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页(1/2)

加入书签

  秦陆焯回头看了她一眼,淡淡说:“等着。”

  他自己先脱了鞋,换上拖鞋,进了房间,好一会总算出来,手里拿着一双男士拖鞋,扔在她脚边,蔚蓝低头看了一眼,那表情仿佛在说,我穿这个?

  秦陆焯:“有的穿就不错了。”

  他家没什么客人,有时候人多的话,gān脆就让他们穿鞋进来了,哪有那么多拖鞋换。

  蔚蓝撇嘴:“早知道刚才就在超市买一双了。”

  她说完,低头拖鞋,等穿上才发现,这还是双凉鞋款式的,跟酒店拖鞋有点儿类似。

  等她抬起头,发现秦陆焯怔怔地看着自己,有点儿奇怪。

  谁知男人淡瞥了她一眼,转头,扔下一句:“你还想在这儿住多久?”

  蔚蓝说那句话的时候,还真没多想。

  结果被他这么一提醒,呃,觉得这个想法,还挺不错的。

  客厅灯被打开之后,蔚蓝就看见摆着的猫架子,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养猫还挺细心。此时秦小酒正在自己猫窝里睡的迷(xinbanzhu)迷(xinbanzhu)糊糊,见他回来了,软软地啊呜了一声,又埋头继续睡觉去了。

  蔚蓝站在客厅稍微打量了一下,虽然秦陆焯住的是老小区,不过装修还算明亮大方,就是四处太gān净了,瞧着没什么人气儿。

  秦陆焯转身去了客房,好在他房子是三室的格局,最小的那间改成书房,还剩下一间主卧和客房。客房倒是有chuáng,就是被褥什么没铺。

  蔚蓝找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他正弯腰在给铺chuáng。

  “你可以叫我一起的。”蔚蓝上前,跟他一起扯开被角。

  秦陆焯朝她看了一眼,“你是客人。”

  蔚蓝理直气壮:“你可以不用拿我当客人的。”

  她眼神(shubaoinfo)亮晶晶地看着秦陆焯,表情完全是,快来问我,问我你应该拿我当什么。

  只可惜,秦陆焯要是再学不聪明,他真的就是个傻子了。

  况且他对男女之事只是不上心而已,又不是真的傻。他白了她一眼,直接将被子掀起来,在半空中晃了两三次,彻底铺平整,转身就出去了。

  蔚蓝在他离开之后,轻吐了一口气。

  她脱掉身上的大衣外套,因为房间里没衣架,她直接放在了椅子背上,又在chuáng边坐下,安静地朝窗外看过去。

  因为楼层并不高,大片视野被对面的房子挡住,只有头顶那片如黑丝绒布般的夜空,依旧(fqxs)那么gān净。此刻,明月当空,月光清辉铺落而下,落在外面树梢上。

  没一会,房门被轻敲了两下,她转头,就看见穿着浅灰色家居服的男人,指了指旁边:“你要是想洗澡,旁边就是洗手间。”

  蔚蓝安静地盯着他,终于秦陆焯又说:“我房间里有另外一个洗手间,你放心。”

  他刚说完,坐在chuáng边的姑娘,弯眉浅笑。

  因为太晚,蔚蓝拿好之前买的洗漱用品,就到洗手间洗澡。只是等洗完之后,她低头看着之前脱下的衣服,毛衣和长裤她可以明天再穿一天,但是总不能穿着去睡觉吧。

  她在浴室找了下,没找到那种宽宽大大的浴巾。

  于是,她偷偷将浴室门拉开一条缝隙,冲着外面喊了一声。

  本来没怎么抱着希望,结果没一会,浴室门外传来脚步声。

  “怎么了?”

  男人冷淡的声音,此刻在蔚蓝听来,犹如天籁。

  她说:“我没有可以睡觉穿的衣服。”

  门口沉默(zhaishuyuancc)了下,说了一句等一下,脚步声离去。她轻嘘了一声,回头正好看到镜子里雪白姣好的身体,她乌黑长发披散在肩头,极致的黑与玲珑的白,当真是美得相得益彰。

  浴室的门再次被敲响,外面说:“我给你找了套我的睡衣,一次没穿过。”

  “谢谢。”蔚蓝正要打开浴室门。

  谁知门口的人比她还着急,“我把衣服房门口了。”

  等蔚蓝藏在门口,勾着头看向外面,除了门口放在纸袋子里面的睡衣,连男人的背影都没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