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页(1/2)

加入书签

  说完,她冲秦陆焯眨眨眼睛,格外认真地问:“大哥,你混哪条道上的啊,要不留个电话吧,下次一起出来喝酒。”

  秦陆焯对这种huáng毛丫头没什么兴趣,听到这话,眉梢微挑。

  “不用。”

  陈锦路对于他的拒绝倒是没什么意外,她还想再纠缠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大哥居然来了。她脸色一变,看向蔚蓝。

  “卧槽,蔚老师,你不是吧,居然跟我哥告状。”

  陈锦路的哥哥陈宇看着蔚蓝,歉意地说:“抱歉,蔚小姐,这么晚还让你为小路的事情跑出来。”

  蔚蓝微摇头,说道:“没什么事,你把她带回去就好了。”

  陈家兄妹在这里暂留片刻,在得知秦陆焯会送蔚蓝回去之后,陈宇也没多客气,拎着自家妹妹的耳朵就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姜晨依依不舍地对秦陆焯说:“焯老大,现在看见你可真不容易,什么时候出来聚聚吧。”

  秦陆焯原本已经转身准备离开,却回头看了他一眼。

  姜晨站在警局的门口,身后灯火通明,这么晚,警局值班的人都没消停,里面不时传来吵嚷的声音。

  这种熟悉的闹腾,秦陆焯也许久未听到了。

  他转身之后,伸手朝后摆了摆,“回头有空聚吧。”

  出了警局之后,白日里车水马龙,此刻空dàngdàng的马路,在深夜里显得格外萧条。寒风一chui,刮在人脸上,犹如刀子般。

  蔚蓝刚才是坐警车过来的,她的车还停在酒吧那边。

  这么晚了,她也懒得再过去开,于是跟着男人一路往前走。

  直到两人来到一辆箱式货柜车前停下。

  蔚蓝裹着大衣,微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因为没注意到男人脚步停下,差点儿撞上去,就是这样,她的鼻尖还是触到他的外套上,凉凉的。

  “上车吧。”秦陆焯打开货柜车的驾驶座。

  等他坐上去之后,蔚蓝还站在路边发愣。

  秦陆焯把车窗降下来,手臂搁在车窗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蔚蓝,声音淡淡地问:“这车我明天还有用,所以不能打车送你。”

  虽然说的话是解释,口吻里却是qiáng压着的不耐。

  显然,此刻没上车的蔚蓝,在他眼里,已经成了那种娇滴滴的大小姐。

  这种人在秦陆焯这儿,都有一个统一的代名词。

  累赘。

  好在蔚蓝没再犹豫,走到副驾驶旁,伸手拉开车门之后,还没上车就闻到里面扑鼻的烟味。车内开着昏暗的灯,但副驾驶坐垫上的黑漆漆一团的油渍,清晰可见。

  秦陆焯低头看着副驾驶座上的脏污,心底骂了一句。

  下一刻,他脱掉身上的外套,直接铺在副驾驶座上,嘲讽地弯了下嘴角:“抱歉,我该提前去洗个车迎驾的。”

  蔚蓝听出他话里嘲讽的味道,没在意,反而是弯着嘴角,踩着踏板,坐了上来。

  夜里,很安静。

  大卡车开在路上,因为驾驶座那边的车窗没关严实,呼呼地风声刮进来。

  蔚蓝坐在他的外套内衬上,居然还有股余温。

  其实按照她谨慎的性格,在跟着他离开之前,应该跟林纪明打电话确认这件事,可是不知为何,她甚至连这个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就任由他带着自己离开了。

  直到快到蔚蓝家,车子先在一条小吃街上停下。

  两旁的店铺依旧(fqxs)霓虹闪烁、灯火通明,有种世俗的温暖。

  秦陆焯转头,正好看到蔚蓝正看着他。

  他说:“晚饭还没吃,我吃点儿东西,十分钟就好。”

  想了下,他又问:“你饿吗?”

  这句话倒是客气地询问,因为光冲着蔚蓝这一身打扮和刚才给他留下的印象,他就不觉得这个看起来无欲无求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小姐,会跟着他一起去吃街头小店。

  果然,蔚蓝摇头。

  倒不是她看不上这种小店,而是她不习惯在晚上吃东西。

  秦陆焯没多纠结,意料之中的回答,他点点头,声音极淡地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