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页(1/2)

加入书签

  直接将阮谦的双手束缚在身后。

  阮谦倒是还想垂死挣扎一下,在秦陆焯绑他的时候,挣扎了一下。秦陆焯连一个字都没吐,直接一拳打在他耳边,阮谦脑袋一下懵了,眼前真的直冒金星那种晕。等他好不容于晕完了,秦陆焯已经把人结结实实的捆好。

  秦陆焯朝着前面望了一眼,正好蔚蓝回头看他。

  两人相视一笑。

  明明这么危险的情况,却因为对方在自己的身边,也没那么可怕。

  秦陆焯将通讯设备拿了出来,这是临来的时候,肖寒给他们的。就是为了防止突发情况,只要用这部电话联系肖寒,他们就会知道秦陆焯和蔚蓝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他拨通电话之后,果然几秒后,对面接了。

  肖寒声音紧张地问:“秦队?”

  秦陆焯没跟他废话,直接说:“来边境接我们,这里出了点儿意外状况。”

  他冲着阮谦看了一眼。

  要不是这小子,他和蔚蓝现在正在安全回凭祥的路上。

  肖寒没敢多问,直接就说:“秦队,我们立刻就过来。你这个电话一定要留在身上,这样我们技术就能随时锁定你们的位置。”

  这通电话打完,秦陆焯心底才稍微有点儿底。

  而此刻坐在旁边的阮谦,转头望着他,眼神(shubaoinfo)复杂,他憋了半天,才忍无可忍地问:“你们是警察?”

  秦陆焯瞥了他一眼,冷笑。

  阮谦登时怒(shubaojie)了,骂道:“你们真他妈居然是警察……”

  谁知他这句话还没骂完,砰,又是一拳,狠狠地摔在他脸上。阮谦直接被打懵,一是因为他长这么大,从来都没像今天这样屈ru过。另一方面,他压根就没想到,这世上还真的就有那种,能不动手,绝对不哔哔的男人。

  秦陆焯没什么情绪地朝他看了一眼。

  却叫阮谦肩膀忍不住往后一缩。

  他亲爹也算个人物,可是阮坤在世的时候,都时常拿这个大儿子没办法。谁知如今落在别人手里,倒是乖顺了起来。

  蔚蓝通过后视镜,往后看。

  后面几辆车依旧(fqxs)跟着,不知道是李吉的人还是阮谦的人。

  秦陆焯也往后看了一眼,看向阮谦,生怕再被打的人,立即喊道:“我刚才已经让他们退后了,谁知道他们又跟上来了。要不你们停车,让我跟他们喊话,离远点儿。”

  这句话说完,前后几乎同时响了嗤笑。

  阮谦一张还算白的脸颊,居然红了。

  他qiáng辩道:“我说的是真的。”

  秦陆焯没什么情绪地瞥了他一眼,只当他的话是放屁。

  倒是蔚蓝,朝后看了一眼,脸上带起微微不屑,她修长白皙的手掌稳稳地握着方向盘,冲着后面,说了一句:“坐好了。”

  秦陆焯抓住后座车壁上方的扶手,车子猛地一下往前窜。

  她一下把速度提了起来。

  阮谦因为双手被绑在身后,根本没办法抓住东西固定自己,整个人像是个球一样,随着车子左漂右移,身体不停地后座晃来晃去。

  最后,阮谦终于忍不住地喊了一句,“我说你开车能慢点儿吗?”

  蔚蓝哼了一声,秦陆焯手刀已经竖了起来。

  阮谦一下子滚到离他最远的地方,要不是双手被绑在身后,他没办法做出抱头的动作,他恨不得立刻抱着自己的脑袋。

  阮谦从来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么横的人。

  他委屈极了,忍不住说:“你们中国人都这么野蛮吗?怎么动不动就要打人?”

  秦陆焯盯着他望了一眼,阮谦又朝车门边缩了缩,恨不得把自己缩到最小,这样才可能不被他注意到。只怕当年阮坤在世的时候,阮谦都从来没这么怕过他自己的老子。

  等秦陆焯不搭理他,阮谦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后面的车子居然被蔚蓝甩地不见影子。

  阮谦抬头朝前面望了一眼,坐在驾驶座上的女人,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睛认真而专注地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