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页(1/2)

加入书签

  肖寒关心地问道:“蔚老师,你在北京有亲戚吧,要不我们现在就送你过去吧。”

  “不用,她暂时会住在我家。”

  随后,秦陆焯的声音淡淡响起。

  第二十四章

  肖寒和齐晓两人,齐刷刷地转头看向秦陆焯,一个个眼睛瞪地跟铜铃一样大。

  倒是秦陆焯神(shubaoinfo)色淡然地瞅着蔚蓝,微抬下巴,淡淡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蔚蓝在微愣之后,指了指自己的箱子,浅笑:“已经收拾好了。”

  秦陆焯伸手替她把箱子拿到外面,几人又在房间里四处勘察了一遍(fanwai),这才离开。等出来之后,齐晓把东西都收好,说道:“这些我明天送到辖区派出所,刚才我进门之前也看过了,这边都是老小区,监控设备老旧(fqxs)不说,还有不少是坏的。”

  蔚蓝这个四合院是她外公生前住的,周围确实都是年代久远的小区。

  肖寒吩咐道:“别忘记了,蔚老师这次给我们帮了大忙的。”

  齐晓得令,清脆地嗳了一声。

  蔚蓝:“案子还没破,说不上是帮了大忙。”

  肖寒摇摇头,这几天一直拧着的眉头总算松快了些,“基本上线索已经挺清楚的了,现在就是找证据。这人啊,只要gān了坏事,肯定会留下痕迹的。”

  一转念,他就笑道:“这话还是老大,你跟我说的。”

  肖寒看向秦陆焯,一脸怀念。

  那些并肩作战的日子,热血、寻求正义路上的永不放弃。

  这一声,蔚蓝朝秦陆焯看过去,从她认识秦陆焯开始,这个称呼倒是不在一个人嘴里听到,跟在他身边的那个沈放也是这么叫的。

  要说男人,心底都有一股子傲气,就是谁都不服谁的那种。

  但偏偏又有一种人,只要他出现,就能让人服。

  不管是作为心理医生还是一个女人,她都对他兴趣十足。

  秦陆焯轻笑了声,单手拎起蔚蓝的箱子,打开他车子的后备箱,将行李箱放进去。等再次走到越野驾驶座旁边的时,他伸手将车门打开,淡声说:“你们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这个案子想破,也快了。”

  肖寒点头,特别认真地说:“这次破案之后,我请大家吃饭,老大,你也要赏面。”

  秦陆焯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声音低沉:“一定。”

  随后四人分别上了自己的车子,齐晓是坐肖寒车子过来的。等开到路口的时候,肖寒摇下车窗,跟秦陆焯挥挥手,往相反的方向开走。

  秦陆焯关上车窗,往家里开。

  车内没开灯,只有路边昏huáng的灯光,不时会照进车厢内。蔚蓝转头看向他的时候,就见他的侧脸轮廓,在昏huáng灯光和yin影之中,若隐若现。

  终于她开口问:“你不是拒绝我住在你家里的,怎么又改主意了?”

  男人修长的手掌握着黑色方向盘,在蔚蓝问这句话时,他手掌不着痕迹地微微收紧,就连下颚线都下意识地紧绷。

  只是他开口时,声线依旧(fqxs)淡漠,“我什么时候拒绝你住我家了?”

  蔚蓝想起她在卧室问他,对,那时候他只是没回答这个问题而已。

  所以那不算拒绝,而是间接的同意。

  于是,她善解人意地点头,低笑道:“原来你不说话是同意的意思啊,我记住了。”

  秦陆焯摸摸鼻子。

  行,说不过她……

  *

  有了第一晚的经历,这次蔚蓝洗完澡,把自己的衣服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fanwai),这才回房间上chuáng睡觉。

  至于秦陆焯这边,他睡的更早,几乎是刚到家,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再没出来。

  早上起来的时候,秦陆焯穿好衣服出来,就闻到客厅里弥漫着的香味。待他慢慢地走到厨房,就看见一个穿着粉蓝色家居服的背影,正在厨房忙碌。

  清晨,阳光从厨房狭窄的窗子照she进来,她身上穿着一件灰色围裙,不知道从哪个柜子里找出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