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页(1/2)

加入书签

  原来女人的胸这么白。

  当秦陆焯脑袋里闪过这个念头时,他被自己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闭眼、转身。坐在chuáng上的蔚蓝也是有些懵,等他转过头,她才放开秦小酒,将睡衣赶紧穿好,扣子从最后一颗一直严严实实地系到第一颗。

  喵喵喵,秦小酒猫爪子在chuáng上来回走动。

  蔚蓝瞪它,谁知人家歪着脑袋,冲着它又喵喵喵的叫了一声。

  听到秦小酒的叫声,秦陆焯脸色yin沉如水,要不是怕转身再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他真他妈想吃红烧炖猫肉了……

  “我先出去,你换好衣服来吃早餐吧。”

  男人声音乍一听挺稳重,可是细细听,居然还带着点儿颤。

  一个大老爷们,因为看了小姑娘的半个肩膀和胸口,居然会声音发抖。蔚蓝看着他笔直地往门口走,还差点儿撞到门柱,扑哧又笑了一声。

  “小混蛋。”蔚蓝无奈地轻骂了一句。

  谁知她骂完,秦小酒圆溜溜地大眼睛,盯着她,居然又软绵绵地叫了两声。

  她被秦小酒这软软的声音叫的笑了,她伸手在它小脑袋上弹了下,“还是个小爷们吗?叫的这么软,多跟你爹学学。”

  作为小公猫的秦小酒,像是被挑衅了一般,弓着背冲着蔚蓝龇牙了一下。

  转身就跳下chuáng,走了。

  蔚蓝回自己的房间,换好衣服,又去洗手间里洗漱。

  她低头看了一眼,洗漱台上摆放着的东西,其实昨晚就看过了,这男人的用品还真是简单。

  等她洗漱好出来之后,来到客厅,就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

  没一会,秦陆焯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秦小酒的猫盆。

  两人刚经历那么尴尬的一幕,此时面对面,还真有点相顾无言。最后还是秦陆焯作为男人,冲着她点头,“吃早餐吧。”

  蔚蓝:“早上好。”

  秦陆焯被她这一声打招呼弄得有点儿愣,想了下,还是说:“刚才的事,抱歉。”

  这不,尴尬的事情一提起又是尴尬。

  于是,蔚蓝拨弄了自己的长发,微笑道:“放心,我不会因为这个,就让你对我负责任的。”

  秦陆焯:“……”他不是这意思。

  好在他也没继续解释,简直是越描述越黑。等他把秦小酒的盆儿放在地上,就转身去了洗手间,之前就洗脸刷牙,想起今天要见客户,还是把胡子刮一下。

  结果等他进了洗手间,刮完胡子,一打开浴室gān湿分离的那扇玻璃门,就看见一条黑色蕾丝内裤,挂在架子上。

  早上他洗漱的时候,匆忙就出门了,根本没推开这扇门。

  这会儿瞧见,登时愣在当场。

  一瞬间,早上瞧见的那幕旖旎风光,登时又冲进脑海里,顶着刚起chuáng微乱长发的姑娘,端坐在chuáng上,雪白小猫一个劲地往她怀里拱着,然后她衣裳半解,露出雪白浑圆的肩头,还有那一片白皙弧度分明的胸口。

  禽shou,秦陆焯转头,低声骂了自己一句。

  可是就有一股燥热从身体里陡然升起,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身体机能正常并且长时间没得到纾解的男人,他太了解男人的劣根性了。

  于是他赶紧拨开水龙头,打开到凉水那边,刚掬起一捧水。

  啪嗒,手心里的清水上一滴鲜红落进,随后散开。

  秦陆焯抬起头,就看见镜子里的人,正在流鼻血。

  他心底暗骂了一句,赶紧拿凉水清洗。

  一边洗,他心底一边想,北京这天气,太他妈gān了。

  对,就是太gān。

  这个念头滑过时,他咬着牙,心底恶狠狠地想着。

  蔚蓝早餐很少吃这么丰盛,秦陆焯似乎生怕不够吃,不仅买了豆浆油条,还有豆腐脑和小笼包,南北大杂烩,倒是哪边的都没落下。

  等她掀开白瓷碟盖着的小碗,发现里面居然是绿豆粥。

  这个是清新慡口的。

  嗯,连荤素搭配都想好了。

  只是她等了半天,就不见秦陆焯回来。主人没回来,她也不好先动筷子,gān脆起身过去找她。

  谁知刚走到洗手间门口,就看见秦陆焯推门出来,脸色yin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