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页(1/2)

加入书签

  阿青呵呵笑道:“蔚小姐考虑的周全。”

  随后,他冲着秦陆焯看了一眼,这男人身形挺拔笔直,全身包裹在一身黑色之中,戴着一顶帽子,瞧着就极jing神(shubaoinfo)。

  他知道在中国有不少退伍军人,出来之后,会给有钱人当保镖。

  “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秦陆焯抬头,声音淡漠:“路卓。”

  阿青请他们两人上车,蔚蓝没着急,不紧不慢地问:“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附近找个地方说?”

  “蔚小姐,你要买的东西,毕竟不是正大光明的。咱们还是去安全的地方说说,您也不希望出事吧。”

  阿青朝周围张望了两眼,只是这来来往往的人流,并没什么可疑的。

  蔚蓝微微偏头,就见秦陆焯不着痕迹地点头。

  于是她同意上车。

  ……

  香满园饭馆其实离他们刚才在的商铺不算太多,开车过去,十五分钟就到了。门脸儿不算大,门口横七竖八地停着电动车,乱糟糟。

  店门玻璃上张贴着菜式名字。

  一进门,蔚蓝一眼就看见挂在墙壁上的象牙制品,雪白的象牙被雕刻成巨大而jing致的扇面,整个店堂里似乎都因为这个牙雕制品而显得有些格调。

  阿青当然注意到她的表情。

  他满意地轻笑一声,每次来客人,他都会把人带到这儿来吃饭。

  就靠着这玩意震慑对方呢。

  “蔚小姐,楼上请。”

  楼上的包间早就给他们预备好了,一进门就看见一间不小的房间,摆着一张极大的八仙桌,透明色转盘上面已经摆着几道冷菜。桌子上还摆着几副碗筷,筷子也是象牙制的。

  这些王八蛋。

  对于阿青带她来这里的目的,蔚蓝一眼就看穿。

  无非就是想在她面前彰显实力,告诉她,他们有能力提供最好的原牙给她。这帮人虽然没文化,却深谙谈判的手段。

  只不过他在蔚蓝这个心理医生面前耍这套,呵呵……

  阿青坐下后,就要叫人上菜,谁知蔚蓝直接说:“有话直说吧,我来这里,也不是跟你来吃饭的。”

  这话说的不客气,开门见山。

  阿青没想到她看着柔和,脾气却这么硬,登时讪笑道:“蔚小姐,生意要谈,饭也应该吃。吉叔如今在越南没回来,他老人家心里头特别过意不去,一定让我好好招待您。”

  蔚蓝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我说过我这么大老远的过来,不是为了听这些,有话直说。”

  阿青心头略恼,又觉得这女人简直是软硬不吃。只不过他不敢得罪蔚蓝,只得压着脾气。倒是这次,他还真的把话说出来了,他说:“蔚小姐应该是第一次来,不知道咱们这行里的规矩。我们的jiāo易一般都是在越南完成的,你要是想看货,也得去越南。当然jiāo易完成之后,运输的情况就不由您操心。我们会负责把东西从越南运到国内,就是到了凭祥这边,你要是再想运回北京,就得再费点事儿了。”

  蔚蓝没露出意外的表情。

  这些流程,她早就听许翰说过,这是最基本的一套象牙走私套路。

  她微抬下巴,“要去越南看货?”

  阿青赶紧说:“您放心,像您这样买象牙的,不在少数,安全问题您绝对不用担心。”

  蔚蓝没立即答应,低声说:“这事儿我得考虑考虑。”

  阿青没说话,不过心底却笑了起来,到底是女人,怕事。

  这顿饭,蔚蓝和秦陆焯都没吃。阿青也没qiáng留他们,双方约定好,今晚之前,蔚蓝给他们答复,如果要去,明天出发。

  阿青要送他们回去,蔚蓝拒绝,他倒是挺理解的,没多说。

  秦陆焯在路上叫了当地的三轮车,顺着浦寨绕了一整圈,之后在一个地方停下之后。他带着蔚蓝横穿了七八个小巷子,直到停下来。

  蔚蓝往后面瞧了瞧,低声说:“把人甩了?”

  秦陆焯低笑,直接把人按在后面墙壁上,低头亲了下来,他长舌长驱直入,霸道又qi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