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页(1/2)

加入书签

  他哼唧笑了一声,望着下面,有点惊讶,“它不会真听懂了吧。”

  蔚蓝扬唇,脸上挂着浅笑,“说不准。”

  接着,她也往下面望了几眼,喊道:“快走吧,别留在这里。”

  “快走吧。kaka。”

  当她喊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神(shubaoinfo)色一愣。

  就连身后的秦陆焯都转头朝怀里的姑娘望了眼,有点儿好笑地问;“你还知道它的名字?”

  kaka……

  半晌,蔚蓝摇头,伸手抓住面前的树gān,声音有点儿涩,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暖意,“不是,kaka是我认识的另外一头大象的名字。”

  秦陆焯忍不住伸出手指,刮了下她的脸颊,有点儿想笑,压着声音问道:“你在大象届还有朋友?”

  谁知,怀里的姑娘,居然很认真的点头。

  “还有不少。”

  秦陆焯保持着抱着她的姿态,脸颊微微贴近,薄唇贴着她的耳廓,还没开口,温热的鼻息就喷在她的脸颊上,声音挺认真地问:“说说,都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故事挺长的。”

  男人声音依旧(fqxs)温柔,“没事,反正现在咱们有的是时间。”

  他指的是树下还围着树gān不走的大象。

  这会儿只要它不走,他们两个就得一直待在这棵树上。

  秦陆焯瞧着怀里的姑娘,是真觉得格外好笑。初见蔚蓝的时候,她瞧着淡然冷静,一看就是那种大家闺秀,哪想到越是了解之后,才发现这姑娘能让他这么惊喜。

  会爬树,能打架,抓坏人,心底又有正气又有底线。

  不瞎矫情。

  这样的姑娘,真叫人稀罕啊。

  所以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耳垂,“我挺想听的。”

  蔚蓝望着底下还在转悠的大象,它两只大耳朵像是蒲扇,悠然地扇啊扇。刚才还在撞树gān的小家伙,这会儿倒是消停了。

  ……

  那真的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长到她以为那只是存在于她脑海中的曾经。

  十四岁那年,蔚蓝跟着父母还有姐姐蔚然一起来到越南,当时是因为父亲事业的拓展。因为正值暑假,因此严枫带着她们姐妹一起过来。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到越南几十年难得一遇的洪水。

  所以在第一时间,蔚建勋和严枫带着她们一起撤退。

  因为是在国外,又是在越南这样的地方,救援力量极小,很多人都需要靠自救。很多越南当地人,都是乘坐自家的小船离开家园。

  最后蔚建勋花钱找了当地人,弄来一搜小快艇。

  他们一家四口,总算能离开被洪水围绕着的住处。

  蔚蓝依旧(fqxs)记得,那天bào雨并未停下,快艇连遮雨的地方都没有。她身上裹着一件雨衣,可是整个人还是从头到脚被淋湿。

  那会儿谁也不会在乎淋湿,只想早点儿离开这个地方。

  只是洪流越发湍急,周围的房屋田地都已经被洪水淹没。白色小快艇在洪水之中,犹如一片白色树叶,在洪流之中,飘飘落落。

  严枫抓着她们两人的手,在狂风之中安慰。

  “别害怕,我们很快就回家了。”

  只是天不如人愿,她说完这句话没多久,突然一个巨làng掀了过来。快艇的船头一下被掀了起来,即便驾船的人疯狂想要控制平衡。小艇还是几秒之内,一下翻了过去。

  蔚蓝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然后她整个人落在洪水之中,污浊的水流一瞬间灌进她的耳朵和嘴巴里,又苦又咸。

  她在水里挣扎了好久,终于浮出水面。

  “蔚然,蔚然,快抓住蔚然。”

  当她一浮出水面的时候,就听到妈妈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来。

  她抬头看过去时,就见姐姐蔚然已经飘了出去。爸爸带着开船的那个人,奋力游过去,她看着他们越游越近,近到能伸手抓住蔚然。

  当下一个巨làng又打过来时,她心底最后一个想法大概就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