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页(1/2)

加入书签

  那个被陈锦路当众羞ru的女人。

  秦陆焯刚开完会,他们公司不算大,但是业务量却不小。或许跟他以前当警察时候养成的习惯一样,开会的时候,言简意赅。

  所以该骂的人,都被骂蔫了。

  这不一散会,会议室门被推开,所有人就连沈放都头也不敢回地涌出去了。

  他在椅子上坐了会,刚伸手摸裤子口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把手机拿了起来,另一只手依旧(fqxs)从口袋里摸出烟盒。

  烟盒被摆在会议桌上,手指刚打开盒盖,他就因为看见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愣了下。

  号码是前几天吃饭的时候刚存的。

  蔚蓝。

  他一边拿出一支烟叼在嘴边,一边接通电话。

  “你现在方便吗?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对面开门见山。

  秦陆焯呵地一声笑了,好像自打他们认识之后,她就没少麻烦他。

  他低声应了句,示意她直接说。

  只是听完,他表情有些凝重。

  过了几分钟,沈放正在外面查看这个月的单子,就看见秦陆焯边往外走,边穿着一件黑色大衣。他喊了一声,“老大,你去哪儿啊?”

  “景山分局。”

  沈放:“哦。”

  等他回过神(shubaoinfo),意识到秦陆焯要去的是景山分局时,人都已经出了门。

  他抬起头,看了看外面,想了半天,那个,今天早上太阳是从哪边升起来的?

  这会儿景山分局的人也忙碌不已,因为昨晚发生的案子,谁想今天就被论坛上的爆料的满城风雨。由于又是小三又是富豪这种猎奇因素,帖子的点击量越发高。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论坛上的帖子被人删了。

  这种欲盖弥彰的态度,越发惹人瞩目,于是事情不仅没被压下去,反而越闹越大。

  蔚蓝正站在分局走廊里,这里贴着不少先进个人照片。

  然后,就听到一个特别愕然的声音,喊了句:“秦队。”

  她回头,就看见警局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黑色修身大衣将他整个衬地玉树挺拔,他两手插在大衣口袋,正低头跟面前的小警花说话。

  小姑娘一脸激动,一副简直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他静静地听着她的话,不过眼睛却朝蔚蓝这边看过来。

  没一会,里头似乎都跟得了消息一样,直到肖寒出来。

  他略有些激动,“秦队。”

  秦陆焯摇了下头,“叫错了,现在你是队长。”

  肖寒站在他面前,哪里还有刑侦队长gān练的模样,笑得一脸腼腆。

  两人又说了几句,直到肖寒问道:“你怎么会突然来了,也不提前打了电话。”

  秦陆焯终于舍得把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来,他冲着蔚蓝站着的方向,竖起两根手指,勾了勾。

  终于沉声说:“还不过来。”

  第十四章

  蔚蓝缓缓走过来,站在秦陆焯身边,就见肖寒瞪大了眼睛,似乎挺难置信。

  肖寒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扫了一遍(fanwai),这才问:“老大,这,你们认识?”

  虽然秦陆焯如今不在刑侦队,肖寒跟他一起办案好几年,当初他当副队这事,就是秦陆焯保他的。那会儿,有个背景更深的人跟肖寒一块竞争这位置,结果秦陆焯一句,罪犯犯案之前是不是还要看看哪个辖区的警察他爹是谁?

  他以前在刑侦队的时候,就是个刺头儿。当真叫上头的领导又爱又恨,爱的自然是他的才华和能力,虽说刑侦靠的是经验,可有些人天生就跟懂这行似得,就对抓犯人有敏感。至于恨的就是他这脾气,他那会儿在刑侦队时候写的检讨,都够装订成一本书了。

  以至于后来他走了,上头人提到他时,还不时惋惜。

  都说这小子是天生gān这行的,是罪犯克星。

  肖寒见后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gān脆就把两人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谁知就这样,还有个穿着警服的年轻男人,勾着脑袋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