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页(1/2)

加入书签

  他能将蔚蓝扯进这一切中吗?

  他不能。

  黑暗中,火光乍起,秦陆焯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

  待他开门出来的时候,客厅里一片安静,他朝蔚蓝的卧室望了一眼,还没起chuáng?

  直到他看到秦小酒猫盆里的猫粮,是今天刚放上去的。

  她已经走了?

  秦陆焯原本已经准备迈向玄关,却在下一刻,回身。当他推开房门,看着chuáng上铺着整整齐齐的被子,还有gān净整洁的房间,空空dàngdàng。

  就像她来之前那样。

  蔚蓝走了。

  他握着门把手,再次自嘲地笑了一声,是啊,她有不走的理由吗?

  后悔吗?

  他可以为了他的理想和正义,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他却不能把蔚蓝拖进这一切中,他太了解那帮人的丧心病狂,一帮亡命之徒,因为被抓住也是个死,所以那些人从来不惧怕和警察对抗。

  他可以不怕,他却怕连累到她。

  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姑娘,却落得这么个下场。

  窗帘被拉开,一室天光,只剩下他自己。

  也好。

  而此刻,蔚蓝安静地开着车,北京早上的路况并不算好。导航里温柔的女声不停地提醒着她,她跟着望不到头的车流慢慢往前。

  待车子停下后,她下车,看着紧锁着的大门。

  这家餐厅的员工还没上班。

  于是蔚蓝立即重回车上坐下,也不知等了多久,终于,餐厅里有了动静。她再次下车,推门进去。

  服务员见有人推门,吃惊地看了过来,“小姐,你是来吃饭?”

  蔚蓝摇头,“你们经理在吗?我想点你们这里的星河灯。”

  这是这家餐厅的特色,蔚蓝昨晚在网上搜索过,而且她也现场听过服务员跟那对情侣说的话,这是为表白特地点起的星河灯。

  服务员看了她一眼,赶紧说:“你稍等,我们经理正在开会呢。我去帮您问问。”

  没一会,穿着西装的餐厅经理赶了过来。

  他大概是没见过这么早就来餐厅,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小姐。这里来点灯的泰半是男士,极少有女孩来的。

  经理问:“小姐,你想点灯?”

  蔚蓝点点头,她看向经理,问道:“昨晚我朋友的男朋友就在这里给她准备了惊喜。”

  经理恍然,笑道:“您是秦先生介绍的朋友?”

  秦先生……

  蔚蓝嘴角微勾,果然啊,她就知道。

  这个嘴硬的男人。

  不过经理又惋惜地说:“不过我们最近一段时间都已经预约满了。这位秦先生也是很难得的,他约定的时间太短,不过他和原本准备亮灯的情侣商量之后,人家这才愿意让给他的。”

  据经理悄悄透露,秦陆焯是付给了对方双倍的价格,对方才让给他的。

  蔚蓝抬头,此刻餐厅的屋顶并不特别,昨晚的星光却在她眼前闪过。

  *

  沈放正在门口跟秦陆焯的助理何蓉闲扯,他低声问:“老大今天是不是心情挺不好的?”

  早上开会的时候,秦陆焯脸色明显不郁,低气压。

  以至于有人一早就触了霉头。

  沈放就是不幸扫到台风尾的那个,这会儿快到中午了,所以他才过来。

  何蓉轻轻摇头,低声说:“秦总一个早上都没出办公室,我送文件进去,都不敢抬头看他。”

  连一向长袖善舞的何蓉都这样说,沈放啧啧了两声。

  谁知他刚叹完气,门口走进来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色,黑色短款军装外套,脚上穿着一双短靴,整个人看起来帅气又jing练。

  沈放定睛一看,认出来了。

  “蔚小姐,你怎么来了?”

  之前沈放见过蔚蓝几次,一直觉得这姑娘大气又淡然。没想到今天风格大变,没有长大衣的遮挡,一双长腿笔直又纤细,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明艳帅气。

  蔚蓝没跟他废话,直接说:“我来找秦陆焯。”

  沈放:“……”

  说着,蔚蓝已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