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页(1/2)

加入书签

  夏智辉:“你别说话。”

  他的手在颤抖,显然他明白。

  蔚蓝:“你是失手杀了杜如丽的吧。”

  夏智辉不说话。

  蔚蓝幽幽道:“毕竟你们之间,有个孩子吧。”

  提到这个孩子,夏智辉明显有所触动,他咬着牙,似乎在竭力忍耐,却又带着泄愤一般地口吻说:“我求过她的,别打掉孩子。就差跪下,结果她倒是好,明明答应的好好,转头就去堕胎。”

  最重要的是,堕胎之后,杜如丽看起来一点儿都不伤心难过。

  她照样在别墅里举办派对,夜夜笙歌。

  夏智辉曾经不止一次地就站在现在这个地方,朝着别墅看过去,泳池周围灯光通明,数不尽的香槟美酒,还有欢声笑语。

  他恨自己的不争气,更恨杜如丽。

  蔚蓝:“这不是你们第一个孩子吧。”

  夏智辉瞳孔陡然放大,要不是他此刻正掐着蔚蓝的脖子,他真想看看这个女人,她怎么能什么都知道。

  蔚蓝的声音,轻柔又和缓,在这种紧张的局面,就像是一双手,一点点抚慰他紧张的情绪。

  “这不是她第一次不跟你商量就堕胎,所以你跟她分手。但是没想到,一次不够,她居然还对你做了第二次这样的事情。所以你这次的恼火到达了顶点,特别是你发现现在的她,跟从前的她完全不一样了。”

  夏智辉整个人都在抖。

  蔚蓝继续说:“所以你跟她谈判,却没想到,轻而易举地就把她杀了。”

  片刻的沉默(zhaishuyuancc),蔚蓝声音带着一丝诱哄地问道:“你想没想过一个问题。”

  夏智辉不禁被她这个问题吸引,他应该想什么?

  蔚蓝唇瓣微启,一声轻笑脱口,“你本身就只是个会威胁女人的垃圾而已。”

  夏智辉猛地睁大眼睛,就在电光火石之间,蔚蓝抓着他的手臂,狠狠地往下拧,她的脚几乎是同时狠狠地踹在夏智辉脚上。

  等夏智辉反应过来,瑞士军刀刀锋刚要狠狠地划破她的喉咙,对面扑过来一个高大身影。

  秦陆焯一脚踢到夏智辉的手肘弯,几乎是条件反she,夏智辉握着的手掌脱力。

  刀锋陡然失去力道,在蔚蓝脖子上,划过一道,掉落。

  现场一片混乱,但是秦陆焯却第一时间,把蔚蓝拽了回来。

  夏智辉被其他人扑着按在地上。

  秦陆焯连一个眼神(shubaoinfo)都没给他,心里握着一团火,全都是对着蔚蓝,他怒(shubaojie)道:“你就不能等到特警,等到谈判专家过来,你说说,你自己撑什么能?他手里的刀子,随时能划破你的喉咙。”

  蔚蓝依旧(fqxs)低着头,长发挡住她的表情,叫人看不真切。

  见她不说,秦陆焯气极了,伸手就要去捏她下巴,却余光瞥见,她衣领上刺眼的红。

  待他让蔚蓝的脑袋掰起来,就看见她雪白脖子上的伤势,这会儿还在流血。

  肖寒刚过来,瞧见这个,正要说话。

  不想,秦陆焯拽着人的手臂,就说:“我先带她去医院。”

  几乎只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就把车开到了医院,挂急诊,看病,中间都不带耽误的。

  蔚蓝缝合的时候,他脸冷着,抱着手臂站在一旁。

  吓得大夫吩咐小护士拿东西的声音都不敢大。

  等终于缝合好了,大夫又把换药的时间和注意事项告诉他。

  秦陆焯冷声说:“你在这儿待着,我先去拿药。”

  好吧,也没人把对他的话提出意见。

  最后,还是蔚蓝见大夫要给别人看病,自觉地坐在外面走廊的椅子上。她安静地坐在上面,等着秦陆焯回来。

  所以当男人提着药回来的时候,一眼看见坐在走廊的人。

  她长发因为刚才缝合,都被弄到了身后,雪白的侧脸沾上一些血迹,透着一股殷红。

  脖颈上的白色纱布,惹眼。

  却显得她整个人有种别样的脆弱。

  待他慢慢走回去,蔚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