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页(1/2)

加入书签

  这话说得挺冷淡,孟清苑转过身,有点儿开心地问:“妈妈听说你谈女朋友了?”

  秦陆焯原本正拿着毛巾擦脑袋,他头发刚洗过,柔顺的盖在额前时,堪堪能挡住眼睛。所以当他抬头望过来时,幽深眸光被黑发挡住。

  孟清苑斟酌了好一会,才有点儿期待地说:“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要是可以,回头你把人带来给我们看看,当然,你喜欢的女孩子,妈妈肯定都会觉得很好……”

  “你能不管我的事情吗?”

  秦陆焯的声音已经不是冷淡,而是有点儿冷漠。

  只是他刚说完,看着孟清苑一下就变了的脸色,心底又有点儿后悔。

  孟清苑性子软和,秦克江在外面那么威严的一个人,回到家里,还不是处处哄着她,跟她说话,都不敢大声,就怕吓着她。

  其实秦陆焯从前也不是这样的,最起码十几岁那会儿,他和孟清苑相依为命的时候,他不知道多懂事。

  就是后来,一切都变了。

  孟清苑没说错,上一辈儿的事情,确实对他影响挺深。

  以至于他在感情上一直理智地拒绝别人。

  毕竟坚定地相信了十几年的东西,一下子被打碎,似乎一下子把他的三观都重新整肃了一边,等他再长成的时候,骨子里的热血和正义虽然依旧(fqxs)保留着。

  可是对家庭和爱情,就没那么在意了。

  有时候,他只要一想到那个人,就觉得挺没意思的。

  孟清苑心里头也有准备,她敛了脸上表情,轻声说:“妈妈只希望,我们上一辈儿的事情不要影响到你。如果真的喜欢人家,就对人家负责,别在意什么门第、家世,这些虚的东西害了我们就算了,别影响到你。”

  秦陆焯听着她的话,想起蔚蓝的家世。

  嗯,说不准还谁嫌弃谁家呢。

  ……

  蔚蓝的机票订在三天之后,她将飞到广西凭祥市,然后前往浦寨,这里是中越边境最大的边贸口岸。每天有几千辆汽车从越南过来,非法入境的象牙都会藏在这些走私车辆之中。因为汽车数目太多,不可能各个开箱检查。

  所以很多象牙都是从这种途径混进来。

  但是蔚蓝这次需要的数目极大,又是价格更昂贵的血牙。警方怀疑,李吉会让人从凭祥山区的小道,进入中国。

  这两天,蔚蓝忙着安排咨询者的事情,跟秦陆焯都没什么时间见面。

  晚上,秦陆焯把车停在她工作室楼下。

  蔚蓝拎着包下来,秦陆焯原本在看手机,一抬头,就看见穿着白色大衣的人儿,从门里走了出来。高挑纤细的身影在夜幕中格外显眼,他倾身将副驾驶的门推开。

  待蔚蓝刚坐下,人就被一拉,扯进了男人怀里。

  他低头咬了下她的唇,不算轻,有点儿刺痛。

  蔚蓝靠在他怀里,抬眸冲着他望了一眼,就听男人压着嗓子问:“想我吗?”

  想。

  她没说,而是直接扑上去,两人唇舌jiāo缠在一处。几天没触碰的软玉温香,此刻在怀,秦陆焯也有点儿激动。

  等越吻越深,蔚蓝整个人软地跟一滩水似得。

  软软地靠在他怀中。

  秦陆焯放开她,朝她望了又望,似乎在欣赏自己的作品一般,她唇瓣红红,眸光水润,又娇又软。

  “明天就走?”秦陆焯问道。

  蔚蓝乖乖点头。

  秦陆焯眉心微拧,又说:“真不要我陪着你?”这个问题,这几天他们都在讨论,只是蔚蓝一直没松口。

  因为之前秦陆焯就说过,有人花一百万美元悬赏他这条命。

  广西那地方,比不得北京安全,她不想叫他过去涉险。当然这是她的想法,没敢叫秦陆焯知道。毕竟这男人骨子里还是有点儿大男子主义,要是知道她是因为这个理由,才不想叫他去,只怕非得跟去不可。

  蔚蓝摇头说:“你放心吧,许翰对这种事情有经验,警方也会保护我。”

  秦陆焯伸手捏了捏她的耳垂。

  “那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