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页(1/2)

加入书签

  这问题,她憋了一晚上。

  谁知,蔚蓝看着她,淡淡说:“我跟周西泽分手了。”

  ……

  温沁和徐佳宁脸上出现震惊。

  比起温沁这个三个月的短暂恋爱,蔚蓝和周西泽的感情看着是真稳定,况且两人又是门当户对,一看就是冲着结婚去的。

  蔚蓝:“他劈腿,被我撞见。”

  她口吻之淡然,让温沁心底的脏口都爆不出来,憋了半晌,怒(shubaojie)道:“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徐佳宁担心地问:“所以你昨晚去警局,也是因为这件事?”

  之前秦陆焯说她闹事进警局,徐佳宁记在心里。

  温沁还在感慨:“我还以为周西泽是富二代中的清流,没想到也是一股泥石流。”

  周西泽这人会做人,面子上总是做足。因为蔚蓝的关系,没少送礼物给两个女生,弄得她们两人都对蔚蓝羡慕不已,觉得她男朋友长相英俊不说,还这么温柔体贴。

  温沁又说:“算了,这种劈腿渣男,你也别喜欢了。”

  喜欢吗?

  蔚蓝倒也不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她这样的家庭,似乎注定只能在有限的圈子里挑选。在美国的时候,蔚蓝曾经试着跟人约会过。

  只不过从来都是一顿晚餐结束之后,再无联系。

  她是心理医生,虽然医者不自医,但她知道自己的症结在哪里。她性格太淡,至今没有一段能够称得上亲密的恋爱关系。好在她也明白,有些人天生就不适合。

  因为在她自己看来,她的问题无伤大雅。

  直到后来遇到周西泽,他一直表现地很绅士。

  蔚蓝跟他相识两年,两人至今还停留在挽手的阶段,对,甚至连十指相扣都没有。其实按照正常男性的需求,她明白她的抵触很qiáng人所难。

  或许,对于周西泽种种行为,她在某处程度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昨晚,她亲眼见到后,不仅没生气,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因为她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提出分手。

  蔚然点头,她坐着的方向正对着门口,一眼就看见站在外面抽烟的两个男人。秦陆焯手指里夹着烟,双腿微敞着,站地松散,却还是比旁边沈放高出半个头。他整个人骨架很匀称,即便穿着厚实的冬衣,却一点儿不显臃肿。

  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温沁注意到她的眼神(shubaoinfo),转头朝外面看,忍不住说:“我觉得这个大帅哥,可比周西泽帅太多了,而且性格也特别man。蔚蓝,你可以考虑试试。”

  徐佳宁瞪了她一眼,温沁反而振振有词地说:“既然他们都分手了,蔚蓝怎么就不能对别人有意思了。”

  蔚蓝微怔。

  这么久了,她虽然不明白什么是喜欢。

  只是她明白,所有的喜欢,都是从有意思开始

  那么用心思拿到一个人的联系方式,算有意思吗?

  徐佳宁终于忍不住了,说道:“你别乱点鸳鸯谱,你怎么就知道蔚蓝对他有意思?还不都是你在说。”

  谁知蔚蓝抬起眼睑,看着她们两个,淡然说:“如果我说有呢?”

  秦陆焯他们两人回来后,桌上的三人都挺沉默(zhaishuyuancc)的。蔚蓝依旧(fqxs)那副淡然的模样,全然不知道自己的一席话,成功震住了对面的两人。

  好在此时大家也都吃完了。

  秦陆焯看着蔚蓝,直接问:“你地址是什么,我把胸针寄给你。”

  还真寄啊?沈放心底哟了一声,一想到他想象中的嫂子没了,心底就觉得痛。

  蔚蓝:“不用那么麻烦,我明天开车过去拿。”

  秦陆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嫌快递麻烦,自己开车过来拿就不麻烦?

  这姑娘什么脑子?

  好在此时,沈放立即拍手说:“对对对,还是亲自过来拿,我看那个胸针挺贵的,别回头快递给弄丢了。”

  于是,沈放立即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