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页(1/2)

加入书签

  自从他脱下那身警服之后,就是无关紧要的人。

  他微微撇过头,看向办公室外面,那里有棵树,以前他用这间办公室的时候,总嫌这树烦。夏天风一chui,满树叶子哗啦哗啦的响,他办案子没头绪的时候,气得叫后勤的人把它给砍了。结果,被局长知道,又是一通骂。

  没想到这颗树在他手下逃过一劫之后,如今长得倒是越发高大,就是冬天树杈光秃秃的。

  “陈锦路,她是我的咨询者,我得对她负责。”

  秦陆焯站在窗口,回头望向坐在椅子上的人,略嘲讽地问:“如果她是无辜的,警察不会为难她。如果她不是,那只怕你在这里坐到天荒地老也没用。”

  他说完,蔚蓝抬起左手臂,看了一眼雪白腕子上的手表,“两个小时三十七分钟了。”

  室内,一片安静。

  蔚蓝缓缓转头看向他,目光清冷,“从她被带进来到现在,两小时三十七分钟,陈家只有一个律师出现。”

  不管是陈锦路的父母还是她哥哥,都没出现在警局。

  秦陆焯皱眉,他之前见过陈锦路两次,无非就是一般的叛逆少女,家里有钱,被宠坏的大小姐,不过本性倒是不坏的那种。

  他靠在窗边,垂眸看着她,浓眉微挑,再次说:“所以你同情心泛滥?”

  蔚蓝仰头,毫不避讳地直视他的眼睛,“我说过她是我的咨询者,你觉得一个医生会丢下她的病人,况且……”

  刚才在来警局的路上,陈锦路虽然还qiáng撑着,到底还是怕了。

  在临下车的时候,她眼中泛着惊惶,凄楚地问她:蔚老师,你能不能留在这里陪陪我。

  蔚蓝点头,答应她。

  其实她没那么伟大,也没那么多富余的同情心。只是既然答应了,就该做到底。

  她微摇头,“我是她的心理医生,相较于警察,我更了解她是在撒谎还是在说实话,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让我见见陈锦路。”

  “你相信她?”

  秦陆焯收敛了眸中淡淡的嘲讽,他往前走了两步,弯腰,平视着她的眼睛,低声说:“在这里,盲目的信任,没用。”

  这是个证据说话的地方,在这里,只要被套上嫌疑人的称呼,只有证据才能证明她的清白或者罪孽。

  蔚蓝望着他,眼神(shubaoinfo)依旧(fqxs)坚定,她说:“让我见到她,我可以知道她是在撒谎还是没有。”

  秦陆焯斜睨她,“你怎么就觉得我能帮到你?”

  蔚蓝低头看向桌子,肖寒桌子上摆着的相框有两个,一个是她刚刚拿起的那个相框,另一个是肖寒身穿藏蓝色警服,整个人显得英气自信。

  “不难看出肖队长是个极自我和自信的人,所以他桌子上摆着自己的照片并不奇怪。但是另外一张大合照就显得有些突兀,因为按照他这样自信的性格,他应该会摆上一张以他为中心的照片。可是这张照片……”

  蔚蓝纤细玉润的手指在相框上轻轻划过,转头看了他一眼,低声说:“这张照片却是以你为中心,说明你在他心目中很重要,你的每一句话都对他很有分量。”

  虽然早已经见识过她的能耐,此刻,秦陆焯还是盯着她看了会儿。

  蔚蓝走到他面前,即便已经越过了所谓人心理上的安全距离,对面的男人连眼皮都没眨。她微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俊脸。

  “如果你不在意我,就不会立即赶过来。”

  她的声音,透着笃定的狡黠。

  就在此时,肖寒突然回来,他一脸惊讶,望向房中的两人,显然误会了。

  直到他说:“刚才,陈锦路招供了。

  “她说,人是她杀的。”

  第十五章

  错愕,秦陆焯第一次看到蔚蓝脸上第一次出现,这么剧烈的反应。

  显然陈锦路的突然认罪,让她也十分惊讶。

  不过在片刻惊愕之后,蔚蓝迅速问道:“据我所知,死者以前是在类似洗浴中心,从事洗脚或者按摩等工作,即便如今养尊处优,但是她在体力方面绝不是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