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页(1/2)

加入书签

  她浅笑着看着陈锦路追上去,而少年双手插在兜里,一副很高傲的模样。

  于是,她拿出手机,在网上搜了一张图片,随后在微信里,发给一个三天没回家的人。秦陆焯因为公司的事情,出差到天津,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她把图片发过去之后,没一会,叮地一声,声音响起。

  “这是什么?”

  蔚蓝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打过去。

  几秒后,正坐在车上准备回北京的秦陆焯,看着手机上的几个字,愣了半晌。

  最后,摇头笑了起来。

  “是望夫石啊,像不像我?”

  作者有话要说:

  蔚蓝:嗯,论起撩,谁是我的对手?

  焯爷:哦(一把将人扛起来,进了房间)

  作者:你倒是扛啊

  第二十七章

  沈放听见身边的一声低笑,忍不住转头看向秦陆焯。

  等注意到他是因为手机上的信息发笑,不禁好奇地问:“老大,你笑什么呢?”

  秦陆焯退出微信,将手机塞回兜里,没搭理他。

  沈放还是不死心,好奇地问道:“老大,你最近是不是有情况?”

  这句话总算惹起秦陆焯的注意力,他转头扫了沈放一眼,伸手将脖颈的领带扯了下来,轻斥道:“胡说八道什么。”

  看着手机发笑,这不就是典型的陷入恋爱的症状。

  沈放虽然现在是单身狗,但他好歹也是吃过猪肉,见过猪跑的。原本不太爱看手机的人,开始频繁用手机,而且居然还会对着手机的信息发笑。

  沈放:“老大,咱们都是男人,有些事情,我懂,我都懂。”

  “懂你妹。”

  秦陆焯冷笑,瞧着他这表情,一巴掌直接甩了过去。

  沈放抱头,赶紧求饶。

  几个小时之后,车子在公司门口停下。沈放先下车,秦陆焯正要下车,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看了看手机上的电话备注,方局。

  他打开车窗,冲着沈放挥挥手,示意他先回去。

  沈放见他有电话,点点头,转身就先进公司。

  秦陆焯接通电话,轻笑了一声:“您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对面的人一听这话,登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怒(shubaojie)斥道:“你还有脸给我说这个,我要是不给你小子打电话,你小子能给我打吗?能吗?”

  秦陆焯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耳朵,不由轻笑。

  他说:“前几天不是刚跟你打了电话,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少给我打岔,晚上到我家里来吃饭。”方国辉直接吩咐。

  秦陆焯一愣,也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那张望夫石的照片。他没作声,却惹恼了对面的方国辉,他直接吼道:“怎么,我现在让你来家里吃个饭,还要八抬大轿上门抬你?”

  秦陆焯:“我又没说不去,您这么着急gān嘛。”

  方国辉哼了一声,一副你小子别不识好歹的口吻,“你师母今天在家,亲自下厨。”

  要说方国辉的夫人,也就是秦陆焯的这位师母,也是个奇人,一位环境动物保护学家,年轻的时候天下海北的跑,据说两口子最长记录是足足一年没见面。

  如今年纪大了,只负责在高校上课,不再全国各地的跑,倒是突然成了贤妻良母,居然开始下厨了。

  秦陆焯一听,就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去一趟,所以gān脆说:“那行,回头我给你带瓶酒。”

  男人嘛,有不爱抽烟呢的,就没见几个不好杯中之物的。

  方国辉哼了声,叮嘱:“别带太好的,省得纪委上门。”

  秦陆焯哈哈大笑,又说了两句,这才挂断。

  下车之后,他往办公室走,等进了办公室,刚坐下,又把口袋里手机摸了出来。

  跟蔚蓝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望夫石那条。

  他是实在找不到回复的话,gān脆就没回。

  这会儿,他想了想,发了信息过去:今晚有位长辈让我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