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页(1/2)

加入书签

  那些脏事儿。

  他一点儿都不想碰。

  明恒单手撑着脑袋,冷淡道:“阮谦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你们只要盯紧他就行。还有上次汽车爆炸的事情,警方一定在追查炸弹的来源,你们最近都给我小心点儿。”

  阮勇不在意地说道:“三爷,你也太小心了。放心吧,咱们做这个也不是头一回,警察根本找不到证据。”

  对于阮勇的自信,明恒皱眉。

  他说:“别把中国警察当作是越南的那帮废物,小心点,要不然他们会让你好看的。”

  阮勇依旧(fqxs)没放在心上。

  毕竟他们在越南的时候,警方根本没被他们放在心上。就连三年前,阮坤也是死在中国警察的手中,他们根本没觉得自己是输给了越南警方。

  至于阮谦。

  自打上次被明恒发现之后,他手上的产业又被剥了回去,眼看着反击的机会越来越小。阮谦心底自然着急。

  所以当手底下人来回报,三爷这段时间都不在大宅中。

  阮谦原本怀中抱着一个金发洋妞,俄罗斯的,金发碧眼,身材更是前凸后翘。这几年越南的娱乐场所中,有不少东欧的洋妞。阮谦年少的时候也在西方国家留学,跟洋妞jiāo往过,这会儿正亲热着,就被手下人打断了。

  结果,听到这个消息,他眉头一皱,问道:“老三去哪儿了?”

  原本他也不知道明恒不在,是他自己的心腹提醒他,最近大宅那边可太安静了。

  安静,自然是好事。

  只不过过分安静,那就有妖。

  “我有个朋友认识在大宅厨房里帮忙的人,他说最近大宅已经有好几天没人送新鲜蔬菜进来。三爷在家的时候,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阮谦将怀中的女人推了下去,把无关紧要的人都叫了出去。

  他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望着手下人,“什么意思?你是说老三不在家,却又装作在家的样子?”

  手下人点头。

  阮谦摸了摸下巴,不解地问道:“老三搞这出gān嘛?”

  这……

  他望着对面,对面的手下人也眼巴巴地望着他,气得阮谦一下把身边的酒杯砸了过去,“你过来跟老子说这些废话,难不成还要老子给你出主意。”

  手下人都知道阮谦的脾气,他模样看着斯斯文文,不过性情却格外地bào戾。

  所以,即便被砸了个酒杯,手下人也不敢反驳。

  倒是阮谦砸完人之后,又窝回椅子里,不解地说:“你说,他这会儿会在哪儿啊?”

  “这么神(shubaoinfo)神(shubaoinfo)秘秘……”阮谦也陷入了思考当中。

  谁知手下人突然说:“阿太出事之后,据说三爷把自己关在房中好几天。然后就大宅那边就特别安静。”

  阮谦听到阿太这个名字,当即冷笑了一声,“当然,阿太可是老三手底下最疯的一条狗,如今死了,他自然伤心。”

  他口吻轻蔑,丝毫不在意地说。

  阿太原本是他父亲手下得力gān将,阮谦还挺欣赏他的。

  谁能想到,他居然是父亲留给老三的人。

  所以即便到现在,阮谦想到这个心底都是不满,父亲太偏心了。只是如今他却能跟父亲吵架的机会都没有。阮坤死后,把他的偏心显露无疑,阮谦却能争辩的机会都没了。

  有时候想起阮坤,留下的,只有埋怨。

  “我听说阿太是在追那个中国警察的时候出事的,三爷一直想着替阮老大报仇,如今又添了新仇,您说,三爷会不会亲自去中国,找那个警察?”

  阮谦当即喊道:“怎么可能,老三又不是疯了。”

  可是他说完之后,朝着手下人望了一眼。

  老三这个人,面上瞧着清冷,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心底还是重情。他没回来的时候,给老头报仇的事情,谁都没提过。毕竟做他们这行的都有个心理准备,富贵险中求。

  有时候阮谦也觉得,老头疼他是对的。

  毕竟他是唯

章节目录