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页(1/2)

加入书签

  咨询者因为身份或者意愿问题,并不想直接接触心理咨询师,会让身边的人过来了解。

  蔚蓝淡淡地看着她。

  孙瑶还是有些难以启齿的模样,想了一会,才低声问:“蔚老师,你对偷窃癖有什么治疗手段吗?”

  蔚蓝扬眉。

  孙瑶脸上尴尬更显。

  偷窃这种事情,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不光彩的,即便不是她自己的行为,在提到的时候,都有种难以启齿的感觉。

  孙瑶年纪不大,打扮简单。

  她能派来做这样的事情,可见她跟委托人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听张萧的描述,她应该也是委托人的助理。

  又或许她应该跟委托人之间,有种更亲密的关系。

  据蔚蓝了解,有些人喜欢用远方亲属当自己的身边人,这样会觉得靠得住。

  至于偷窃癖……

  她眉目冷淡的看着孙瑶,淡淡笑道:“既然已经发展成瘾,想必你们之前应该没少看过心理咨询师吧?”

  孙瑶望着她,一脸惊讶,随后苦笑:“蔚老师,果然是瞒不过你。”

  她说:“之前是看过别的咨询师,可是不仅没有效果,反而越来越严重。再加上他现在抗拒那个心理老师,根本不愿意再去。”

  对于这个说法,蔚蓝并不会觉得意外。

  看得出来,孙瑶这个委托人的家世应该极好,可是却有偷窃的习惯。这种行为往往伴随着两种原因,一是刺激。

  对,出现在富家子弟身上的偷窃行为,往往是因为刺激。

  或许第一次的时候,并不是刻意,却因为没被人发现,从而获得一种心理上的满足。随后就会出现,第二次、第三次,再之后,就会形成一种惯性,从而成瘾。

  至于第二种原因,就更加普遍(fanwai)了。

  ——报复。

  因为心理上的压抑和不满,从而选择用这种发泄方式,去报复。

  不管是哪种原因,蔚蓝此时尚不能判断,毕竟她还没见到真正的咨询者。

  所以她直言不讳:“孙小姐,你应该明白,能形成偷窃的原因有很多种。至于你问我有什么办法治好……我只能告诉你,没有。”

  孙瑶瞪大眼睛。

  直到蔚蓝不紧不慢道:“因为要治好的不是这种行为,而是人。”

  送走孙瑶之后,蔚蓝瞧见时间差不多,就准备下班。这几天,她下班之后,都会去医院陪着秦陆焯。

  这人的恢复能力简直是怪物级别的。

  因为这两天他也开始处理自己公司的事情,并且能下chuáng走动。

  蔚蓝下楼的时候,秦陆焯正好打电话过来。

  “过来了吗?”他问。

  “下楼了,有想吃的吗?”

  这几天都有专门的人给秦陆焯送吃的,估计应该是宋秘书安排的。不过营养餐吃多了,自然会无聊,虽然知道他这人性格就那样,给什么吃什么,蔚蓝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

  对面的男人,毫不犹豫地说。

  蔚蓝一愣,此时电话里已经有一声浅浅的低笑。

  德性。

  对于他的戏弄,蔚蓝哼了声。

  下班高峰期一向堵地叫人怀疑人生,蔚蓝的车夹在车流之中,就见前面红通通一片,各种汽车的尾灯,jiāo织成一条红色长龙。

  外面早已经暮色降临,城市的夜晚,却比白日里还要喧闹。

  即便是医院也不例外,蔚蓝车子开到门口的时候,又堵了不短时间。

  等上楼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

  秦陆焯所在的病房,倒是安静。只是等她到门口的时候,刚要推门,就听到里面居然有人在说话。

  她推门,就见chuáng头还真的坐着一个人。

  姑娘。

  推门的声音,叫chuáng边坐着的,还有chuáng上躺着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看过来。

  严棠没想到,这会儿有人来。

  她手上的苹果刚削了一半,蔚蓝看过去,嗯,削得不错,最起码比她qiáng。

  女人一向就敏感,更何况是出现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