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页(1/2)

加入书签

  他的声音在冬夜里,虽然低沉,却格外好听。

  “不过我用你的钱请她吃了一碗小面,十七块,回头我还给你。”

  说话间,秦陆焯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蔚蓝,显然她并没仔细听他说话,反而是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似乎在出神(shubaoinfo)。

  秦陆焯正准备把钱塞给她的时候,蔚蓝终于开口。

  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微愣,有些好笑地看着她,片刻后,他说:“现在才问我的名字,是不是有点儿晚了?”

  蔚蓝看着他,没说话,眼睛里却是不晚两个字。

  或许是手里这卷钱的作用,秦陆焯居然难得好脾气地自报家门,他说:“秦陆焯。”

  蔚蓝拿出手机,直接递给他,见他没伸手,她说:“加你的微信吧。”

  秦陆焯脸上嘲讽的笑意再次浮起,他嘴角扯了扯。

  就听蔚蓝又淡淡说:“可以手机转账。”

  似乎像是提醒他一样,她看了一眼那个小面店,低声说:“那十七块钱。”

  秦陆焯舌尖舔了下嘴角,终于忍不住笑了。

  被逗得。

  他他妈难道还会因为十七块钱跑路???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呀呀呀呀,焯爷你摸人手掌了啊

  秦陆焯叼着烟,淡道:不小心的,当事人都没意见,你怎么那么多话

  蔚蓝:我有呢

  **

  对了,跟大家说一下,我知道蔚这个字在姓氏上,应该读yu(四声)

  但是我也查了一下,80年代有个人大代表姓这个姓氏的时候,就是读wei(四声)

  所以作者私心,这里我们的小姐姐,就是叫蔚(wei四声)蓝

  第四章

  即便昨晚折腾到凌晨三点多才睡觉,蔚蓝依旧(fqxs)在早上七点的时候醒了。她起身换了衣服,洗漱,在厨房里给自己简单地弄了个早餐,烤面包、果汁,简单又健康。

  等她出门的时候,外面依旧(fqxs)一片白雾。

  今天早晨起了大雾,到现在都还没散开。蔚蓝习惯性地走在自己停车的地方,等看到空dàngdàng的车位,才想起来,她的车子留在了酒吧街那边。

  起雾天,出租车很难等,要不是蔚蓝的家离工作室近,她今天也得迟到。

  虽然工作室是她自己的,不过蔚蓝一向有着良好的作息习惯,一般工作室里她都是来的最早的那一拨。

  所以她从电梯里走出来,正端着水杯在前台喝水的杨佳,差点儿呛着。

  杨佳赶紧放下杯子,低声说:“蔚老师,早上好。”

  “早上好。”蔚蓝微微颔首,脸上浅笑,进了自己的工作室。

  没一会,蔚蓝的助理张萧从茶水间出来,她手里端着一杯热豆浆,早上没来得及吃早餐,带到公司来了。杨佳见她赶紧喊了一声,小声提醒道:“蔚老师来了。”

  张萧夸张地拍了下胸口,说道:“幸亏来了,要不然我真的要去蔚老师家里看看了,她上班可从来不迟到的。”

  即便偶尔身体不舒服,蔚蓝也会提前一个小时告诉她。

  所以今天这么反常,她刚才还在和杨佳说起自己的担心。

  杨佳想了下,摇头说:“放心吧,蔚老师不仅没生病,我看她心情还挺好的,跟我打招呼的时候,还冲我笑了呢。”

  张萧伸手抵了下她,嗤嗤笑道:“瞧你说的,蔚老师也没那么可怕吧。”

  “是不可怕,不过有距离感。”杨佳仔细想了下,说道:“就是那种一看就跟我们不是一个阶层的人。”

  阶层,这种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

  蔚蓝说起来其实也没比她们大几岁,已经是这么大一间心理工作室的老板。杨佳因为还兼着行政的工作,所以知道工作室运作的状况。

  这里其他的心理老师,说是合伙人,其实给蔚蓝jiāo的佣金,并不足以支撑这样地段的房租。说到底,他们能租用这么一大独栋别墅当工作室,还真的要仰仗着蔚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