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页(1/2)

加入书签

  虽然小时候阮坤时常会把他带在身边,可是相较于上面的两个哥哥,他对家里的事情并不算热衷。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个看似游离在阮家之外的人,却是最后能拯救阮家的人。

  阮坤被中国警方击毙之后,阮家一瞬间分崩离析。

  很多据点都被中越双方联合摧毁,警方更是不停地在抓人。

  就算藏起来的人,也是等风头之后,才重新再起。

  “三爷。”矮个子男人站在案桌前面,恭敬地喊了一声,对面的人笔势未顿,依旧(fqxs)在宣纸上写着什么东西。

  直到矮个子又说:“你让悬赏的那个中国刑警,如今已经有了消息。根本线人的消息,他前几天乘坐飞机从北京到了南宁。”

  他们早就盯上了秦陆焯,只不过他一直都在中国。

  这帮人就算再爱钱,也不敢贸然进入中国,那个世界上让雇佣兵都退避三舍的国家。

  没人会轻易进入那个国家,然后再杀掉一个警察,即便他只是个前刑警。

  没想到,就在他们等待机会的时候,这个男人真的送上门。

  这个消息,果然叫握着毛笔的男人抬起头,他的目光虽然藏在镜片之后,依旧(fqxs)如刀锋一般犀利,直透人心。

  直到他缓缓开口,清润的声音,更觉得悦耳。

  “他到了南宁?”

  矮个子点头:“我们目前的消息,只知道他是乘坐飞机到了南宁。但是他此刻在哪里,还没有具体的消息。但是他既然是在广西,我们就有机会杀了他。”

  提到这个名字,作为阮坤曾经的手下,矮个子也是咬牙切齿。

  此时,佛域放下手中的毛笔,安静地看着他写下的那一句诗。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

  这句诗,是阮坤最喜欢的,或许也是他少数懂得意思的中国诗词。所以当初他还在的时候,书房里挂着的,就是这两句。

  很快,就要到阮坤的又一个忌日,佛域这几日,就这么窝着书房,写着这两句话。

  他低头看着这句话,想起最后一次见父亲时的场景。

  佛域冷笑:“把这个消息散出去吧,这一百万,我愿意花。”

  在他掌握了阮家之后,很多人才开始重新了解这个阮家三少爷。至于佛域这个名字,说来并不是道上人取的,而是阮家人一直这么叫的。

  阮家三爷,自出生便身体不算好。

  中医、西医都问求了一遍(fanwai),可是依旧(fqxs)不叫人放心。后来阮坤亲自带着他,去求了一位大师,佛域二字,便是大师所赐。

  都说佛法无边,佛祖佛光所照之地,自然领域无边。

  只希望这孩子能一生一世,都生活佛光之下。

  是以,赐佛域二字。

  是以在阮家,反倒没什么人叫他本名,这两个字,是阮坤从小叫到大的。

  而自这位阮家三爷掌势之后,佛域二字,就有了另外一种含义。他的手段太过无所不能,让人觉得似乎怎么都逃不过他。

  这两个字,带上了另一层色彩。

  叫人惧怕。

  矮个子又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低声说:“还有大少爷那边,最近也不是太安分。”

  “大哥又怎么了?”

  矮个子有点儿不敢说,可是默(zhaishuyuancc)了会儿,就听到对面的人,淡淡一声说吧,他这才赶紧道:“大少爷,似乎又做起了咱们以前的老本行。”

  ……

  室内,一片死寂。

  “毒?”男人的声音,冷而没有感情。

  显然,温雅只是他的表面,这男人的内心,比铁石还要硬。

  明明这房间里十分凉快,可是矮个子后背的衣服都被汗湿了一大片。自从佛域重掌阮家之后,就禁止所有人开始搀和毒品的事情。

  之前有人因为忍受不了巨大的诱惑,偷偷gān这个。

  结果,很快,这个人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没想到这次,阮谦居然不顾禁令,私底下搞这个。

  佛域转身,望着窗外,那里是一方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