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页(1/2)

加入书签

  只记得他长得并不是很像阮坤,估计应该像他母亲。

  阮谦坐在椅子上,沉思了许久。

  突然,他想起他父亲五十大寿那次,佛域也是在场的。那一次,家里请了摄影师,专门给他们拍了照片。只不过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那会儿佛域也才十来岁吧。

  阮谦猛地站了起来,走出去。

  外面管家见着他,这么神(shubaoinfo)色匆匆,赶紧问道:“大少爷,您这是要去哪儿?”

  “开车,去我母亲那里。”

  他这里没有当时的照片,不过他母亲那里,可就不一定了。

  万一有呢……

  *

  转眼就到了周五,蔚蓝晚上给严枫打电话,说今晚不回去吃饭。

  她跟秦陆焯也好几天没见面,今天他终于抽出时间,两人约了一起吃晚餐。不到六点,秦陆焯就开车在她工作室楼下等着。

  因为还有几天就是农历新年,街道两边已经开始有了新年的氛围。

  就连蔚蓝的工作室,装饰也从之前的圣诞节转变成了新年装饰。蔚蓝自然也开始考虑给员工放假的事情。

  “放假?嗯,我们估计要迟点儿。”秦陆焯坐在车上,轻笑了一声。

  蔚蓝点头,又问道:“你们年会办过了吗?”

  秦陆焯:“下周办。”

  不过刚说完,他转头望向蔚蓝,脸上带笑:“要不跟我一起去?”

  蔚蓝微怔,片刻,反问道:“以什么身份?”

  “老板娘。”

  显然,这斩钉截铁地三个字,登时让车里的气氛变得有些甜的过分,似乎连车里chui着的暖气,都带着蜜糖的味道。

  三十岁的男人,哄起自家女朋友来,也是格外làng漫。

  谁知秦陆焯这车子开了许久,都没到地方,有些惊讶,“咱们这是去哪儿?”

  “吃饭。”

  蔚蓝无奈道:“秦先生,您这车子都要开出城了,确实是要去吃饭。”

  秦陆焯转头望着她,“怎么,怕我卖了你?”

  “你敢。”

  好在半个小时之后,秦陆焯的车子在一家私人会馆门口前停了下来。两人下车之后,就有人上来接过秦陆焯手里的钥匙。

  蔚蓝跟着秦陆焯走了进去,里面的侍应生上前询问他们是否有预约的时候,秦陆焯抱了个包厢号。

  等进了包厢里面,蔚蓝打量了周围一番,头顶吊灯璀璨又明亮。室内空间有点儿大,墙壁上挂着壁画,空气中弥漫着淡淡清香。脚底下的地毯十分柔软,勾勒着jing致的图案,为整个包厢添色不少。

  “这里的菜很有特色?”蔚蓝简单的问道。

  要不然秦陆焯也不会开这么久的车,带她过来。

  秦陆焯点头,“确实不错,待会你尝尝。”

  因为是秦陆焯选的地方,所以蔚蓝翻了翻菜单,最后还是把点菜的事情,jiāo给他。

  等服务员开始上菜,蔚蓝尝了尝,确实不错。

  特别是有一道樱桃鹅肝,鲜美异常。

  谁知吃到一半的时候,蔚蓝刚抬头,眼前一片漆黑。

  这……

  怎么回事?她惊讶地眨了眨眼睛,几秒后,意识到是包厢断电了。

  她开口问道:“是停电了吗?”

  随后,她伸手去摸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听到秦陆焯低沉地声音说:“没事,你坐在原地,我起来看看。”

  蔚蓝开口,说道:“我手机有电,你先别动,我开个手机上的照明。”

  秦陆焯没想到手机还有这个功能,当即在心底骂了一句。随后他起身站了起来,在蔚蓝摸到自己手机的时候,又说道:“你别动,小心碰到桌子上的菜,免得烫到手。”

  蔚蓝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刚想说自己没那么脆弱。

  就听到包厢门口被敲响,秦陆焯起身,走了过去。临走的时候,他居然趁着周围一片黑暗,利用自己刚才的记忆力,将蔚蓝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顺手摸走了。

  他走过去跟服务员说了几句,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