工厂的新产品顺利生产出来,新厂家、新产品,原本是最担心拓展销量、增加销量问题的,可让所有人感慨的是,新产品正好赶上了国家全方位治理环境的好时机。

  备受雾霾摧残的全国百姓,终于看到了政府动手要治理环境,欢欣鼓舞之下,静候改观。此次,国家治理环境的心很坚决,大小污染企业要么关闭,要么排泄的污水废气要通过国家检测标准,一时之间,市场上的各种污水处理器、空气净化器之类的产品大卖特卖。

  搭乘着工信部推出的治理设备标准名单,明南市这家名为“风林”的新厂家新设备,以优惠的价格和工信部的作保,成为不少厂家选择的对象。

  网上不是没有所谓“八一八有□□的厂家”之类的帖子,不少人猜测风林厂家的老板定然有强势的背景。不然,怎么可能一投产国家就有如此大的动作,还由政府部门进行推广,全国那么多的厂家,就算一部分去买它的设备,老板就不知道要赚多少钱!可一切质疑的话,都在设备十分明显的净化效果之下成了徒劳的口水沫子,翻不起多少风浪,在商场上,归根结底还是要看真本事,而百姓看到实打实的好处,也很好说话。

  风林生产的设备,不仅有厂家需要的型号,还有入户型的家用型号,随着使用效果的明显,更多厂家或者普通用户涌了过来,挥舞着钞票购买风林的设备。

  等到这年的年底,风林的净化设备已经出了名,央视甚至在新闻联播上用了极长的篇幅,向百姓们展示设备净化的能力:截取一段被污染的河水,使用污水处理器抽取河水。并不需要再使用多道工序,色泽诡异的河水经过污水处理器,再排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极为清澈的河水,甚至可以直接饮用。

  女主持人使用检测设备,对比经过处理过后的水,和山上接来的矿泉水,两杯水的成分竟然相差无几!她带着为科学现身的勇气,当着众人的面喝下一杯净化水之后,细细地品了一番,点头说:“微甜,和雪山采集来的矿泉水感觉很像……”

  新闻联播播出之后,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了极大的反响,姑且不论普通人尝不尝得出其中的区别,单单是这么一个片段,就给百姓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而风林的名声随着这波风潮越来越强劲。

  随着风林的设备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开来,越来越多人感觉到了生活条件的改变,这种改变十分细微,然而,隔段时间再一对比,就能看出其中的差别了。网上有人拍照做了记录,相比起前些年,这几年的雾霾天数减少了许多,而不少人反应,每天都要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