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1/2)

加入书签

  蔚蓝了解她的性格,知道如果不按照她的意思来,今晚必会被骚扰不堪,于是配合地嗯了一声。

  陈锦路果然笑得更开心,她说:“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怎么会认识你未婚夫的,我告诉你……”

  “你们在哪儿?”蔚蓝打断她接下来的长篇大论。

  果然蔚蓝的打断不仅没让陈锦路生气,反而惹得她笑地更开心。

  陈锦路说:“我们在皇后酒吧。”

  她还很贴心地告诉蔚蓝,在哪个区哪条路上,就差恨不得说,你赶紧来捉jian吧。

  蔚蓝听完,准备挂断,只是电话那头却传来咦地一声轻叹,然后她听到陈锦路轻如飘烟般地声音说:“我好像看见宋沉了。”

  这句话让蔚蓝眉头微蹙,待要再问时,对面已经挂断电话。

  蔚蓝看了半晌手机,终于,还是走到衣柜旁,开门,换衣。

  初冬的北京,依旧(fqxs)冷地瑟缩。蔚蓝穿着米白色大衣,拿着包从家里出来,很快走到停在外面的车上。

  这会儿是深夜,路上车流不多。蔚蓝的车开得很快,以至于半个小时就到了酒吧。

  她把钥匙给了泊车人之后,走进电梯。待电梯门一打开,明明还有很长的走廊,可嘈杂的音乐声已经铺天盖地。

  蔚蓝拿出手机,开始给陈锦路打电话。

  可是打了三次,对面都是无人接听。

  等她在酒吧里找了一圈,陈锦路没看见,倒是先见到了周西泽。他正端着酒杯,身边坐着是个他朋友,两人正勾着头在说话。

  没一会,一个穿着短裙的女孩走了过来,挤到周西泽怀中,坐下。

  周西泽一手抱着她,一手端着酒杯,洒脱、肆意。

  倒是跟那个跟她在一起时候,克俭、温柔的模样,完全不同。

  蔚蓝站在原地欣赏了一会,想起自己的正事,刚转身,就看见不知何时站在她身边咬牙切齿的陈锦路。

  她一头渐变色长发,在酒吧的灯光下,越发张牙舞爪。

  “你还不上去gān他们,这对狗东西。”陈锦路咬牙,显得比她还生气。

  蔚蓝皱眉,想起之前她打电话的那句话,低声问:“你没事吧?”

  陈锦路眨眼,“我能有什么事情?”

  蔚蓝表情缓和,点头;“既然你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陈锦路撇头看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蔚蓝已经转身走了,陈锦路拉住她,指着身后就说:“你男朋友出轨,你都不管的?你还是不是女人啊?”

  你还是不是女人啊?

  于是,她停住脚步看着陈锦路,淡然道:“显然,我是啊。”

  陈锦路懵了,面前的蔚蓝太淡然了。从她遇到她开始,她就平静地像一片湖,不管投进什么,似乎都掀不起她的涟漪。

  就连现在,未婚夫出轨这样的事情,她居然都能这么泰然。

  “艹,这种情况,你就该拿酒瓶子怼烂这两个贱人的脑袋。”正巧有服务员端着托盘,从他们身边路过,于是,陈锦路直接拿过酒瓶,塞到她手里。

  蔚蓝总算露出微诧,有些哭笑不得。

  倒是此刻一直喝酒的周西泽,抬头看到了蔚蓝。原本坐在他腿上,捏着水果盘里的草莓准备喂给他的女孩,一下子就被他掀翻在沙发上。

  周西泽追过来的时候,蔚蓝正准备把酒瓶还给服务员。

  只不过一抬头,就看见周西泽已经站在自己面前,满脸窘迫,憋了半天,开口问:“蔚蓝,你怎么在这里?”

  *

  蔚蓝有些头疼地看着周围,半夜里警局并不消停。这个派出所大概是因为辖区酒吧多,闹事的居然不止一个两个,这会儿还有人在骂骂咧咧,似乎很不服气的模样。

  之前酒吧里有人打架,警察到场。

  至于她为什么也会被带过来,抬头望着不远处的周西泽,他头发都湿透了,之前一直滴答着红酒。

  “你们两个情侣?”警察过来问蔚蓝。

  之前陈锦路为了让警察抓走周西泽,极其夸大其词,愣是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