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页(1/2)

加入书签

  秦陆焯打开酒盖,开始给方国辉倒酒,白色小瓷盏,jing致又素雅。

  一顿饭下来,算是宾客尽欢。就连阮红都没劝方国辉少喝两杯,反倒是秦陆焯淡笑道:“您还真想把这两瓶酒喝完了啊?”

  “你别管他,他高兴。”

  阮红笑道。

  接着,她朝秦陆焯望了几眼,明显心底憋着事儿,最后总算开口问:“最近回家了吗?”

  这话一出,连正端着酒杯的方国辉手臂都一顿。

  秦陆焯摸着面前的小白盏,拇指在杯壁微微摩挲,脸上的表情在片刻凝滞后,舒展开来,冲着阮红浅笑,“合着这是鸿门宴啊。”

  “臭小子,说什么呢。”方国辉瞪他。

  阮红笑笑,“前几天在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正好碰到你妈妈,就聊了两句。”

  医院?

  秦陆焯眉头微拧,“师母,您身体没事吧?”

  这话问得,阮红都气笑了,她说:“我身体没事,你妈妈身体也没事,我们都是常规的身体检查而已。”

  “她身体虽然没事,不过心底倒是有事。”

  阮红意味深长地冲着他看了一眼,秦陆焯讪讪一笑。

  方国辉是直性子,听不得这些绕来绕去的话,直接就说:“你跟这小子兜圈子,没用,他能给你装傻到明年。直说了吧,你师傅有个学生,博士,长得漂亮不说,学历高,出身,配你小子是绰绰有余,你看看什么时候有空,就去见见。”

  谁知刚说完,他自己又反口了,gān脆道:“也别有空了,就明天吧。”

  秦陆焯朝阮红望过去,问道:“这是她跟你提的要求?”

  阮红:“什么叫她提的要求?就算你妈妈不主动说,我心底也替你着急。这么优秀的孩子,偏偏不谈恋爱不结婚,你说我们作为长辈,能不着急?”

  随后,阮红用过来的人的口吻,语重心长地说:“我年轻那会儿也是一心工作,觉得家庭是拖累,可是后来找了你师傅,等到老了,你瞧瞧,这么大的房子,每天有他陪我说说话,多好。你再看看你,回去你那个房子,冷冰冰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心底就一点儿不难受?”

  不管方国辉和阮红怎么说,秦陆焯都没松口和女博士见面。

  以至于他走的时候,方国辉红着脖子在他车外又骂了一通。

  他没叫蔚蓝来接,是叫了个代驾。上车之后,就闭着眼睛在后排休息,也不知过了多久,被代驾喊了起来。

  “您家到了。”前头驾驶座的代驾客气地说。

  秦陆焯从钱包里拿了钱给人家,说了句谢谢。代驾离开之后,他就坐在车里,没一会,空调太闷,他打开车窗。

  他坐着的位置,头一偏,正好能看见自家的窗子。

  随后,男人眯了眯眼睛,瞧着窗子里透出来的光亮。

  家里有人?

  片刻后,那张动人地犹如水墨江南的脸蛋,就在他脑袋中缓缓浮现。

  待秦陆焯上楼之后,站在门口掏钥匙,正找着呢,门被打开了。抬头一看,穿着浅粉色家居服的姑娘,一脸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她怀里还抱着一只发毛蓬松柔软的猫。

  “回来了。”

  蔚蓝举着秦小酒的前爪,冲着秦陆焯挥了挥,还吩咐:“小酒,跟爸爸打招呼。”

  爸爸?

  秦陆焯眯着眼睛,突然就笑了。

  什么鬼称呼。

  待他进门之后,没立即回卧室,脱了外套,在沙发上坐下。白酒上头,方局酒量好,他陪着喝了不少,这会儿身上都是淡淡的酒香,脸颊微泛着红,这片红一直连着到脖颈。

  他嫌热,把衬衫扣子往下解。

  刚解了两粒,蔚蓝重新出现在他面前,将一个白瓷小碗端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他微愣,还没问,蔚蓝主动说:“醒酒汤,喝点儿,这可是蔚蓝独门秘方。”

  “有用?”他嗓子低哑地问。

  蔚蓝:“你喝一口嘛,试试。”她声音柔软又动人,带着几分诱哄。

  鬼使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