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页(1/2)

加入书签

  谁知这次遇到的女人,却跟先前都不一样。

  他看着她的神(shubaoinfo)色,冷淡地过分,就好像她遭遇的不过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就连眼神(shubaoinfo)都只是透着一层淡。

  蔚蓝再次扫了对方一眼,神(shubaoinfo)色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温和,就连嘴角的那点儿笑意,都很浅淡,直到她缓缓开口:“这么多年来,你根本没跟女生jiāo往过吧,哦,不对,应该说她们连眼神(shubaoinfo)都不屑给你吧。”

  这种露yin癖的古怪行为,绝不会是近期才产生的。

  看他对待受害者挑衅的模样,这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只不过他之前遇到的受害人真的被他吓唬住,让他达到了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满足。

  唯有蔚蓝,她看起来犹如jing致雅贵的瓷器,稍稍一推,就能让她花容失色。

  谁知,她却淡然地压根没把这种变态行径放在心上,不得不说,她的冷淡让这个变态,头一次觉得挫败。

  “你以为靠这种方式能获得快感?”蔚蓝嘴角微扬,露出浅浅笑意,终于轻声说:“阳痿的滋味不好受吧。”

  砰,这句话犹如一枚炸弹,叫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

  连警察都发愣,直勾勾地盯着她,直到那个变态眼睛陡然睁大,惊惧地看着她,她,她怎么会知道的。

  终于,人在扑向蔚蓝之前,被警察带走了。

  秦陆焯看着被带走的人,又想起之前他动手时,这人的模样,似乎蔚蓝对他的打击来的更厉害些。

  他朝她看了一眼,正巧蔚蓝也望向他,竟还朝他眨了眨眼睛。

  他们临走的时候,先前和蔚蓝搭话的年轻警察,终于忍不住问道:“姑娘,你是做什么,怎么看出来他那个的啊?”

  蔚蓝淡淡一笑,“心理医生。”

  她这么一说,年轻警察登时不说话,了然地点点头,然后十分客气地把他们送走了。

  上车之后,秦陆焯发动车子,两人依旧(fqxs)没什么话。

  直到在一处红绿灯路口的时候,望着前面的男人,突然开口:“真不怕?”

  原本撇头看着窗外的蔚蓝,朝他看过去,只看见男人英挺的侧脸轮廓,装得跟没事人似得。她嗤地哼了一声,男人的眼睫微动,随后她霸道说:“要是我在,大概会一脚踢断他那根牙签。”

  秦陆焯先是一怔,随后轻笑一声。

  这女人……

  这次再次在蔚蓝家门口停下,秦陆焯特意打开车窗,点了一根烟,准备看着她走进家门再离开。

  谁知他半根烟抽完,站在门口的女人却一直没进去。

  终于他意识到她不是没找到钥匙,下车过去。

  然后,他站在她身边,看着四合院里亮起的灯。

  这次来的依旧(fqxs)是刚才那两个警察,别说他们觉得无奈,就连警察看见他们都一惊。等几人穿上鞋套,进了家里,客厅被弄得挺乱,再去卧室,发现衣服被扯了一地,梳妆台的抽屉全部被打开。

  真的进贼了。

  年轻警察苦笑着说:“蔚小姐,还要麻烦你们再跟我们去一趟警局。”

  蔚蓝看向秦陆焯,那表情,显然就是在说,看吧,我之前说的没错吧。

  等做完笔录之后,警察特别好心地说:“蔚小姐,介于您家刚发生这种入室盗窃,您又是一个人居住,所以我们建议你今晚先到父母家或者朋友家居住。等我们明天技术人员上班,还需要再去您家里勘察一遍(fanwai)。”

  警察离开之后,秦陆焯问,“我送你回你父母家吧。”

  蔚蓝是北京人,所以他这么说。

  谁知他刚说完,蔚蓝无奈道:“这么晚?然后在让他们追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男人皱眉,好像确实是。

  于是他又说,“去林纪明家吧,我给他打电话。”

  他起身去打电话时,蔚蓝也没阻止,淡笑着看着。果然没一会他回来,有些无奈说:“林纪明今天在上海。”

  蔚蓝惋惜,“这样啊,那我不能去了哎。”

  其实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