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页(1/2)

加入书签

  秦亦臣直直地看着他,这次脸上真露出惊讶的表情。说实话,他们两个之间,年岁差得不大,但是秦陆焯让着他。

  刚开始那会儿,秦陆焯刚回大院。

  秦亦臣仗着自己打小在这里长大,身边又有一群死党,总想着找他麻烦。

  那时候年纪是真小,就觉得他们母子两个,欠着他。

  孟清苑因为是后母,自然是小心翼翼地对他,说话客客气气不说,凡事也都是先想着他,反倒叫自己的儿子排在后面,就怕别人说她这个后妈不地道。

  可就这样,秦亦臣还是不知足。

  大院的孩子被他看着,不许和秦陆焯说话,更不许带着他玩。倒是秦陆焯也不在意,那会儿秦陆焯十六岁,他才十四。

  那时候秦亦臣无聊到什么程度呢,秦陆焯在操场上打球,明明那么多场地,他哪块都不占着,就非得去抢秦陆焯的那块。

  大院孩子不跟秦陆焯说话,他也不在意,正好警卫排都是年轻人。

  所以偶尔他会搭伙跟警卫排的人一起玩。

  秦亦臣仗着自己亲爹,就找人家警卫排的领导告状。

  说警卫排的那帮小伙子打球怎么怎么妨碍着他们了。其实人家领导也烦这帮毛孩子,可谁又能有办法,毛孩子他爹厉害啊。

  官大一级还压死人呢,更何况,那都是大领导家。

  于是,警卫排的几个小战士,都叫领导批评了一顿。

  可偏偏批评完了,他们该带着秦陆焯玩的时候,还是继续带着。

  别说打篮球,就是偶尔踢球少了个人,都会叫上他。

  秦亦臣他们一见没效果,一伙人里头,就有人出馊主意,居然冤枉人家小战士偷东西。那会儿打球的时候,他们东西就会随便摆在篮球场旁边。

  打着打着,就有个人嚷嚷自己手表不见了。

  这可不得了,而且那块表据说十来万。

  最后连警卫排领导都惊动了,一顿找下来,居然在一个小战士放在地上的外套里找到。

  当时人领导脸就变了。

  这帮熊孩子,那叫一个耀武扬威的。

  结果,他们回家的路上,就叫秦陆焯堵住了。

  那时候他们几个孩子来着,五个吧,不多不少,就五个大男孩,都是十四五岁的。

  秦陆焯虽然比他们都大,可也就是一个人。

  谁害怕他啊。

  一直到今天,秦亦臣都记得,那天秦陆焯动手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秦亦臣,去跟人家道歉,不然,我会生气的。

  他特别记得,嘴特欠的大庄还嚷嚷着,你生气啊,说得跟咱们怕似得。

  就算他们几个如今聚在一块,一说起小时候,都会提到那场群架。

  原本以为单方面的碾压,确实是碾压了。

  是秦陆焯一个人碾压了他们五个。

  几人凑一块,都没打过他。那时候少年人最有的就是自尊心,打架打输了不要紧,认怂才是最可怕的,偏偏他们最后被打到,真是一个个抱头逃窜。

  这事儿在大院里掀起了挺大风波。

  一开始大庄他妈见他被揍了,一问是秦陆焯打的,还非要过来问清楚。

  结果后来,秦克江知道警卫排的事情,当真是bào怒(shubaojie)。那次他气得真抽了秦亦臣,警用皮带都抽断了一根,就连孟清苑去请老爷子回来,都不管。

  因为老爷子一听这事儿,就叫人带回三个字。

  打、得、好。

  至于其他四个人,都没逃得过一顿打,各个在家被亲爹抽的鬼哭láng嚎。

  就这样抽完还不算完,一个个顶着鼻青脸肿,被押到警卫排跟人道歉。

  再后来,就连大庄都劝秦亦臣,少跟他哥作对了,没好下场的。

  这顿打,真是叫他们所有人都终身难忘。

  如今再听到这句话,秦亦臣明白,他是认真的。

  他哼了一声,“用不着吓唬我,我又不是小孩。”

  秦陆焯笑了,“嗯,是不是吓唬你,你可以再试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