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页(1/2)

加入书签

  倒是像那个女人。

  只是这个念头刚闪过,他又想起那只拿着一叠钞票的纤细手掌。

  又软又暖。

  他一甩头,又嫌恶地看了一眼胸针,直接扔进了自己桌子的抽屉里。

  女人就是麻烦,大晚上出门,还戴这玩意?

  *

  胸针丢了,蔚蓝是晚上回家才发现的。

  不过她还没顾得上找,就接到好友温沁的电话,是叫她出去喝酒的。温沁是她在美国时候的校友,两人从高中是同窗,后来大学在一个城市。

  在偌大的美国,特别是华人颇少的情况,这也算是一种缘分。

  蔚蓝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温沁便已略带哭腔地说:“姐们失恋了,来吧。”

  这时,电话那边出现另外一个无奈地声音,她说:“蔚蓝,快来吧,今天我一个人是弄不了这个疯女人。”

  这是徐佳宁的声音,她是蔚蓝在哈佛时候的校友。

  因为蔚蓝的关系,徐佳宁和温沁也熟悉了起来,后来她们回国之后,两人租住了一套房子,关系更亲密了。

  见温沁已经开始哭号,蔚蓝想了会,还是同意。

  她的车是张萧下午从酒吧那边开回来的。

  所以她直接开车到了徐佳宁说的地方,一个据说是温沁jing心挑选,准备和男友一起庆祝在一起三个月的地方。

  自然,她到烧烤店门口的时候,还是愣住了。

  “所以你明白她和mike分手的原因了吧,就那个香蕉人,让他坐在这种烧烤店里吃东西,估计跟拿刀捅他差不多了。”

  徐佳宁无奈地摇头,此时温沁终于忍不了了,她拍案而起,怒(shubaojie)道:“烧烤怎么了,我告诉你,我大中华美食,由不得他任何侮ru。”

  mike是温沁在宠物医院里认识的男朋友,两人因为有共同的美国留学经历,又都样貌出众,自是一拍即合。

  谁知最后,却因为一顿烧烤散伙。

  徐佳宁笑道:“算了,算了,你面子也够大了,没看今天连蔚蓝都来了。平时她哪里会踏足这样的地方。”

  温沁这会儿才想起来,她手臂撑着脑袋,一双眼睛红通通地看着蔚蓝。

  “蓝蓝,你会因为我喜欢吃烧烤,就鄙视我吗?就觉得我是脱离不了低级趣味吗?”

  蔚蓝看着她,摇头。

  温沁站起来,就要扑过来抱着她。

  不过这一扑不要紧,旁边却有突然窜出来一个男人,竟是跟温沁撞了个满怀,撞完还得意地问道:“哟,小姐,投怀送抱啊。”

  说罢,他居然还顺势摸了一下温沁的腰,想要搂着她。

  跟他一桌的男人,纷纷起哄,还有人冲着她们chui口哨。

  徐佳宁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将温沁拉了回来,嫌恶地看着他们:“人渣。”

  “你他妈骂谁呢?”或许是徐佳宁毫不掩盖的鄙视,彻底惹怒(shubaojie)了他们,一帮五大三粗的男人都站了起来。

  好在老板及时赶到,赶紧说和。

  谁知刚才摸了温沁腰的男人,不仅没觉得自己错,反而气焰更嚣张的说:“今个这三妞要是不给我喝酒赔罪,我他妈还真就不放她们走了。”

  “都别走,正好哥们家chuáng宽。”

  老板左右为难,赶紧说:“几位小姐,你们就赔个不是吧。”

  徐佳宁气得脸都红了,怒(shubaojie)道:“他们先惹事,让我们赔礼?我还不信北京就没说理的地方,那行,报警吧。”

  徐佳宁毫不犹豫地拿起手机。

  对面几个男的一见她要报警,就有人想过来抢手机,谁知他刚动,兜头一杯啤酒全倒身上了。

  被浇了一头的人,错愕地转头看着旁边。

  才发现动手的,居然是刚才一直没说话的姑娘。

  这人自觉失了面子,跨步过来的时候,手掌已经挥了起来,徐佳宁和温沁都失声尖叫,倒是蔚蓝垂着的手掌已经微捏着。

  只是她没想到她还没动手,这巴掌就被挡住了。

  因为在最后一刻,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他面前,抬脚就将对方踹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