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页(1/2)

加入书签

  老头一口气不带停的,足足骂了两三分钟。

  总算等他停下了,秦陆焯伸出手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他说:“您把我媳妇支使到这么远的地方,还这么危险。我要是不过来,算什么男人?”

  他相信肖寒他们肯定会不惜一切保护蔚蓝。

  可在他这儿,自己的姑娘,自己保护。

  谁敢动她一根头发丝儿,都得先问过他。

  方局听着这媳妇两个字,确实是愣了,等转过神(shubaoinfo),笑骂道:“你小子寒碜不?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也不嫌害臊。你爹知道这事儿不?”

  秦陆焯不说话了,他一向就是这个德行,以前在警队的时候,真的,除了老方之外,没人知道秦克江是他亲爹。后来还是一次表彰大会,秦克江出席大会,当时跟他们一众受表彰的人合影留念。

  等拍完照之后,旁边有个领导开玩笑,“老秦,我瞧着这小伙子,怎么那么像你年轻那会儿。”

  秦陆焯那会儿穿着一身警服,腰杆挺拔,别提多正气。

  在场家里有姑娘的,都恨不得把人拎回去当姑爷。

  秦克江朝他斜了一眼,“亲生的,能不像。”

  这句话说完,别说秦陆焯愣了,在场其他人各个都傻了。原本一句开玩笑的话,没想到居然爆出来这个。所以后头局里的人才知道,一向不怕死冲在最前面的秦陆焯,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背景。

  老方知道这事儿,也完全是因为他跟秦克江年轻时候关系不错。

  后来两家一直来往,逢年过节的,他去秦家,偶尔会撞到秦陆焯。

  秦陆焯刚分配到他局里的时候,他那会儿还是个副局,看见名字,以为就是个重名。谁想还就是本人,他倒是没沉住气,先打电话问秦克江。

  谁知这个当爹的,可比他淡定多了。

  大手一挥,直接说,就让他自己去闯闯,摔得头破血流,就知道长辈对他的好了。

  说真的,当刑警是真苦。

  刚毕业那会儿,工资低不说,隔三差五地加班,遇上案子,连回家洗澡的机会都没有。头上还有那些老刑警压着,有时候功劳没你的,背锅倒是算上你一份。

  秦陆焯刚进警队,真的就是个刺儿头。

  他在警校的履历太漂亮了,属于那种无可挑剔的。

  进来之后,方局真没特别关照他,就算偶尔听到局里什么风声,也不过问。

  谁知道,不到两年,这小子在刑侦队居然慢慢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威信。真的,就是靠着自己的本事,叫那些办案十几年的老油条,都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老方一直挺惋惜,觉得他辞职,是警队的损失。

  可是他也不希望秦陆焯以这种方式重新参与回来,他语重心长地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做事该瞻前顾后点儿。你要是真在边境出事了,你叫人姑娘怎么办?我知道说这些,你小子心底肯定不在意,可凡事都怕有个万一……”

  “方叔。”秦陆焯突然喊了一声。

  他没进景山分局之前,都是这么叫方国辉。

  不过后来进了局里,他也不搞特殊,就跟着大家一块喊方局,就连私底下遇见,都是一口一个方局。

  所以方国辉总是说,别看他表面痞痞的,没个正形。

  他是那种绝对不愿意靠着自己家世混事的人,相反,他走得每一步,都靠着自己。

  所以秦陆焯这心里,真的比谁都正气。

  秦陆焯:“我长这么大,头一回喜欢一姑娘。她做的事,不是我作为男朋友夸她,而是我真挺佩服。所以我想跟她一块,不管结果好不好,反正是我们两个一块经历的。”

  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两个,谁都不会后悔。

  就像他从前说过的,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

  难道警察就会因为有危险,就不去抓贼了?

  他回头朝门口望了一眼,轻声说:“肖寒、齐晓他们,谁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危险。可是他们退缩了吗?方叔,就算今天有人花一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