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页(1/2)

加入书签

  秦陆焯抬头,望着走廊尽头。

  当三人走到电梯门口,就听到电梯门边置放着的垃圾桶里,传来的电话铃声。

  严棠:“……”

  不用说,都知道是谁gān的。

  蔚蓝终于明白,小家伙为什么临走的时候,非要撞严棠一下。对于这个特殊的孩子,她倒是有了兴趣,只可惜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

  只是她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次见到。

  周末的时候,蔚然给她打电话,说是有个晚宴需要她一起去参加。

  是个生意上合伙人办的生日慈善晚宴。

  严枫的意思是,让她们姐妹两人都陪着一起出席。

  蔚然挂断电话之前,居然多嘴说了一句,“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妈妈还没放弃给你安排婚事的打算。所以你要是不想,就趁早和她坦白。”

  她虽然不了解秦陆焯的身份,不过那天在机场的架势,估计这男人还是有点儿背景。

  倒不是严枫势力,非要找高门大户的女婿。

  而是他们这样的家庭,婚事自然要小心,什么富家千金被穷小子迷(xinbanzhu)惑的故事,在他们这个圈子里不是没有。事实证明,爱情在褪去了最初的光鲜之后,两个人之间往往更多的是世俗牵绊。

  况且如果两人家世背景差太多,最后分道扬镳的也不在少数。

  蔚蓝嗯了一声。

  周末下午,蔚然打电话让蔚蓝过去试礼服,毕竟是正式的晚宴,礼数还是要做到的。蔚蓝应下之后,就给秦陆焯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晚上有事情。

  电话那边,男人声音慵懒。

  “嗯,今晚不来陪我了?”

  他这声音一响,挠得蔚蓝心里挺痒。

  她轻笑,看了一眼炖锅里的东西,今天是周末,她之所以没去医院,就是一大清早就买了这只ji,回来折腾了一早上。

  为此,她还给自家的保姆阿姨打了电话,专门请教了一番。

  保姆以为是她自己想要喝汤,还一个劲嗔怪,说让她来做就好了。

  其实,蔚蓝就是想亲手给秦陆焯煲汤而已。

  说来也奇怪,她并不是个喜欢洗手做羹汤的人,可是他这次受伤,蔚蓝就想为他做点儿什么,哪怕只是一锅汤也好。

  她已经站了一早上,先是大火炖,接着又是小火熬。

  都没敢离开厨房。

  ……

  秦陆焯正在处理文件,沈放坐在对面椅子上,半晌说道:“老大,你要不歇会儿吧。”

  正低头看资料的人,像是没听到他的话。

  没一会,他把资料放在chuáng上的架子上,拿出钢笔,在上面签上自己名字。

  沈放见他没说话,低头开始玩手机。

  可是过了一会,他又放下手机,抬头看着秦陆焯,问道:“老大,你想过回警队吗?”

  chuáng上的男人,笔尖一顿。

  随后,沙沙的声音再次响起,他问;“怎么,你想回警队?”

  “我是想看你再次穿上警服。”

  沈放的声音难得认真。真的,这个念头从秦陆焯离开的那天起,就在他的脑海中从未断过。他一直觉得老大是最优秀的队长,最厉害的现场指挥官,也是最好的警察。可是偏偏三条人命的重担,他的自责,让他选择离开。

  秦陆焯终于抬起头,他说:“那你想过公司怎么办吗?”

  虽然公司现在只有上百人而已,到底他gān系着这上百人的饭碗。

  偏偏沈放听到他这个说辞,神(shubaoinfo)色一下振奋了起来,他说:“其实如果你真的想回警队,公司可以找人收购,咱们这几年的业绩增长一直很好看,即便跟那些大物流公司相比,丝毫不逊色。之前那个订单,咱们还不是硬生生从上达物流嘴里抢了过来。”

  “说得轻松。”

  秦陆焯淡淡扫了他一眼,不再等他的话。

  等他低头准备继续看文件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一抬眼,穿着粉白色大衣的蔚蓝,俏生生站在那里。

  “不是说有事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男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