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页(1/2)

加入书签

  一个时薪一千的心理医生,要是连这种鬼话都信……

  可不就是乱收费。

  终于,蔚蓝抬起头看向他,认真地问:“如果我也这样的逢场作戏,你会原谅我吗?”

  扑哧,别说正跳脚骂人的陈锦路,终于旁边到现在都没插上话的警察,都笑了。

  周西泽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其实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夫妻各玩各的不少。不过男人在外面玩是一回事,自己的女人在外面玩又是一回事。那些各玩各的夫妻,丈夫其实也会被背后奚落,毕竟是管不住自己的人。

  蔚蓝看着他,禁不住冷笑。

  她极少动怒(shubaojie),可周西泽的虚伪让她厌恶。

  此刻,那双水墨画般透润的眸子,看得他心底发颤。

  倒是先前叫嫂子的那个小警察,听了半天,又一头雾水。

  毕竟听着,这两人倒是有关系的,焯哥那边又是什么情况?难不成焯哥当第三者插足?

  呸、呸、呸。

  小警察在心底唾弃了自己的念头,就算焯哥和这个大美女有什么关系,那也肯定是大美女弃暗投明,毕竟对面这男的可太渣了。

  在派出所工作,说真的,遇到的奇葩事可太多了。

  什么街头原配殴打小三,酒店捉jian拍luo体,甚至被堵在家里,最后差点儿闹得从楼上跳下来,都不是新鲜事儿。

  眼前这位大美人是斯文人,就算抓着了,冷眼旁观。

  比看别人家的事情,还要淡定。

  小警察也算看出来了,这位的冷淡,更多的是不在意。

  他正分析着,就听蔚蓝淡然开口:“戒指我没戴在身上,明天会派人送给你。”

  “结束吧。”蔚蓝甚至连分手两个字,都吝啬给他。

  周西泽知道蔚蓝性格冷淡,却没想到她能如此冷漠,居然眼睛都不眨地就要分手。于是他不禁气急败坏道:“蔚蓝,就为了这点儿事情,你要跟我分手?你知不知道咱们两家的关系,你爸妈怎么可能允许。”

  蔚蓝不想再和他在这种确定的事情上纠缠,转身准备出去。

  周西泽见她想走,立即按住她的肩膀,低怒(shubaojie)道:“蔚蓝,你也太绝情了吧,你以为你身边的男人都是忠贞不二的,你看看咱们这个圈子,有谁只有一个女人的。”

  啊,一声惨叫,周西泽不敢相信地看着蔚蓝。

  因为蔚蓝此时抓着他的手掌,往后掰,登时钻心的疼袭来,他冷汗一瞬间都出来了。

  好在蔚蓝没真的打算在这儿和他动手,给了警告之后,便松开手掌。

  这次,周西泽没敢跟上来。

  蔚蓝来到警局外面的走廊,此时头顶亮堂的白炽灯,照亮周围方寸之地。凌晨的北京,冷地出奇,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凝结成白雾,犹如烟圈,瞬间又飘散在夜色中。

  这么晚,除了值班的警察和闹事的人,没人会在派出所附近出没。

  直到一个高大的身影靠近。

  夜色中,男人出现的有点儿突兀,只不过他走近时,蔚蓝才抬头看到他。他穿着一身黑色,仿佛要融在这夜幕中,因为微低着头,只看得见他短而漆黑的头发,有些凌乱却显得很有型。

  “知道,就为这点儿事情,你已经打了两个电话。”他正在打电话,声音低沉又成熟,即便口吻不耐,却显得很好听。

  待走到台阶处,男人终于挂断电话,抬起头。

  蔚蓝的眼睛和他的视线在空气相遇,这次,她也看清楚来人的长相。

  来人模样俊朗英气,漆黑短发下是一张窄脸,棱角分明。漆黑凌厉的长眉下,那双眼睛在夜色中亮地犀利,鼻梁高挺,处处都透着属于男人的坚毅深邃。倒是那双薄唇,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打完电话,噙着似是而非的笑,痞气张扬。

  男人一步步踏上台阶,只剩下最后一层的时候,脚步顿住。

  因为他的眼睛在盯着蔚蓝。

  蔚蓝也没说话,安静地看着他,明明并不相识的两个人,却同样注视着对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