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页(1/2)

加入书签

  吉叔眼底露出不悦,“蔚小姐,我可是给足你面子,亲自过来见你,只是这位朋友你实现可没提起过,这是……”

  他微眯着眼睛,试图给蔚蓝一种心理压迫。

  他在驾驭下属的时候,习惯会用这个动作。这是一种心理暗示。

  只可惜,在心理学领域……

  蔚蓝就是他祖宗。

  蔚蓝毫不客气地说:“刚才你身边这位,应该把事情告诉你了。好了,废话不多说,我只想知道,东西什么时候能拿到。”

  提到正事,吉叔态度倒是全所未有的好了起来。他假笑道:“蔚小姐,既然你能找上我,也应该是道上听过我吉叔的名头。说实话,在这行里,我的货源最充足,而且品质最好,我有一帮手下就专门在非洲帮我做……”

  “我只要血牙。”

  血牙,象牙连着牙肉的部分因呈现粉红色,故而被称为血牙。因为存世量极少,品质又比一般象牙上乘,血牙比普通象牙价格要高出几倍。

  蔚蓝说完,身侧的男人脸上微怔,以不经意的姿态瞥了她一眼。

  显然,她是有备而来。

  吉叔看了她一眼,故作为难地摇头,“蔚小姐,血牙可不好弄,你也知道现在我们拿象牙都越来越难了。现在杀一头大象,那帮外国佬就跟杀了他们亲祖宗一样,到处都在宣传什么非法盗猎,我们日子也不好过。”

  蔚蓝:“你们怎么拿到,我不管。我只要东西,要是你没有,我找别人。”

  显然,吉叔这暗暗抬价的行为,在蔚蓝冷漠的态度下,显得滑稽又可笑。

  她态度并不温和,说起话来也有种没有余地的qiáng硬。

  吉叔在这行算是龙头,很少有人敢这么对她。所以他一皱眉,手底下的那个冯翔就立即怒(shubaojie)道:“我说你这女人,别仗着吉叔待你客气,就蹬鼻子上脸,你他妈……”

  砰,一声硬物砸在脑袋上的声响,伴随着惨呼声,整个包厢一下安静了下来。

  秦陆焯略甩了下腕子,转头看着蔚蓝,淡淡道:“时间长不动手,有点儿生疏。”

  此时,冯翔被人扶住,他捂着脸,血已经顺着手指缝不断留下来。

  秦陆焯这一杯子,正好砸在他的眉骨,伤势看着严重,却死不了,就是疼地钻心。

  吉叔眼底起了怒(shubaojie)气,看着秦陆焯,怒(shubaojie)道:“蔚小姐,你的人可不懂事了。”

  蔚蓝瞥了身边的人一眼,自然地说:“我们家,他说了算。”

  这话,掷地有声。

  你瞧瞧,倒是把一家之主的位置,给确定了。

  吉叔没想到,蔚蓝会这么说,打量了一番秦陆焯,哼哼了两声,不在说话。

  于是,吉叔gān脆敞开天窗说亮话,他伸手竖起了下,说出了他这边能给的血牙价格。至于当蔚蓝问到他能给多少的时候,他带着志得意满口吻说:“别的不说,你要的几十斤我都能提供。血牙这玩意原本每支象牙里只有一小截,你问问行里,你要这么多也就我能提供。”

  几十公斤……

  ——这就意味着,有数百头甚至数千头大象死于这些人的屠刀下。

  蔚蓝未开口,结果,身边的秦陆焯说,“这个价格比其他人高出20%,不行。”

  斩钉截铁的口吻。

  吉叔没想到秦陆焯居然这么了解,之前手底下人跟他说,这个姓蔚的妞儿,有钱又好蒙骗,所以他才屈尊过来见她,没想到她倒是带了个厉害的人过来。

  “蔚小姐,你看这……”

  蔚蓝浅笑,“我说过,我们家他说了算。”

  话是这么说,不过蔚蓝并不在乎钱,她轻碰了下秦陆焯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压价太过,把这个吉叔真弄恼火了。毕竟她最终的目的,不是真的卖象牙。

  不过她没想到,秦陆焯居然深谙谈判的jing髓。

  他并没一味地压低价格,而是要求吉叔这边尽快出货,只要在一周内拿到东西,到时候可以按照行内价格给他们加10%。

  倒是最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