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页(1/2)

加入书签

  她望向蔚蓝,声音有些和缓,“蔚蓝,如果你只是想谈恋爱,可以,妈妈只当不知道。”

  这话算是退让。

  空气中陷入一片凝滞,连一根针落在地上,似乎都能听到。

  蔚蓝扭头,冷笑了一声。

  她开口:“他叫秦陆焯,三年前是刑警,现在是个物流公司的老板,公司不算大,不过也不小。”

  这是把秦陆焯的基本情况告诉了严枫。

  严枫紧紧地抿着唇线,脸上表情不算意外。倒是蔚然轻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还有,我跟他不是玩玩就好的关系,我是认真的。”

  是全所未有的认真。

  “认真?你以为婚姻大事是你一个人的事情?结婚就是单纯地两个人喜欢,去领个证就可以的?普通人尚且还要为婚房吵闹不休,你想过没,你背后是什么?是你爸爸辛苦创立的集团,价值上千亿的公司,十几万的员工,你能说这些都和你没关系?”

  严枫声音并不算严厉,可每一个字,都透着分量。

  她见蔚蓝不说话,继续说道:“好,就算你可以都不在意。那你想过对方介意吗?如果他是因为你的家庭背景追求你,那么你所追求的爱情还纯粹?退一万步说,如果他不是为了你上达物流二小姐的身份而来,可是你想过没,你要是真的和他结婚,外面的人会怎么说?人家只会说他是个攀富贵吃软饭的男人,你想过没,但凡一个有骨气的男人会承受这样的评价吗?”

  身份,背景,这些东西,蔚蓝是不在意。

  可是严枫却没说错,她不在意,不代表所有人不在意。

  从她出生开始,她就是蔚建勋的女儿。

  随着上达物流日益做大,媒体的聚光灯不可避免的会注视到蔚家的人。蔚然在刚进入集团时,就被冠以接班人、太子女的名号。

  至于蔚蓝,即便她从未在上达集团工作,也还是有蜂拥而至的记者,想要采访她。

  如果真的因为她的关系,让那个正义又硬气的男人,被人那么诽谤。

  ……

  良久,蔚蓝抬起头,望向严枫,开口说:“妈,你不了解我。”

  “你更不了解他。”

  秦陆焯说过,只要她同意,这辈子他就会认定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

  或许誓言确实说起来容易。

  可是她相信。

  因为说这句话的人,叫秦陆焯。她相信这个男人。

  这场谈话最终还是无疾而终。

  蔚蓝洗完澡,趴在chuáng上,手机上有好几条男人发来的。

  “到家了吗?”

  “嗯,我也到家了,没喝多。”

  居然还有一条照片,是秦小酒踩在沙发垫上,冲着镜头呲牙咧嘴。

  跟着这张照片一起发来的,还有一条信息。

  “你不在,秦小酒闹腾地快上天了。”

  蔚蓝看着灯光下秦小酒蓝汪汪的大眼睛,想着秦陆焯给它拍照时候的模样,心底的烦闷彻底烟消云散,在chuáng上滚了一圈。

  她发信息过去,“明天去约会吧。”

  说起来,他们两个还没正经约会过,就是那种作为男女朋友的约会。可以是简单的吃一顿晚餐,然后去看一场并不算有趣的电影,两人可以点一份情侣套餐,同时伸手去拿爆米花时,手指不经意地触碰。

  这些幼稚的又普通的约会。

  谁知,她信息发过来没多久,秦陆焯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她一接通电话,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他问:“还没睡呢?”

  他声音是真的好听,能叫人耳朵怀孕的那种好听。

  只可惜这人就是太惜字如金。

  他见她这么久没回信息,以为她已经睡,没想到居然又等到了。

  蔚蓝嗯了一声。

  接着,秦陆焯问她:“有想去玩的地方吗?”

  这个问题还真把她问住了。

  好在蔚蓝低笑道:“约会,也可以是吃饭看电影。”

  对面传来一声低笑,接着秦陆焯说:“那行,我来安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