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页(1/2)

加入书签

  “行啊,你对你自己负责,你是不是也该对爸妈负责。你以为你做什么事情,就真的是你自己的事情吗?想没想过,万一你出事了,父母要怎么办?”

  蔚蓝:“他们不是还有你。”

  蔚然被这句话刺的一顿。

  蔚家的两个孩子,蔚蓝看着不叛逆,但是她不管是从上学还是到工作,甚至连婚姻,都从未接受过父母的安排。当初蔚建勋希望她学管理,以后能跟蔚然一样进公司。

  可是她愣是学了心理,大学的时候,拿奖学金、打工。

  反正就算他们不让做,她自己也能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地一个人做完。

  后来连蔚建勋都看出来,自己这个小女儿,心底意志极坚qiáng,别人轻易改变不了她的决定。

  直到电话被另外一个人拿了过去,那边传来一个清润的声音,一开口就似乎带着几分笑意,“蔚蓝。”

  蔚蓝一愣,没想到他也在。

  对面见她不说话,半晌又笑道:“不会连你姐夫都听不出来了吧。”

  傅之衡打趣。

  蔚蓝没客气,淡淡道:“连长相都忘得差不多了。”

  傅之衡哈哈笑了起来,谁知他笑完,直接就说:“你现在在医院吧。”

  蔚蓝:“……”

  他声音有点儿低,像是刻意压低的,挺轻松的说:“不想让你姐知道的话,我派人去接你,要不然待会你姐知道了,就是她亲自过去接你。”

  蔚蓝没忍不住,“威胁我?”

  “我只是不想我媳妇太操心。”

  傅之衡理所当然地说。

  听到这句话,蔚蓝气笑,嘲讽道:“我还不知道你居然会关心我姐姐。”

  “蔚蓝。”傅之衡突然正色,喊了一句,“我和你姐姐之间的事情,几句话说不清楚,不过她是我媳妇,她操心的事情,我就得操心。”

  “所以,你,我管定了。”

  傅之衡特别认真地说。

  蔚蓝冷哼了一声,冷漠地吐出三个字:“神(shubaoinfo)经病。”

  然后,直接挂断。

  其实,蔚蓝认识他也挺久,两家算是世jiāo。都说他是傅家的小少爷,打小因为跟在老爷子身边长大,最得宠爱。为人不算坏,就是不够专一。

  蔚蓝印象最深的,就是傅之衡好像曾经为了一个什么女人,跟家里闹翻了。

  可是后来,她没想到,他会和蔚然结婚。

  在他们订婚的时候,蔚蓝就曾直言不讳地提醒过蔚然,他过往的那段情史。其实男人有过情史不算可怕,但是如果那段感情能让他对抗整个家族,那么在结婚之前,就要考虑清楚,你能不能战胜他心底的那个人。

  哪想到,蔚然淡淡一笑。

  她坐在沙发上,手上正翻着一本书,当蔚蓝说完后,她慢慢地合上这本书,淡然道:“我为什么要战胜那个人?我只需要他是我的丈夫就好。”

  等傅之衡把电话还给蔚然,她低头见电话挂断,不由抱怨道:“我还没和蔚蓝说完呢。”

  刚才他直接从她手里把电话拿过去,蔚然也跟说什么。

  谁知傅之衡居然伸手摸了下她的脸颊,仔细看了一眼。

  “抬头。”

  蔚然抬头望着他,就见他理所当然地说:“你老公就在你面前。”

  说起来,也挺逗的。两人真有好久没见面了,都太忙了,不是蔚然在飞,就是傅之衡到处跑。有时候他回北京,一回家,发现家里压根没人住。

  有时候她回来,也瞧不见。

  昨晚两人是在同一个会所遇见的,蔚然是谈生意,傅之衡是被朋友qiáng拉过去的。

  蔚然是后去的,也不知道哪个出了馊主意,居然给她叫了少爷。

  傅少爷就在旁边,gān脆主动献身。

  昨晚两人都在自家住下的,一夜混乱之后,蔚然刚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又要操心亲妹妹。难得下厨熬了个粥的傅少爷,一碗白粥摆在桌子上,从热气腾腾一直到冷得差不多,都不见媳妇来临幸。

  所以gān脆,他直接抢了电话。

  此时他眨眨眼睛,瞧着蔚然,情意绵绵:“我要你眼里只有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