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页(1/2)

加入书签

  温沁一撇嘴,“我还怕你赢我太多呢。”

  刚才他们又玩了一轮骰子,沈放也参与了,结果酒多数是他和温沁两个喝了。

  所以他特别好奇地问:“明教授,你们学心理学的,是不是一眼就能看穿别人心里在想什么?”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蔚蓝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对他进行的分析。

  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心理咨询师,实在是有种震撼的感觉。

  明恒轻笑:“不至于那么神(shubaoinfo)奇,不过有些人不擅长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所以会比较容易看出来。”

  温沁和沈放几乎是同时抬手,捂了下脸。

  沈放在车镜里看到温沁的动作,轻笑道:“难怪你输那么多。”

  温沁不服气,“好像你喝得酒比我还多吧。”

  沈放摸了下鼻子,她还真没说错。

  徐佳宁瞧着他们从刚才就没停止斗嘴,gān脆说:“你们两个都没少喝,所以明恒学长说的人,你们谁都跑不了。”

  明恒抬头朝副驾驶看了一眼,“沈先生是做物流生意的?”

  “我啊,就是个打工的,跟着我们老大混。”沈放大咧咧地说道。

  明恒将手臂搭在旁边车门上,手掌托着下巴,“如今物流业发达,处处都是机会吧。不过应该很忙吧。”

  这话还真说到了沈放心坎上。

  他叹气道:“可不就是,时常要飞全国各地,况且我们主要生意在广西、云南,几乎每个月都要飞过去。”

  温沁挺有兴趣地问:“为什么你们生意会在广西、云南啊?”

  “玉石和木材,我们跟厂商有长期运输合同。”沈放说起这些,还挺头头是道的。

  明恒表情没变,看似挺随意地问:“做到你们这种高层级别的,也需要经常飞过去?”

  沈放没什么心思,挺不在意地说:“可不就是,我们老大做事规矩。这不上个月他还从广西回来,而且还……”

  他想说秦陆焯还受了一身伤回来。

  具体什么事情,他是不知道,秦陆焯也没说。

  不过好在沈放还是多长了个心眼,没把这事儿说了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他先把温沁和徐佳宁送回去,两姑娘是住在一起的。所以送完她们之后,沈放又送明恒回去。

  明恒就住在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区内。

  到了地方,明恒下车,望着沈放,“今天太晚了,沈先生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下次我做东,还望你能赏光。”

  沈放听着他文绉绉的话,就觉得这人有股子老派人的架势。

  还真不怎么像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

  他笑着说了句客气,摆摆手,让司机开车离开。

  明恒慢悠悠地进了小区,刷卡,上楼。

  当他回到家中,兜里的手机,正好就响了。

  接通,就听到那边的人说:“三爷,他们回家了。”

  明恒站在窗口,伸手揉了下自己的眉心,突然笑了下。

  “你们都撤回来吧。”

  “不跟了?”那边有些诧异。

  明恒点头,“他是刑警出身,你们再跟下去,即便再小心,也肯定会被发现。所以把所有人都撤回来吧。”

  “三爷,其实咱们可以……”

  此时,窗外满天星斗,明恒抬头望着如黑绒布般的天空,突然嗤笑道:“以前我也觉得,杀了一个人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可是他后来发现,对于有些人来说,死,其实并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让他失去他最在乎的东西。

  可是如果他在乎的,也是自己在乎的呢。

  ……

  明恒的脑海中,浮现起一个画面。那个姑娘,站在阳光下,冲着他笑。

  可惜,她现在再也不会对他这么笑了。

  明恒挂断电话,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当他脱掉外套的时候,大衣里的钱包掉了出来。待他弯腰捡起来的时候,打开钱包,是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

  照片上背景格外鲜艳热烈,充满了东南亚风情。

  头顶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