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页(1/2)

加入书签

  “你到家了吗?”刘瑾甜丝丝地问。

  秦陆焯声音倒是一如既往地冷淡,“嗯,已经回家了。”

  刘瑾是躲在宿舍阳台上打的电话,虽然她知道秦陆焯不可能跟她说什么别人不能听的话,但她还是小心地珍藏着,这是属于他们两个的时间。

  刘瑾知道他这人不爱多话,就拼命找话道:“我周末能去找你们玩吗?”

  这个问题,她刚才在宿舍楼下就问过了。

  只是那时候回答她的是沈放,所以她gān脆在电话里,又问了秦陆焯一遍(fanwai)。

  秦陆焯:“我们周末确实要加班,没什么时间带你出去玩。”

  刘瑾一听,立即摆手说:“没事,没事,我可以帮你们做事的。就当是提前实习嘛。”

  “不用,我们公司人手足够。你现在还是学业要紧。马上就该期末考试了吧。”

  蔚蓝在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又转头瞥了秦陆焯一眼。

  就听他十分严肃地说;“你不要被宿舍的事情影响,你们班主任明天就会帮你调换寝室。你好好读书就行。”

  她嘴角扬起,是真的笑了起来。

  有时候男人还真的缺少某根筋,对女孩的示好,是真的瞧不出来。

  倒是姑娘之间,总是能轻易地看穿对方的小把戏。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秦陆焯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快到十一点了。

  刘瑾见他要挂断电话,有点着急,可是又实在没什么话题再聊。

  最后突然周围一黑,对面那栋女生寝室一下黑了下来,尖叫声从各个角落响起来。

  秦陆焯听到她这边动静,问了一句,刘瑾撇嘴说:“关灯了。”

  他一听,叮嘱道:“既然已经关灯了,早点儿休息。不要熬夜。挂了。”

  这么两句关心已经是难得。

  他不擅长跟小姑娘相处,底下有弟弟和堂弟,却没什么妹妹。

  他挂断电话,就见蔚蓝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秦陆焯直接把手机丢在沙发上,“今天就是为了她的事情,跑了一趟学校。”

  “你们什么关系?”蔚蓝挺好奇地问。

  她问完,秦陆焯神(shubaoinfo)色微凝,片刻后,他低声说:“她哥哥是我以前的同事。”

  更准备地说,是战友。

  蔚蓝瞧着他的表情,半晌,小心翼翼地问:“她哥哥……”

  “不在了。三年前跟着我出去执行任务,在边境的时候牺牲了。”秦陆焯短促地呵了一声,声音中都是苦涩。

  蔚蓝抿嘴。

  她彻底明白了。

  牺牲的同事。

  或许是房间里太过温暖柔和,秦陆焯似乎有了些倾诉的欲望,他靠在沙发背,望着蔚蓝,伸手将她的手掌握在手心里,纤细柔软的手指被他一根一根地把玩着。

  “以前做事的时候,冲动,只想着前面,从来不顾后面。总觉得自己有能力掌握一切。那时候我们追踪到一批毒品的来源,所以我qiáng烈要求成立专案组,想要破获这个案子。”

  年轻人嘛,有一股子冲劲。

  况且还是他这样前途一片光明的年轻人,不管是他的能力,又或者是掺和着他的家庭背景,反正他提出的方案,很快就被同意了。他带队远赴广西,跟当地警方合作,共同破坏这个案子。

  那时候他并没想到会牵扯出阮坤这条大鱼。

  “那会儿我们只是想打击境内的贩毒团伙,根本没想到抓住阮坤。但是后来在得知他会在近日亲自潜入国内,我就想要抓住这个在越南呼风唤雨的人物。但是队内也有人反对,但是大部分人都跟我一个想法。”

  蔚蓝认真地听着他的话。

  “结果行动还是出了问题,我们低估了对方的狡猾,我带着人去追阮坤的时候。在路上遭到了他们的伏击,刘裕他们三个就是那个时候牺牲的。”

  刘裕就是刘瑾的亲哥哥。

  牺牲的警察披着国旗下葬,被葬在陵园之中,永远地安息。

  可是活着的人,要继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