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页(1/2)

加入书签

  李吉正要否认,就有个人又从门外进来,这次来人直接将一样东西给佛域看了。男人低头,沉思,随后抬起手,冲着他招了招。

  “这个人,你认识吗?”

  李吉走到他身边,低头一看,这是从酒店调出来的监控录像。

  他一瞧,这不就是蔚蓝身边的那个保镖。

  叫什么来着,路……路卓,对吧?

  他点点头,说:“认识。”

  佛域保持着坐着的姿势,只是脖颈微微转,朝他看了一眼。

  声音yin沉,“认识?”

  李吉不知道哪儿错了,但还是点头,确认道:“就是今天绑走大少爷那姑娘的保镖。”

  佛域一下站了起来。

  李吉抬头撞上他yin沉地差点儿滴出水的脸色,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他问:“这人有问题?”

  终于,佛域冷笑,“带上你的人,跟我走。”

  “他就是杀害我父亲的人。”

  ……

  “无论如何,不要让他活着离开。”

  第四十六章

  微风拂过,密林深处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却显得周围更加寂静深辽。

  这片青山绿水,常年荒无人烟。但就在前方不远处,就是祖国的国境线。秦陆焯将他们的情况告诉了肖寒,弃车是无奈之举。好在他们身上的卫星电话就像是一个移动定位系统,只要电话还在他们身上。

  就会有人可以接应他们。

  蔚蓝挽着袖子,跟在秦陆焯身边。

  他们已经走了两个小时。秦陆焯以前当警察的时候,体能就是警队里数一数二的。后来就算离开警队,这么多年保持下来的习惯,如今他衣服掀起来,依旧(fqxs)是六块整齐结实的肌肉,硬梆梆,像是巧克力板。

  因为保持体力,两人一直路上很少说话。

  好在之前车上有几瓶矿泉水,都被秦陆焯拿上了。就算是几瓶水,他都没叫蔚蓝拿着。走了这么久,他叫蔚蓝喝了三次水。

  终于又一次的时候,蔚蓝不喝了。

  她瞪着他,如画的眉眼,越显生动,“你怎么一口不喝?”

  秦陆焯摇头:“我不渴。”

  谁知小姑娘跟着他学,也摇头,“我也不渴。”

  哟。

  秦陆焯一下气笑了,手指点她的额头,“别跟我逞qiáng啊。”

  “这句话送给你。”

  蔚蓝有一句顶一句。

  秦陆焯这才敛起笑容,有点儿认真,“我真不渴。”

  其实说不渴是假的,这种密林里走了快两个小时,天气又炎热,他嗓子眼也有点儿冒烟。不过就是还没到受不了的地步。

  就当是体力训练好了。

  都说当兵的苦,其实他们在警校的时候,训练也苦。

  特别是后来进了刑侦队一线,办案的时候,风里来雨里去,风餐露宿的时候还真不少。开车出去,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不就得在车里窝上一宿。

  这年头,当兵的人,还能被老百姓尊重。

  日常都是最可爱的人,我们的兵哥哥。

  可是当警察的人,特别是一线执勤的警察,有时候就算身上挂着执法记录仪,碰上那些不讲理的人,都会往地上一趟,高喊一声,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

  这几年,什么警察bào力执法,层出不穷。

  甚至碰上那些穷凶极恶的人,警察都不敢直接击毙,因为一旦又被报道上,就有人要问,你们警察怎么就不能打他的胳膊、大腿什么的,让他失去行动力就好了,非要这么一下子把人给打死了。

  这些事情,说起来,有时候真的挺没劲儿的。

  可是秦陆焯从来没抱怨过,他在警队的时候,还能安慰下头那些新来的小孩。毕竟各个刚穿上这一身警服的时候,还雄心壮志,想要维护社会正义。

  结果,当头就被泼了这么一大盆冷水。

  心里可想而知。

  那时候他怎么安慰那帮孩子来着的,他说:“你们当警察是为了别人对你感恩戴德吗?不是。或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