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页(1/2)

加入书签

  秦陆焯见她看过来,神(shubaoinfo)色也有些尴尬,指了指被自己推开的姑娘,“这就是刘瑾。”

  刘瑾也没想到这会儿秦陆焯家里会有女人,而且蔚蓝的打扮让她的心一下子塌陷了下去。她望着蔚蓝,原本心底几分的委屈,一下子变成了十分。

  站在门口,哇哇大哭了起来。

  秦陆焯瞧着她哭成这样,把人扯进房间里。

  刘瑾上大学的时候,她父母亲自送她来北京的。那会儿队里同事还请她父母吃了顿饭,肖寒拍胸口保证,一定会好好照顾刘瑾,把她当亲妹妹看。

  那天秦陆焯没怎么说话,就喝了很多酒。

  反而后来刘瑾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他过去处理。

  在他心底,是把刘瑾当成妹妹看待的。

  所以这会儿见她哭,把人拉进客厅,低头就问:“怎么了?”

  态度是真关心。

  蔚蓝把戴着的手套慢条斯理地取下来,安静地望着他们。

  直到刘瑾哭哭啼啼地把网上的事情说出来,越说越觉得委屈,“我明明就没偷东西,肯定是江哓妍故意整我的。现在我微博私信都是网友发来的脏话。”

  秦陆焯没有微博帐号,便将她的手机要了过去。

  蔚蓝走到她身边,跟着他一起看了那篇微博投稿,匆匆看了一眼之后,又看了眼下面的评论,都是在ru骂刘瑾的。特别是那个爆料小号,直接把刘瑾的微博发了出来。

  秦陆焯无奈,他一向不玩这些社jiāo媒体。

  不过好在沈放对这个挺懂的,他望着刘瑾说:“等我一下。”

  随后他给沈放打电话,将这件事告诉他。昨晚沈放是跟着他一起去学校的,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毕竟就一支口红而已。

  谁知今天居然又来了这么一出。

  “把眼泪擦擦吧。”蔚蓝把纸巾递过去。

  刘瑾眨着眼睛朝她看,片刻,转头看向秦陆焯,低声问;“陆焯哥哥,这个姐姐是……”

  她心底倒是想喊蔚蓝阿姨,可是人家长得漂亮又年轻,就算她年纪比对方小几岁,但样貌上实在差太多。

  秦陆焯直接说:“她叫蔚蓝,是我女朋友,你直接喊姐姐就好了。”

  刘瑾脸色又白了一层,毕竟看见跟亲耳听到,还是有所区别。没听到的时候,心底还存着一丝念想。

  倒是蔚蓝瞧着她这模样,也没什么趁胜追击的打算。

  小姑娘一个,她犯不着计较。

  她浅笑道:“你直接叫我蔚蓝就好了。”

  刘瑾望着她,心底是真有种绝望。以前秦陆焯不找女朋友的时候,虽然别人一直替他惋惜,但是刘瑾是开心的。毕竟她年纪还小,大学都没毕业呢。她就想着,等她大学一毕业,就到秦陆焯公司上班。

  近水楼台先得月。

  蔚蓝见她发呆,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轻声说:“先坐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转身去了厨房,给秦陆焯和刘瑾两人都倒了一杯水。秦陆焯今天早上一起chuáng,就有点儿发烧了,结果他还非要去上班,好在蔚蓝在家,就把人qiáng留了下来。

  她把药摆在桌子上,等秦陆焯回来之后,催着他说:“赶紧把药吃了吧。”

  秦陆焯瞧着她把水倒好,就连药都拿出来,放在药盒上,不由轻笑了句:“还真把我当小孩子照顾?”

  “你也没比小孩听话到哪儿去。发着高烧还要去加班。”

  蔚蓝毫不示弱地说。

  坐在沙发上抱着水杯的刘瑾,茫然地抬头,看着秦陆焯将桌子上的药片倒进嘴里,喝了一口水,一口闷了下去。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说:“陆焯哥哥,你生病了?”

  “没事,就是有点儿发烧而已。”

  秦陆焯不上心地说,男人不就是这样,觉得自己身体好,能扛住,特别是发烧这种事情,不到三十九度以上,绝对不会去医院。

  刘瑾捏紧手中的杯子,低声说:“对不起,我还来麻烦你。”

  秦陆焯倒是没在意,转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