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页(1/2)

加入书签

  蔚蓝安静地听着他。

  肖寒gān脆直无不言,“所以我们想请您,再给陈宇做一次笔录,撬开他的嘴。”

  蔚蓝立即说:“陈宇认识我,他看见我的话,只会更警惕,不会轻易露出破绽的。”

  肖寒愣住,想起蔚蓝是陈锦路的心理医生,她哥哥认识蔚蓝,倒也不奇怪。

  他正苦笑,不知如何是好时,蔚蓝说:“不过我可以帮你们。”

  肖寒开心地瞧着她,就见蔚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直到她回头,阳光布满她周身,她笑颜如花地问:“可是肖队长,你应该知道心理医生的咨询费不低吧,而我则是收费一千一个钟点。”

  一千……

  肖寒在脑子里算了下,登时睁大眼睛望向她,抢钱都没这么夸张吧?

  “所以我给警方办事,不可能毫无回报吧。”

  回……报?

  这两个字在肖寒脑子里滚了一圈,好在作为刑警的敏锐,让他一瞬间意识到,蔚蓝所谓的回报,肯定不是钱。

  要真是钱,他就把自己卖了,也给不了她这么多。

  所以他问道:“蔚老师,您想要什么回报?”

  蔚蓝转身,眼尾轻轻上挑,“我觉得我和你们那位秦队长配合的很好,所以我如果参与这个案子,我想他也继续参与。”

  肖寒:“……”你还不如提钱的事呢。

  只是他看着蔚蓝淡笑的模样,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

  秦陆焯过来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而陈宇被带回警局有四个小时之久。

  蔚蓝一直安静地在另一个房间看着他,不提问不发话。

  肖寒一边继续找证据,一边差点儿给秦陆焯跪下,总算是等到这位前队长的贵足再次踏上他们景山分区这个小庙。

  秦陆焯来的时候,已经大概猜到肖寒为什么这么着急要自己过来。

  在他看见坐在里面的蔚蓝时,一点儿都不意外。

  他脸色yin沉,整个人本就高大,这么矗立在坐着的蔚蓝面前。

  她甚至能仰着头,才能看清楚他的脸。

  “你……”秦陆焯皱眉,隐忍着怒(shubaojie)气。

  谁知坐着的人,直直地盯着他漆黑的眸子,轻声说:“秦助理,我们一起为人民服务吧。”

  砰,秦陆焯心底积攒着的薄怒(shubaojie),一瞬间烟消云散。

  他好像真的有点儿招架不住这姑娘了。

  第二十一章

  其实就像秦陆焯之前说过的,警方早已经在案子上派出了很多人力警力,走访死者的社会关系,排查当晚别墅区的监控录像。

  这些琐碎的事情,看似不起眼,却都需要人来做。

  肖寒这两天真是忙的脚不沾地,但是没办法,这是凶杀案,跟一般刑事案件都不一样。在中国凶杀案都是属于大案要案。

  再加上这次案件死者的家属也不是善茬,居然找了一帮网络媒体招摇生事。

  肖寒忙到下午三点多,拎着盒饭进来,就看见秦陆焯在,特别激动地说:“老大,您来了。”

  这次秦陆焯没跟他客气,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淡淡道:“我公司,事情很多。”

  肖寒也是挺不好意思的,为了案子这么麻烦他。

  可是现在杜如丽的家人一直寻衅滋事,从昨天开始网络上关于这宗案子的什么yin谋论都出来了。

  方局昨晚又打了电话过来骂他。

  可是这离案,才不到两天,他就算是神(shubaoinfo)探,也得有时间破案吧。

  所以陈宇一带回来,他就想请蔚蓝过来帮忙审讯她。那天见识了蔚蓝的能力之后,他也觉得在审讯这块,作为心理专家的蔚蓝,完全比他更擅长。

  蔚蓝正在看案卷,这次是肖寒主动请她回来,所以所有关于案子的卷宗,她都可以查阅。

  陈宇已经被带进来好几个小时,之前局里有警察帮他录过口供。

  案发当天他正好陈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