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页(1/2)

加入书签

  像这种不起眼的人,有时候消息来源还挺真。

  潘子说到这儿,忍不住看他,嘿嘿笑道:“焯爷,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咱们是不是……”

  谁知,他刚说完,秦陆焯直接掐灭烟头,jing准地扔进路边垃圾桶。

  等他启动车子,开出去。

  潘子睁大眼睛喊道:“焯爷,你这是要嘛呀?”

  “跟我走一趟,让我见着人,钱给你加倍。”

  这话一说出口,潘子恨不得给他跪下,这不是bi着他上吊。

  到了地方,是个酒吧,门口站着七七八八打扮时髦的年轻人,特别是穿着短裙的姑娘,虽然北京这会儿还没到数九寒冬,可到底进入初冬,一个个倒是露腿露地毫不畏惧。

  潘子最后哀求道:“焯爷,你给条活路吧,我就是个卖消息的。”

  “你带我进去,办法我自己想,不为难你。”

  秦陆焯声音淡然,却透着不容置喙。

  潘子知今个这事儿是完不了,gān脆放弃挣扎,真跟着他进去了。

  进去之后,秦陆焯直接要了靠近二楼的卡座。这酒吧,一楼是卡座和散座,二楼是包厢,谈事肯定是在二楼,他坐这个位置,谁去二楼,一目了然。

  今天去二楼的楼梯口,站着两个穿衣服的男人。

  秦陆焯甩了下巴,问道:“平时也有人守着吗?”

  “应该没有吧,估计是吉叔要来的缘故,老头谨慎。”

  秦陆焯冷漠地瞧着,直到他端着面前的酒杯低头喝了一口,潘子就喊道:“焯爷,你瞧,你瞧,这女人正点啊……卧槽,她不会就是那个大客户吧。”

  被潘子这么大呼小叫,秦陆焯抬起头。

  他就看见一个穿着大红色连衣裙的披发女人,缓缓地走向楼梯口,她手臂上挽着一件白色大衣,夜店里昏暗光线下,那一身红裙衬地她整个人如羊脂玉般,散发着柔软莹润的白皙光泽。

  过于妩媚的风情,与他见过的哪一次,都不一样。

  秦陆焯过去的时候,潘子都没来得及拉住。

  “蔚小姐,咱们吉叔已经在楼上等您了。”

  旁边穿着一本正经西装的男人,眼中不乏惊艳地看着她说道。

  站在楼梯口的两个黑衣人,见到领路的男人,恭敬地点头,未加阻拦。

  蔚蓝跟在他身后,穿着尖细高跟鞋的一只脚,刚踏上铺在楼梯上的柔软毯子,手臂却被人猛地拽住。

  紧接着她整个人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中。

  领路的男人听到身后动静,一回头,就看见自己的客人被一个陌生高大的男人拽在怀里。

  他怒(shubaojie)道:“你他妈是谁?”

  这人正使眼色,准备让两边保镖教训来人。

  就听到来人,冷漠又狠厉地声音:“她男人。”

  第十章

  蔚蓝看着面前的秦陆焯,而她的余光也瞥见,这个叫翔哥的男人正看着他们。

  她伸手推开男人,薄愠,“我说过,我的事情你不用太担心。”

  “你他妈什么也不说,就从家里出来,我能不担心?”

  秦陆焯此刻搂着她,声音带着bào怒(shubaojie),真像是抓到离家出走小娇妻的丈夫。就连此刻靠在他怀中的蔚蓝,禁不住低头抿嘴,压着笑。

  奥斯卡没颁给他,可惜了。

  翔哥看着蔚蓝,犹豫道:“蔚小姐,这……”

  蔚蓝抬头:“抱歉,我来解决。”

  随后,她看着秦陆焯,“我只是来见个朋友罢了,你这么着急gān嘛。”

  “朋友?什么朋友需要在这儿见?”说着,秦陆焯狐疑地看着她,眼底再起bào怒(shubaojie),“不会是你那个小白脸未婚夫吧,老子早就看他不慡了。你他妈说清楚了,我跟他之间,你到底选哪个?”

  突如其来的狗血档八点剧集,让翔哥和旁边的保镖都有些怔住。

  蔚蓝终于伸手,轻轻摸了下他的胸口。

  秦陆焯穿着黑色衬衫,显得整个人jing悍又英俊。

  蔚蓝浅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