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页(1/2)

加入书签

  最后面条端出来的时候,两人的碗里都放着一个煎得金huáng的ji蛋。

  蔚蓝说了声谢谢,便跟秦陆焯坐下来吃饭。

  吃完饭之后,孟清苑看了看秦陆焯,劝道:“你身上伤势还没好,要不先跟我回去住,这样我和家里的保姆阿姨都能照顾你。”

  秦陆焯:“我又不是三岁。”

  孟清苑有点儿气,“可是你受伤了。”

  秦陆焯朝她睨了一眼,孟清苑立即不说话了。蔚蓝这算是看出来了,别人家都是儿子怕妈,倒是这对母子,变成了妈妈有点儿怕儿子。

  他看了眼手腕上的表,都快九点了。

  “行了,我送你下楼吧,时间不早了。”

  他起身,双手插在兜里,看着孟清苑。

  蔚蓝一听,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该回去了。”

  秦陆焯掉转头直勾勾地望着她,吓得蔚蓝生怕他说出什么别的话来,好在最后他居然挺配合地点头,“那行,我送你。”

  孟清苑实在拗不过他,临出门的时候,不忘对蔚蓝说:“过两天你跟陆焯一起回来吃饭吧,今天家里也没什么菜,就让你吃了面条。”

  对于孟清苑的主动邀请,蔚蓝自然开心。

  不过她还是先看了秦陆焯一眼,直到男人点头,“行,等有空,我带她回去。”

  这话,是定下来的意思。

  到了楼下,秦陆焯走在前面,径直走到一辆奥迪a8,驾驶座上的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一个司机模样的人,将后座的车门拉开。

  孟清苑临上车的时候,还叮嘱道:“待会开车小心点儿。”

  秦陆焯嗯了一声。

  终于等不及一样,揽着孟清苑的肩膀,将人塞进了后座,关上车门。

  叮嘱司机小心开车,拉着蔚蓝往旁边退了两步。

  车子挺平缓地启动,慢慢地开出停车位,最后在他们两人的注目之下,渐渐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走吧。”蔚蓝在松了一口气之后,拎着包就要往另一边的车子走过去。

  秦陆焯眉梢一挑,嗤笑道:“还真走?”

  他走过来,揽着她的肩膀,笑道:“说给我妈听的话,你还真当真啊。”

  蔚蓝轻推了他一把。

  谁知他捂着胸口,眉头拧成川字,脸上透着满满的难受。

  蔚蓝见他这样子,还以为刚才自己推得重了,扯动到他的伤口,赶紧拉着他的手臂,“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

  “是心口疼。”

  蔚蓝一愣。

  结果,男人伸手将她揽在怀中,低笑了起来,轻声说:“我刚出院回来,好不容易能抱着你,结果你还跟我说要回家,你说我是不是该心口疼。”

  这话,还真不像他会说的。

  蔚蓝在他怀里,闷笑,嘴巴贴着他大衣衣料,柔软的料子透着一股温热,她笑道:“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油腔滑调了。”

  秦陆焯还真认真想了下她的话。

  “认识你之后吧。”

  他人正直,跟别的姑娘接触的时候,绝对不会做一件越轨的事情。有些男人爱在姑娘面前,说些口头上占便宜的话,秦陆焯从来不会gān这事儿。

  普通的玩笑,他偶尔会开。

  但绝对不会占人家姑娘的便宜。

  所以油腔滑调这四个字,真的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偏偏认识蔚蓝之后,偶尔吧,他就想逗逗她。

  因为她是与众不同的。

  最后,蔚蓝还是被他拉回家了。

  蔚蓝这次也没扭捏,从洗手间出来之后,直接来到主卧,果然次卧的枕头又被他拿过来了。她之前在这里住过,不过后来行李都被带走了。

  所以今天再住下来,她只能穿秦陆焯的睡衣。

  他个子比她高了二十公分,原本就宽松的衣服,更显得肥大。

  秦陆焯把被子掀了起来,拍了拍他身边的chuáng,“快上来吧。”

  蔚蓝走到chuáng边,屁股刚坐下,人就被手臂顺势带倒在chuáng,贴在他的胸口。

  秦陆焯低头吻了下她的脸颊,又嗅下,问道:“你用的什么?”

  蔚蓝一愣,“就是洗手间里的沐浴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