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页(1/2)

加入书签

  秦陆焯就看见树后,那个穿着白衣男人的手腕上,居然有个别扭的忠字。

  那个刺青的颜色已经褪了,别扭又怪异。

  任宋真准备让人喊话,谁知旁边传来一声爆呵,怒(shubaojie)道:“后退,都卧倒。”

  他斜前方有个队员,此刻这个队员已经快靠近树,他刚喊完,树后白衣男人居然窜了出来,朝他们扑过来。

  秦陆焯眼疾手快,扯着自己前方的战友,就是往后退。

  他几乎是使出了全身的爆发力。

  直到两人退后一米,他拉着人往前扑倒,就算到最后的时候。

  倒下,他还是把战友压在了身下。

  蔚蓝在望远镜中,看到几秒钟之内发生的巨大变故。

  砰,一声巨响。

  老黑都不由一闭,他伸手将蔚蓝的头按住,不让她去看这一幕。

  秦陆焯,在巨大的爆炸冲击力之下,她的脑海中只剩下这三个字。可是她却没办法起身,因为她的肩膀被身边的人死死按住。

  ……

  而在树林的另一边,三个人正在撤退的黑衣人,在听到爆炸时,走在左后方的男人,在听到这个声音,脚步顿住。

  他回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耳边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有我在,就一定会保佑三爷的安全。

  那个叫阿太的年轻男人,当他从地下黑拳市把他救回来的时候,他一直沉默(zhaishuyuancc)寡言的跟在他身后。比起阮谦他们,阿太更像是他的兄弟。

  真正的佛域,面无表情地望着那里。

  阿太死了。

  秦、陆、焯。

  又是一条人命。

  刚才撤退的时候,在车里,佛域的下属就换上了他的衣服。阿太护着那个假佛域撤退,而真正的他,则带着两个下属从另一边一路撤退。

  因为那个白色身影太过显眼。

  所以连秦陆焯都被骗了过去。要不是秦陆焯及时发现那个假佛域身上的劣质纹身,只怕伤亡真的要惨重。

  一直到医院里,蔚蓝都没见到秦陆焯。

  她被安排进病房进行身体检查,肖寒和齐晓他们都在医院等着。一开始蔚蓝乖乖地配合着,安安静静的,没给人添麻烦。

  结果等护士稍微走开,她立即拔掉针头。

  踩着鞋子就往外跑。

  刚才老黑一直不让她看秦陆焯,但是在下车的时候,她听到一个护士喊,将人送到七楼手术室。她连电梯都没乘坐,直接爬楼上了七楼。

  等她气喘吁吁到的时候,就看见门口站着好几个人。

  有人脸上挂着血丝,有人身上油彩和泥土混合的,只有一双黑乎乎的眼睛露出来,各个身上衣服都脏透了,根本就瞧不出来衣服原本的颜色。

  肖寒原本站在窗口,正在给方局报告现在的状况。

  一转头,就瞧见她,登时惊讶:“蔚老师,您怎么不在下面休息。”

  “秦陆焯呢?”她问道。

  肖寒表情微僵。

  没说话。

  一旁的任宋,赶紧过来,脸色也不好,低声说:“嫂子,你别激动,焯爷他……”

  他也没说下去,毕竟人是他们亲自抬到医院的,后背血肉模糊。几个兄弟身上的血,都不少都是他身上的。

  每次这种场景,任宋都说不出话。

  就连肖寒也一样。

  出事的时候,他们最怕的就是面对家属,因为一块出去的兄弟,他进了手术室生死未卜,自己却好好地站在这里。真不是说矫情的话,有时候他们都恨不得躺在手术室的那个是自己。最起码,他们心底能好受点儿。

  他们都以为蔚蓝会哭,会闹,最起码也会掉眼泪。

  可谁知,她抬头,安静地朝着手术室看了一眼。最后,她居然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地走到手术室门口的椅子上,在那里坐好。

  “我不激动,我等他出来。”

  秦陆焯说过,让她别怕,他会一直在她身边。

  只要她还活着,他就得一直在她身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