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页(1/2)

加入书签

  蔚蓝抚摸着戒指,特别简单的款式,但是是秦陆焯亲手制作的,就连内圈刻着的名字首字母,都是他自己亲自刻上去的。

  她有点儿不敢相信地抬起手掌,“真的是你自己做的?”

  秦陆焯见她这么问,略有些哭笑不得,“难不成我还骗你?”

  蔚蓝低声,略感慨道:“你好像什么事情都能搞定。”

  刚才求婚场景,此刻还在她脑海中回dàng。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可是她是那样满足。因为这个人,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知道她想要什么,也并不会觉得她所做的事情,是没有意义的。

  他愿意为她的梦想付出。

  当初在越南,明知道有危险,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出现。或许在那时候开始,她就认定了,他是她的一生一世。

  在等红灯的路口时,秦陆焯伸手牵着她的手掌,笑了下,解释道:“时间太紧了,只能先给你一枚素戒指。”

  蔚蓝睁大眼睛,“还有别的?”

  “哪个姑娘被求婚还没个钻戒,别人有的,我的蔚蓝怎么能没有。”

  我的蔚蓝……

  当她的名字被他以这种方式念出来的时候,蔚蓝微微抿嘴,脸上闪过一丝羞意。

  她的秦陆焯,他的蔚蓝。

  从此以后,她和他的名字,就要被这么连在一起。

  蔚蓝倒是对于钻戒这种东西,没太多的追求。或许是物质她总是能轻易就得到满足,所以这些在别人看来,必须要有的东西,对她来说,反而是可有可无。

  倒是秦陆焯成立的蓝&陆基金会,她没想到他会有这个想法。

  等车子在她家门前停下,秦陆焯朝里面看了一眼,上次是停在大门外面,这次不错,能看见蔚家的别墅。

  蔚蓝指了指旁边,“这,就是我家。”

  秦陆焯靠近她,蔚蓝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越来越靠近,她慢慢往后倒,眼眸微垂,咔嚓一声轻响,是安全带被解开的声音。

  她抬眼,就看见近在咫尺的男人,略坏的笑容。

  捉弄她。

  蔚蓝有些恼意,正要抬手将他推开。结果她手臂刚抬起来,秦陆焯整个人已经压了过来,他的唇毫不犹豫地压在她的唇瓣上,长舌直驱而入,他的手掌轻轻地按着她的肩膀。

  车厢里本来就开着暖气,此时,她的呼吸像是被他全部吸走。

  她轻喘着,脸颊从微微发烫,逐渐升温。

  因为处在太过静谧的空间,两人的一点点儿动静,都被无限扩散回响着。唇舌jiāo缠时的声响,他的长舌勾着她唇瓣时的轻软,还有他慢慢往下抚摸着的手臂。

  车窗紧闭着,任外面风声渐起,如今这一刻,她只能感受到他。

  直到砰地一声响声,蔚蓝被吓得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推开秦陆焯,然后往旁边看过去。这一连串的动作,倒是像偷偷早恋,被发现的高中生。

  秦陆焯被她推开后,也是低头一笑。

  刚要说话,就见蔚蓝已经伸手捂着他的嘴,低声说:“嘘,别动。”

  他顺着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这才发现,竟是两个熟人。

  不是别人,正是蔚然和傅之衡夫妻两个。

  他们应该是刚从蔚家走出来,只是刚才出来的时候,撞到了大门,这才发出剧响。不过这会儿蔚然正在往前走,傅之衡一直挡在她的面前,似乎在跟她解释什么。

  因为天色已黑,虽然有路灯,但是隔着车窗又离的不算近,他们也只能看到蔚然的动作。

  似乎不太想听到傅之衡的解释。

  就在两人纠缠了一段时间,傅之衡似乎真的急了。

  他拦在蔚然的面前,然后双手qiáng势捧着蔚然的脸,不管不顾地亲了上去。

  蔚蓝发出一声轻呼,大概也是没想到傅之衡会这么qiáng势。作为亲妹妹,她还算了解姐姐夫妻两人的相处方式,从来都是蔚然qiáng势又占据主动。

  此时,蔚然估计也没想到,正要挣扎。

  但是傅之衡狠狠地抱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